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宫夜霄的情敌
    第200章宫夜霄的情敌

    清晨。

    程漓月翻了一个身,扑面而来的一丝热息,令她立即惊醒,她睁开眼,宫夜霄一双深眸似夜的眸,晶亮逼人的盯着她。

    也不知道盯了多久了。

    程漓月的脸,以可见的速度涨红,她有些气恼的瞪着他,“你…你为什么看着我睡觉!”

    宫夜霄薄唇轻扯,不说话,掀被下床,出了房门,程漓月趴在床上,一张小脸恼着,但想到自已睡觉的样子,会不会很难看?

    要是被他全看见了,以后他拿出来笑话自已怎么办?程漓月呜咽了一声,但今天她还得上班,没时间给她纠结了。

    洗刷之后出来,程漓月看见小家伙正在沙发上玩着,她不由笑着走过去告诉他一个好消息,“小泽,你猜谁会来看你?”

    “谁啊!”小家伙立即兴奋的问。

    “你猜一下。”

    “姨奶奶吗?”

    “不是,她现在还没有空回来看你,得过些日子。”

    “那会是谁呢?妈咪,你给一个提示好不好!”小家伙已经猜不出来了。

    “企鹅。”程漓月想了想,给了他一个提示。

    “是裴叔叔吗?他从南极给我带企鹅回来养了吗?”小家伙的眼神立即亮起来。

    “应该没有带企鹅回来,我们这里的气候不适合企鹅生存,但他人是回来了,而且,他说今天会到这里。”

    小家伙立即兴奋的拍拍小手,“耶!我可以见到他了,我都好久没有见到他了。”

    “你很想他吗?”

    “嗯!”小家伙点点头。

    程漓月也相信儿子会想他的,因为在他一岁半的时候,裴子轩就参与到他的生活了,裴子轩又是一个大孩子一样的人,和他这个小孩子十分投缘,玩到了一起,感情也建立得比较深了。

    在宫夜霄的门口,他已经穿着整齐,听到儿子的话,他此刻俊脸复杂难测,如果昨晚程漓月说,这个裴子轩对儿子重要,他还在怀疑,如今,看见小家伙亲口说想他,他不得不相信那个男人在儿子的心里有着一定的地位。

    这越发让他坚信要见见这个男人,看看他是什么样的人。

    程漓月站起身,就看见环着手臂倚在门口处偷听的男人,她表情怔了怔,牵起儿子的手道,“好了,你先去学校上学,等他来了,你们再见面吧!”

    “说不定他还真得给我带企鹅回来了呢!”

    “问问他就知道了。”程漓月笑着说。

    宫夜霄一边扣着袖扣,他今天打了一条领带,但是还没有打好,只是慵懒的挂在脖子上,他走到程漓月面前,朝她道,“帮忙系一下领带。”

    程漓月皱了皱眉,他平常不是自已会系吗?不过,昨晚他也给她暖小腹了,她也不能拒绝这个差事。

    她走到他的面前,一边定位好领带,一边说道,“我很久没有打过了,我不知道打得好不好看。”

    说完,她把领带折来折去,扭来扭去,最后,总算系进去了,扯了扯,有些怪怪的,她朝男人问道,“是这样吗?”

    宫夜霄修长的手指整理了一下,顿时更有范了,程漓月抿唇一笑,“我就说我不会系嘛!”

    “不会可以学,以后,这件事情由你来做。”宫夜霄命令一声。

    “呃!明明你自已就会。”

    “有自已的女人在身边,还需要我自已系?”宫夜霄挑眉看着她。

    这句话也够暖昧的,程漓月立即小声反驳道,“谁是你女人啊!”

    宫夜霄倒是回答得挺大声,“你。”

    说完,他走到小家伙面前,笑问道,“听你妈咪说,你有个叔叔要回来看你,是吗?”

    “嗯!他叫裴子轩。”

    宫夜霄立即笑得温柔喜爱,“好,爹地有空请他吃饭,感谢他以前照顾你们母子。”

    “嗯!”小家伙也很开心爹地这么做。

    一旁程漓月有些无语,昨晚她提起裴子轩的时候,一副谁欠了他几百亿的表情,现在,他怎么变成了一副温柔慈父的样子?

    把小家伙送到学校,两个人下车挥手和他再见。

    坐进车里,宫夜霄脸上的笑意收敛,变得有些沉郁,他启动车子出校门。

    程漓月看着他这副表情,立即有些揣揣不安的问道,“你怎么了?”

    “今天中午你和裴子轩约在哪里吃饭?”

    “他飞机还没有到,我还没有联系他呢!”

    “那你打算订哪家餐厅?还是,我还订餐厅?”

    程漓月立即惊愕的看着他,“你真得要和我们一起吃饭啊!”

    宫夜霄沉着脸扭头看她,咬牙切齿的问,“怎么?不行?”

    “不是啊!我们也是半年没见了,你去的话,可能会尴尬,宫夜霄,你想见他可以,但是,能不能让我先和他见个面,我把你的情况说一遍。”程漓月恳求道,她是觉得她无所谓,但是,裴子轩肯定有意见。

    宫夜霄一看也不会活络气氛的人,摆张扑克脸,万一冷场怎么办?

    这会儿正好到了早餐店,宫夜霄将车一停,俯身凑近她,一字一句笃定启口,“别废话,我今天中午,必须要见他。”

    程漓月咽了咽口水,不让见,他还非要见。

    吃过早餐,程漓月被他送到公司门口,她临下车前,宫夜霄再度提醒,“他到了,立即打我电话,中午我请客。”

    程漓月只好笑了笑,“等他到了再说。”

    但这个回答对宫夜霄来说十分不满,她这是在敷衍他吗?

    程漓月快步回到办公室,然后,她直接敲了琳达的房门走进来,琳达正喝着咖啡,抬头看她,“慌什么神啊!怎么了?”

    程漓月朝她道,“裴子轩回国了。”

    琳达不由吃惊的看着她,“什么?他追你追到这里来了?”

    程漓月摇摇头道,“他应该不是来追我的,我之前跟他说得很明确了,我不会答应他的追求的,不过,他昨晚打一个电话给我,说他今天会到这里,让我中午请他吃饭。”

    琳达笑着赞叹道,“他还挺契而不舍的,裴子轩看似玩世不恭的大少爷作派,没想到对你挺专一的,追你快两年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