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他心疼她的过去
    第207章他心疼她的过去

    宫夜霄这才放开了她,因为他今晚真饿了,想要吃她下得面。

    程漓月拿了面条和酱料,宫夜霄在一旁环着手臂看了,不敢再占便宜,否则,他就得挨饿了。

    程漓月也想再吃点,便下多了一些,她自已用小碗盛了一点,端出来的时候,香气扑鼻,宫夜霄也谗得走过来,闻着不同以往的肉香,他朝她疑惑的看来,“你加了什么酱?这么香。”

    “这是我阿姨特制的牛肉酱,小泽最爱吃了。”程漓月有些得意的说。

    “你阿姨?你母亲的姐妹?”宫夜霄挑眉惊讶寻问。

    “她和我是没有血缘关系的,我从小就叫她阿姨,和我爸爸的关系很好,她就像是我的亲人。”

    宫夜霄立即眯眸猜测道,“她该不会是你父亲的…”

    程漓月有些生气的打断他,“你别胡说,她老公几年前因病去世的,而且女儿都嫁人生孩子了,她是在七年前迁出国外定居的。”

    “那你当年怎么会跑到她哪里去?”

    “我和陆俊轩离婚之后,我一刻也不想呆在国内,而她是我唯一认识在国外的人,所以,我就打电话给她了,没想到,她那么好心的收留我,还照顾着我生下小泽。”

    “你当时身上还有钱吗?”

    “虽然和陆俊轩离了婚,但是,我爸之前曾在我的卡里打了五十万我没有动过,所以,我生下小泽的头两年,就是用这笔钱支撑着,后面,实在撑不住了,我就找到了这份工作。”程漓月提起以前的幸酸史,这会儿,都看平淡了,再苦再累,都过来了。

    宫夜霄心头涌起一抹心疼,他走近她,程漓月看着他没动,宫夜霄张开手臂搂住她,将她按在怀里,低沉保证道,“相信我,以后,我绝对不会让你和小泽受委屈了。”

    程漓月的心潮悸动着,这会儿,她也不想庸人自扰的想太多,她就依偎着他一会儿,推开他,“吃面吧!别糊了。”

    宫夜霄却一时难于平静,他后悔四年前没有直接找到她,如果那个时候知道她有孩子,他肯定要将她接到身边,妥善的照顾着,而不是让这份感情来得这么晚。

    程漓月为了让他好受一些,安慰道,“你别自责了,我和小泽在国外生活还挺不错的,如果不是公司突然派我回国,我可能都会在那里呆一辈子。”

    “那我真应该感谢你老板,把你送回国,让我和小泽相遇,然后,把你们母子送回我身边。”

    “真的?”程漓月笑起来。

    眉眼弯弯,清澈的眸光在灯光下璀璨迷人,刹是诱惑

    宫夜霄还是健臂一搂,将她按在怀里,扣着她的小脑袋,在她的红唇上霸道的吮了几下。

    程漓月捂着唇,有些气恼的瞪着他,这个男人总是不分场合的欺负她,她真得无语之极。

    但是,她却不知道,在那么多围绕着他的女人中,他想欺负的只有她一个女人而已。

    吃面了,回味着这个酱料的味道,程漓月吃得很满足,宫夜霄也是吃得一丝不剩,连汤都喝了大半,程漓月内心涌起一抹满足感。

    收拾好了碗筷,宫夜霄还不想回房间睡觉,他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程漓月站在他身后说了一句,“我先睡了,你也早点睡吧!”

    “嗯!”宫夜霄微侧了侧俊颜,回应她。

    程漓月看着他,他的身影倚靠在沙发上,似乎透着疲倦,她有一种无力感,感觉他身上所背负的事情和麻烦,是她根本没办法帮忙处理的。

    如果换一个人,也许会不一样吧!比如说霍嫣然,她一定能在公司方面的事情上给他提意见之类的。

    程漓月回到房间里,脑子空空的,睡不着。

    清晨。

    送完小泽,陪完宫夜霄吃过早餐,程漓月走进公司里,九点半左右,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一看,竟然是陆俊轩的号码,虽然没有保存,可是,这串号码从她大学到现在一直未变过。

    “有事吗?”程漓月冷淡的问。

    “漓月,可以出来公司门口一下吗?我手里有一些我叔叔的证据,我想交给你。”陆俊轩的声音传来。

    程漓月皱了皱眉,陆海的证据?现在宫夜霄正在查,说不定需要。

    “你确定是你叔叔的证据?”程漓月不想再受骗上当。

    “相信我,我叔叔做出这种事情,我感到很羞愧,能为你父亲的亡灵帮上一丝忙,我心里也宽慰不少。”陆俊轩在那端叹了一口气。

    程漓月咬了咬唇道,“好,我现在下来。”

    程漓月下了公司大楼,就看见陆俊轩的车子停在靠街道的树萌下,程漓月走到他的窗前,陆俊轩将一个文件袋交给她,“这些都是我收集到的五年前关于我二叔的事情,也许对你寻找真相有帮助。”

    程漓月接过,陆俊轩的深邃的目光有些怜惜的看着她,“我看了报纸,宫夜霄和霍家小姐之间的事情,会影响到你吗?”

    “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程漓月冷淡丢下话,转身离开。

    陆俊轩目送着她纤细迷人的身影,眼底闪烁着一丝不甘心,但他会等,等程漓月脱离宫夜霄的身边,他再趁机而上。

    现在,宫夜霄的身份对他来说,并不敢轻举枉动。

    程漓月并没有回到公司,而是在楼下打给了宫夜霄,把刚才陆俊轩送资料的事情说了一遍。

    宫夜霄虽然有些生气她轻易见陆俊轩,但是,即然她手里有资料,他还是语气不太好道,“送到我这里来。”

    “我现在送过去吗?”程漓月问,她只在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去过他的公司。

    宫夜霄在那端道,“嗯!你亲自送过来。”

    程漓月应了一声,事关父亲当年的车祸真相,她不敢大意。

    而在朝宫氏集团前面的街道上,三公里处,一辆白色的轿跑在等红绿灯,车上霍嫣然一身优雅裙装坐在驾驶座上,她望着那座雄伟的大厦,心底期待着一会儿过去给宫夜霄惊喜,并且,再次邀请午餐。

    他应该不会再拒绝她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