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不再示弱
    餐厅里。

    陆雅晴和沈君瑶连饭都没怎么吃,就盯着靠窗位置程漓月和裴子轩聊天的画面了,陆雅晴手里的手机,更是又录又拍,生怕抓不到程漓月勾搭男人的证据似得。

    程漓月吃了一半,在招手服务员的时候,不经意就看见了沈君瑶和陆雅睛,当看见陆雅晴嘴角勾着一抹得意的笑容之后,程漓月淡淡掠过她们,继续吃她的。

    “怎么样?口感还不错,吃饱了吗?”裴子轩朝程漓月问道。

    “嗯!吃得很饱了,我们走吧!”

    在程漓月和裴子轩起身离开的时候,沈君瑶也结了帐,和陆雅睛跟在他们的身后等电梯。

    程漓月和裴子轩等着的时候,沈君瑶在身后冷笑叫住了她,“哟!程漓月,你还真是水性杨花啊!隔一个月不到就换新鲜男人了?”

    裴子轩扭头看着这对打扮入时,却一脸冷嘲热讽的女人,朝程漓月道,“你认识的?”

    程漓月淡淡挑眉,“不认识。”

    “哟!装什么不认识?难道还怕这位帅哥知道你现在和男人同居,还有小孩?”陆雅睛语气讥讽道。

    好像抓住了她什么痛处似的。

    程漓月只当是一场笑话,在走进电梯的时候,沈君瑶和陆雅睛也挤进来,一脸得意的看着她。

    裴子轩也觉得这两个女人够无聊的,选择不作声。

    电梯一路到达楼下,沈君瑶见程漓月始终无视她们,立即叫住她,“程漓月,刚才在餐厅里你勾搭男人的证据,我们都拍下来了,你就不怕我寄给宫夜霄看?”

    “你是想威胁我吗?”程漓月扭头冷冷反问。

    “怕了?”沈君瑶笑得更得意了,真以为程漓月怕她这一手。

    程漓月嘲弄道,“我劝你们别这么做。”

    “我们偏要做,我偏要让宫夜霄知道,你背着他勾搭别得男人。”陆雅睛一脸笃定道。

    裴子轩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沉着一张俊颜道,“二位小姐,你们就别多管闲事了,我和漓月是多年好友,宫夜霄今天是没空,有空的话,他也会和我们一起吃饭,所以,你们想要拿这件事情威胁漓月,只会落个没趣。”

    “不可能,你们别找着借口脱身了,勾搭就勾搭吧!还不敢承认。”沈君瑶一口咬死他们。

    程漓月眯了眯眸,冷静道,“如果你们真得要寄视频给宫夜霄,你们就去寄吧!我会保留你们污陷我的证据,向法院起诉,到时候,你们必须当面向我道歉。”

    一听到向她道歉,陆雅睛都快有阴影了,  她立即气得瞪着他,“你…”

    “看来你们向我道歉的次数还不嫌多多,即然你们那么喜欢向我道歉,我会等着你们,希望你们练习好了道歉的方式,下次我不会那么轻易原谅了。”程漓月冷冷的丢下话,朝裴子轩道,“我们走吧!”

    身后,沈君瑶和陆雅睛气得脸色铁青难看,看着她坐进了裴子轩百万跑车,讪讪的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反驳回去。

    裴子轩的跑车一走,陆雅睛有些拿不定主意朝沈君瑶道,“嫂子,我们还要寄给宫夜霄吗?”

    沈君瑶也是窝了一肚子的火,现在,程漓月就是她的灾星,克星,碰上她,准没什么好事发生,她气呼呼的哼了一声,“算了,下次找到实质证据的时候,和她对质。”

    陆雅睛也气馁不已,上次那仇,隔应死她了,她现在总想着找机会还回去,今天以为逮着机会了,没想到,程漓月三言两语就把她们给吓住了。

    沈君瑶咬了咬唇,现在的程漓月,那么自信,那么从容淡定,不就是背后有一个宫夜霄偏爱着她吗?

    她就等着宫夜霄娶霍嫣然,把她揣开的时候,到那个时候,新仇旧债一起算。

    车上,裴子轩才知道,刚才那两个女人,是她前夫的妻子和妹妹。

    “以后别理她们。”

    “我才没时间理她们,只要她们不犯上我,我巴不得这辈子不见她们。”程漓月撇了撇唇道。

    “漓月,你前夫那百分之十五的股权,你就这么给他了?不打算找他要回来?”

    “我日后会找律师起诉,看看有没有希望翻案夺回来。”程漓月怨恨道,因为刚回国,遇上宫夜霄,事情也那么多,她还没有空想这件事情,但属于父亲的股权,她必须要回来。

    “我相信你会赢的,而且,有宫夜霄在,他不会坐视不理的。”

    “我的事情,我不想再麻烦他,他自已就够忙的了。”程漓月望着窗外,轻叹道。

    裴子轩看着她,有些心疼道,“漓月,别忘了我也会站在你的身后,帮你的。”

    “谢谢你子轩。”程漓月扭头,感激一笑。

    刚到公司门口,裴子轩的车子离开,程漓月的手机就响了,她拿起一看,不由抿唇一笑,一边接起,一边望向了对面那座雄伟大厦,甜笑着接起,“喂!”

    “回公司了吗?”

    “刚回啊!”程漓月声线透着几丝慵懒甜美。

    一句低沉男声色色响起,“真想弄你。”

    程漓月脸上的笑容立即僵化几秒,有些没好气道,“不跟你讲了。”

    “你快把我憋死了。”宫夜霄在那端迁怒的说,好像这全是她的错。

    好好的聊天,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程漓月在走过前台的时候,都不敢看前台小姐的脸色了,太羞人了。

    程漓月一坐进无人的电梯里,就轻哼回答,“我又没有干涉你不找其它女人,你想要,自已找女人去。”

    “我就要你。”宫夜霄低沉沙哑笃定的回过来。

    “好了,我到公司了,不聊了。”程漓月一张俏脸有些涨红,赶紧摁断了电话,想到刚才那句话,她只感觉宫夜霄就是一个色鬼。

    上次在杂志上,还说他是禁欲系,谁说的?

    看似平常的一天,对于有些人来说,却是急疯了,那就是陆海,他在他的办公室里坐卧不安的等着一通电话。

    终于,在三点左右,他等的那个号码打进来了,他立即握起接听,“怎么样?找到王豪这个人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