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7章她更重要
    程漓月在十一点接到颜洋的电话,她也惊讶了一下,她果然就问了,“这是宫夜霄的意思?”

    “对的,我们宫总正在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不能抽身给你打这个电话,所以,程小姐请你务必赴约。”

    “他不来接我吗?”程漓月再问一句。

    “这个…我不太清楚耶!要不,我现在进去问他一句?”

    “不用了,我自已会打车过去,你跟他讲一下。”程漓月才不想他接了,但是,他突然约她出去吃饭,难道他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告诉她?

    是关于父亲的?程漓月的心猛地一提,有消息了吗?

    中午十一点半,程漓月收拾好了桌上的东西出门,她在路边拦了一辆的士去凯撒酒店,这可是有钱人才享受得起的饭店。

    程漓月被服务员请进了三号包厢,宫夜霄还没有到,她在真皮沙发上坐下,发呆等他。

    十二点左右,门外传来敲门声,紧接着,服务员推开的门外,宫夜霄挺拔的身影迈步进来。

    程漓月看见他,还是礼貌性的从沙发上站起身,看着他,直接问道,“你约我来吃饭,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

    宫夜霄走到沙发上坐下来,仰靠在沙发背上,浓密的睫毛合闭在眼瞪上,眉宇间透着一丝疲倦感,程漓月看着他,心微微一扯。

    他昨晚没有睡好吗?是不是因为她说得那些话,让他失眠了?

    “你…你没事吧!”程漓月还是止不住的关心的问他。

    宫夜霄睫毛一掀,健臂朝她伸来,示意着她坐过去,程漓月皱了皱眉,看在他今天很累的份上,她还是坐近了他一些,没想到这个男人健臂一搂,她就趴在他的胸膛上了。

    “你怎么了?”程漓月拧着眉再问。

    这时,服务员进来准备点单,看见沙发上搂抱在一起的两个人,她立即尴尬的退了出去。

    程漓月也有些尴尬了,一双秀目盯着男人,离得近了,才看清楚他的眼瞳里有几丝血丝,显然就是没休息好的表现。

    “你昨晚失眠了?因为我说得那些话?”程漓月直接寻问。

    “你好吵!能不能安静点?”宫夜霄掀眉不悦的睇着她。

    程漓月一时住嘴,他这是想要把这里当成床打盹吗?

    “那我来点菜吧!”程漓月想要从他的怀抱钻出来。

    宫夜霄故意不让,健臂按压着她,程漓月有些气恼的推开他的手臂,才挣扎出来,起身,走到门口,朝等在门外的服务员笑了一下,“点单。”

    服务员进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沙发上的男人,宫夜霄的身份她是知道的,只是,她没想到,他会在这里私会别得女人。

    当然这种事情,她们绝对不敢泄露的,否则,工作不保,还可能要负法律责任。

    不过,她打量了一眼程漓月,不由暗暗想着,这个女孩也挺漂亮的,而且,还挺温和没有架子。

    程漓月十分干脆的点了四菜一汤,朝服务员笑了一下,“可以了,过半个小时之后再上菜。”

    服务员出去,程漓月坐在桌上,用手拄着侧脸颊,望着沙发上不知是不是睡着的男人,发起了呆来。

    宫夜霄的确在安心的眯着,好像只有在这个女人面前,他才能御下所有的身份包袱,做一个随意自然的男人,反正,他什么性格,什么脾气,在这个女人面前,已经全无保留的展现出来了。

    难得有这么一个女人,令他不用在乎形像的生活,这感觉挺好的。

    除了在父母面前,就是在她面前了。

    程漓月倒了一杯茶喝着,宫夜霄这么睡着,她就这么看着,时光好像也不显得沉闷,反而,有一种特别的安宁。

    过了十几分钟之后,程漓月想要知道这个男人是不是真睡着了,她起身走到他面前,弯下身,俏脸凑到他的面前仔细的看。

    然而,她却没发现,男人的手臂悄然伸出,一把按住她的后脑袋,将她的脸往他脸上一压,程漓月来不及反应,她的红唇就主动的亲上了男人的薄唇。

    “唔…”程漓月瞠大眼,慌乱的想要退开。

    男人却不让,扣住她的后脑勺,另一只手将她的腰际一搂,一压,天翻地覆之间,她就被他压在沙发上了。

    唇上,男人火热的气息辗压而下,吻得有些粗蛮,像是在进行着一种惩罚似的。

    程漓月的脑子有些晕眩,而这个男人还不止是吻,手还在身上随意乱摸…

    程漓月一双大眼睛瞪眼,这个男人过分了点啊!她什么时候允许他摸胸口了?而且还敢用力?

    然而,男人依然我行我索的进行着,他刚才似乎听到她让服务员半个小时上菜,所以,这半个小时,不会有任何人进来打扰他们。

    程漓月伸手推着他,想要抽开身子来,这个男人约她吃饭,就是为这这样欺负她,玩弄她吗?

    太可恶了。

    然而,更可恶的是,身体里涌出来的那种反应…

    即便她不想拥有这样的反应,在这个男人这样的行为下,她也控制不住…

    大概就这么被他压着欺负了十几分钟吧!程漓月才衣襟有些凌乱,头发有些散开,狼狈的坐起身,逃到落地窗前,一边整理着衣襟,一边有些恶狠狠的盯着他。

    男人则慢条思理的擦拭了一下性感的嘴角,启口道,“今天中午霍嫣然来办公室找我了。”

    程漓月的表情立即被吸引的一怔,可她还没有说什么,宫夜霄继续道,“她原本想要约我中午一起吃饭的,而我告诉她,我约了人。”

    程漓月的心弦立即绷紧,难道这个男人告诉她,是约了自已?这不是把她往霍家的枪口上送吗?

    “你说约了我?”程漓月有些气恼的问。

    “没有,我只说约了重要的客户,其实,我谁也没约,但想约你。”宫夜霄有些得意的挑眉。

    程漓月的胸口一窒,这个男人什么意思?是想说,她比霍嫣然更重要?

    “所以,程漓月,你别对自已不自信,在我心里,你比霍嫣然重要多了。”宫夜霄抬着深邃的眸,定定的锁住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