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宫夜霄烦燥
    清晨。

    陆海的住宅。

    陆海在寻找打探了几天之后,也并没有得到宫夜霄是生是死的消息,所以,他产生了一种不安,这种不安令他觉得有必要出国避一下,即便他再贪恋在陆氏集团的权利和财富,比起后半生的平安,他还是选择了后者。

    他已经陆续的按排他的太太和儿女出国避难去了,他则留下来打听宫夜霄的事情,还在处理一些后续的财产,因为这一走,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所以,这些财产他也不会便宜了陆俊轩,所以,能处理的,他就处理了。

    三天的时候,他已经处理完了,昨晚上最后一笔交易款打进了他的卡里,他也知足了,打算今天一早就去机场登机去m国,再从m国转机,去他最终选好的地扯,路线复杂,为他日后的躲避追踪做准备。

    他的轿车,在早上七点就到达了机场,这会儿机场人不多,陆海的心也安了不少,他的飞机在七点半起飞,他正好赶得上。

    此刻,他的心里有一种不甘心,他想,等避过了风头,他还是会再回来的。走到入检口,陆海将证件和护照递给了检查员,在他准备迈进机检机器的时候。

    突然,只见检查人员朝他道,“对不起,陆海先生,您不能过安检。”

    陆海的脸色猛地一变,“为什么。”

    “因为您被公交局扣留了离境的权利,至少两个月之内,您只能呆在国内,不能离境。”

    ”什么?凭什么阻止我离境?你们这些机检人员是怎么办事的,你们知道我是谁吗?”陆海在惊慌之中,立即表现出气急败坏的举止来,

    是谁扣下他离境的资格的?

    “我警告你们,今天必须给我办出境手续,否则,我会起诉你们。”陆海大声说道。

    “对不起,陆先生您要是再这么防碍公务的话,我们会报警的。”机检人员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并不买帐。

    “我是陆氏集团副总裁。”陆海报出了自已的身份。

    “不管您是谁,和我们没关系,我们只按照程序办事。”机检人员继续无视。

    而且,他们也是见多了,一般阻止出境的人员,都应该是犯事的人,所以,他们才不怕呢!

    陆海怒不可揭的提着箱子出来,在出来之后,他的脸色立即阴沉中透着不安,他立即想到背后的人是谁,除了宫夜霄,还有谁会有能耐这么快阻止他出境?

    看来,程漓月已经向法院起诉了。

    陆海的心是真得慌了,他没想到自已的一世英明,就要毁在一个女人的手里。

    而在同一时间,程漓月在送完儿子之后,就接到了律师打来的电话,陆海在机场过机检被扣留下来的事情,程漓月紧了一下心弦,庆幸起诉得及时,否则,陆海真得就跑了。

    “张律师,请问什么时候可以把陆海告上法庭?”

    “程小姐,我们已经核对了资料,明天就可以开庭审理你父亲的案子。”

    “好,就明天吧!”程漓月也不想再等了,她不会害怕任何人。

    送完了儿子,程漓月回到家里,现在,宫夜霄公然在家里养病了,颜洋每天早上把当天的工作文件交到他的手里,他也在家里办公。

    她提菜走进来,推开门,只见宫夜霄身上套着一件宽松的灰色长袖t恤,下身套着绵裤,虽然不似以往的西装革履,风采迷人,但此刻的他,却散发着另一种居家男人的气息。

    霸气不减,却更添一种迷人的气息。

    程漓月放下菜走过来,皱眉问道,“你坐在这里多久了,该去躺躺了。”

    宫夜霄慵懒的倚坐在沙发上,薄唇轻启道,“没必要。”

    程漓月坐到他的身边,“我看看你的伤口。”

    宫夜霄停下手中的动作,由着她掀开他的下摆,查看他的伤口,纱布没有再溢出血了,看来是在愈合恢复之中。

    “我明天就准备把陆海告上法庭了,今天律师会给他发传换单。”

    “需要我出庭旁听吗?”宫夜霄眯眸寻问。

    程漓月看着他,摇了摇头道,“你已经为我做得够多了,我不能再麻烦你了,我自已能行。”

    宫夜霄凝视着她坚强的表情,赞叹一笑,“我相信你能行。”

    程漓月一抬眸,触上他的笑眸,她也跟着笑了一下,“如果没有你,我可能什么也做不了。”

    宫夜霄不由勾唇,暖昧的笑望着她,“所以,在感谢我的时候,就得更卖力一点。”

    程漓月知道他话中所指,俏脸微微一红,“你帮我这么多,就真得只为了这个?”

    “这是你当初定得交易,又怪我?”宫夜霄反问她。

    程漓月一时无语以对的看着他,“好吧!等你的伤好了之后,我不会再拒绝你了。”

    宫夜霄这会儿真得恨不得杀了陆海解气,眼看着她已经答应他了,而他现地竟然有心无力。

    该死的。

    程漓月见他俊脸紧绷着,看穿他的心思,轻笑安慰一声道,“你放心,我会耐心等你伤好的。”

    宫夜霄脸上闪过一抹懊恼,紧接着,他邪恶一笑,扣住她的手臂,“我们先来预热一下。”

    程漓月立即吓了一跳,这个男人开什么玩笑,现在他的腹部伤还没好,就乱来?

    “不要…等你的伤好再说。”程漓月不答应。

    宫夜霄可不敢,他的大掌立即难耐的抚过她的胸口,有些放肆起来,在程漓月还没有反应过来。

    他将她的身子一提,程漓月直接坐在他的大腿上。

    男人的大掌,温度灼热的,令她浑身发烫,发软,想要推开他,又顾及着他的伤。

    宫夜霄健臂在她的后脑勺一扣,吻便覆上她,如果他没有受伤,程漓月也许就真得不拒绝了,反正迟早是要给他的。

    但是,他现在有伤啊!他可以没理智,她却不能不顾及啊!

    再说,这个男人从来就没有把自已受伤的事情当一回事。

    “不要…”她喘息一声,伸手撑着他的肩膀拒绝着。

    宫夜霄这会儿也是又气恼,又无奈,明明他想要的女人就在面前,可以作他为所欲为了,身体却不行。

    这种烦燥的想杀人的心情,真得没人能体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