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夜凉宬魅力无限
    宫夜霄笑着让他坐在他结实的臂弯里,抱起来走向了轿车,身后,程漓月也无声的笑着跟着,而这一幕,被不远处的一个家长那录了下来,正好,这个家长是霍家的旁支亲戚,他受了霍家老爷子的按排,等在这里,拍摄宫夜霄接送孩子的画面。

    而视频里的画面,温馨之极,在进车里的时候,宫夜霄把孩子先放进去,紧接着,他的大掌在程漓月弯身进去的时候,体贴的大掌挡在她的头顶上,生怕她的头会磕在车框上。

    有时候,爱一个人,就表现在细节方面,因为把一个人放在心上,才会无时无刻对她的安危放着想,任何的爱变成了下意识的举动。

    黑色的轿车缓缓的驶离了学校的大门。

    而这位家长走到了旁边的休闲室里,把刚才录下的视频,传送到了霍老爷子的手机上。

    霍老爷子这会儿正好的霍嫣然在花园里谈着宫夜霄的事情,霍老爷子听说孙女的饭局,被宫夜霄拒绝了,也是震惊不已的。

    宫夜霄竟然揣着明白装糊涂,他明明知道孙女是宫老爷子推送到他身边的女孩,他也敢拒绝。

    “爷爷,没事的!我可以慢慢的打动他,给我点时间。”霍嫣然安慰道,她知道,爷爷有多希望结下这门亲事。

    这时,霍老爷子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来一看,点开了那段视频,他眯着眸看了看,就递给了霍嫣然,“嫣然,你看看这个,这是我让人拍回来的。”

    霍嫣然接过手机,看到画面上是宫夜霄父子三个人的画面,她的心强烈的颤了一下,她仔细的盯着视频,才不过是两分钟左右的画面,却足于体现出宫夜霄和这对母子之前亲呢温馨的互动。

    霍嫣然的表情变得有些僵硬苍白,她不断的重放着这段视频,盯着视频里,也看出了宫夜霄对母子二人的感情,这画面,就像是亲密的一家三口。

    难怪,宫夜霄如此拒绝自已,原来,他的心已经被这个程漓月占据了。

    霍老爷子看着孙女紧绷的脸色,叹了一口气道,“  嫣然,看来你得加把劲了。”

    “爷爷,我真得弄不明白宫夜霄为什么会喜欢这个女人,她有什么好的?”霍嫣然有些生气的哼道,在爷爷面前,她也不介意流露出她的性子来。

    “男人对孩子的感情,往往是最真挚的,舐犊情深,因此,也会令他对孩子身边的人产生感情。”霍老爷子冷静的解释给她听。

    “即然这样的话,那我还有什么机会?”霍嫣然露出了一抹泄气的表情。

    “没有机会,那就创造机会,那个女人宫家是不会接受的,你不能从宫夜霄的身上下手,那就从那个女人身上下手吧!让她主动退出宫夜霄的身边。”

    “有什么办法呢?”

    “如果她爱宫夜霄的话,她自然也会懂得保护他,你只需要告诉她,宫氏集团还撑控在宫老爷子手里,宫夜霄若是敢和宫老爷子作对,那么,他这个总裁的位置随时会被取代,为了她儿子的将来,相信她会做出选择的。”

    霍嫣然立即豁然开朗了起来,爷爷这个办法真得太赞了,她相信程漓月的内心是爱儿子的,也许,她真得爱上宫夜霄,那么,这个威胁,足于令她放手离开。

    “爷爷,那我改天有时间找她好好聊聊。”霍嫣然勾唇一笑,又恢复了自信。

    宫沫沫打扮了一番,站在酒店的门口等着夜凉宬,她纤细迷人的身影,惹来四周路过的年轻男人的注意,还有不少吹口哨而过的。

    宫沫沫一张小脸却并没有什么不悦,反而,一双清澈而美丽的大眼睛望着来路的方向,等着车群里,那辆最惹人注目的越野车,夜凉宬的车子,可是绝对的路霸型越野。

    终于,在等了十分钟左右,车群里,那仿佛坦克一样钢猛车身的越野,十分惹目。

    宫沫沫红唇一扬,心底甜蜜涌上。

    车子稳稳停在她的面前,宫沫沫拉开副驾驶座的门坐进去,扭头看向身边的夜凉宬,不由一讶,“你怎么穿军装了?”

    只见夜凉宬穿着一身墨绿色的军装,铮亮的大皮靴,挺拔的身姿,刚毅的面容,令宫沫沫终于知道为什么,他这么年轻,能坐上首长的位置。

    此刻,  他一身军装的样子,连宫沫沫都感受到一种无法言喻的压迫和威慑力量,直直的袭面而来,令她都不敢直视他的视线。

    虽然,穿着军装的男人,令她瞬间有一种把他扑倒的冲动,却同时生了怯。

    “刚刚开完会赶过来。”夜凉宬性感的唇角勾起笑意。

    宫沫沫看见他这一抹笑意,心才定了下来,同时,也感受到了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浓浓阳刚气息,她不由暗暗的咽了咽口水。

    “哦!那你就穿成这样陪我一起吃饭吗?”宫沫沫眨着大眼睛问。

    “怎么?不可以?”夜凉宬没想到她还对他的着装有要求。

    “你这样会吓倒人的。”宫沫沫轻声道。

    “没时间换了。”夜凉宬并不在乎。

    “好吧!”宫沫沫只好也不说了,正好她选得是包厢,应该也不用担心。

    她一双大眼睛忍不住的好奇偷偷打量着他,这个男人穿军装,真是该死的帅气,比他平常穿着更多了男子汉的气概。

    同时,军装下包裹的身躯,也给了她一种暗暗的惧怕感,她暗暗的咽着畏惧的口水,脑子乱乱的,什么想法都冒出来了。

    到达餐厅,进入包厢,夜凉宬坐在宫沫沫的对面,一双深沉的眸光,此刻,也正打量在她的身上,这丫头看起来格外的打扮过了,是为了和他的这场约会吗?

    点完了餐,服务员都赶紧离开了,分明还是对夜凉宬这个大军官的着装,感到了一种害怕。

    宫沫沫扑哧一声笑起来,“你看看,把人家都吓跑了。”

    “那你呢?也怕我?”

    “我才不怕呢!”说完,宫沫沫便仰着一颗小脑袋盯着他。

    “真得不怕?”夜凉宬的眸光变成了利刃一般,危险的暗芒涌动其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