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9章和他争吵
    程漓月睡了两个多小时,没有午睡习惯的她,还是渐渐的有要醒的节奏,她翻了一个身,手臂不经意的被什么绊了一下,她原本幽幽转醒的眼眸,立即睁开。

    脑子还有些迷糊胀痛,她神情恍惚的感觉有人坐在她的床头上,程漓月眨着惺忪的美眸,男人的脸背对着阳光,她看不太真切,但是,即便不用看得更清楚,光凭着熟悉感和气息。

    程漓月就吓得瞬间弹坐起身,惊恐的看着鬼一般坐在她面前的男人。

    宫夜霄。

    这是她现在最不想见的男人。

    “你…”程漓月气结,双眼充满怨恨盯着他,“从我眼前消失。”

    “漓月,你听我解释。”宫夜霄深邃的眸紧紧的锁住她,低沉启口。

    程漓月哪想听他解释?他所有的话,她现在都不会相信了,她咬牙再怒道,“听到没有,出去。”

    说完,程漓月掀被,就要从他的身边下床,宫夜霄见她要走,本能的大掌扣住她的手腕,想要拉住她。

    程漓月正在气头上,猛地狠狠朝他一推,只见宫夜霄高大的身躯往后噌噌后退,靠到了门柱上,他的大掌倏地捂住了腹部受伤的位置。

    若是平常,程漓月只怕连他都推不动的,但是,今天这个男人一动不动的坐在床前两个小时,加受伤的一侧又一直受到压迫,这会儿程漓月一推,他的力量就减弱了,才会站不稳啷呛后退。

    程漓月满腔的怒火,在看见他捂着小腹的时候,立即想到,他昨天才刚刚拆线,伤口还没有完全恢复,她的心猛地扯紧,盯着他,想要关心,却还是咽下去。

    只是有些紧张的盯着他。

    宫夜霄嘶了一声,他轻轻从裤腰上抽出了衬衫的下摆,掀起查看,只见他还缠着纱布的上面,赫然泛起一丝殷红血丝。

    程漓月的呼吸微滞,难道是她刚才一推,把他的伤口又推裂开了?

    宫夜霄放下衣摆,抬头,墨眸溢着一丝痛意看着她,声线沙哑道,“听我解释,可以吗?”

    程漓月咬着唇,撇开脸道,“我不想听,附近有医院,你去处理你的伤口。”

    “你不听,我不走。”宫夜霄语气低沉,带着倔傲。

    “你还想赖在这里?这里没地方让你住。”程漓月气呼呼道,她真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动作就赶来。

    “我爷爷的话,你不要相信,我虽然向他保证过,但是,我绝对没有想要抢走小泽的意思。”宫夜霄眯着眸,紧紧的望着她。

    程漓月一双美眸也泛着怒泽看着他,冷哼道,“你一边向你爷爷保证,一边在我面前演戏,还要我相信你?”

    宫夜霄听完她这句话,立即急得俊脸都沉了,他咬了咬牙道,“如果你不相信我,我立即找律师向你保证,立下字据,一年之后,我绝对不会带走小泽。”

    “我知道你身边的律师很厉害,你们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官司是打不赢的?如果真得让我安心,那就请你离开我和小泽的身边,不要再出现。”程漓月此刻满脑子对他,都是防备,是警惕,所以,他的任何话,也别指望她相信。

    宫夜霄的心从未如此急燥过,没想到,他的任何保证在这个女人的眼里,都成了无效。

    “程漓月,你对我的信任呢?”宫夜霄急得只能拿出一惯的霸道口吻来。

    程漓月咬着唇,毫不心软的抬头反驳道,“我以前相信你,但现在,这个世界上,我最不能相信的就是你。”

    这句话,可把宫夜霄的心给扎得闷疼闷疼的,由于心脏的紧缩,也扯到他的伤口,他疼得俊脸苍白了几分,额头也冒了几丝冷汗来,他扶着门,微微低喘起来。

    程漓月狠了狠心,朝他道,“从我阿姨家离开,我不想再看见你。”

    “我不走。”宫夜霄咬着唇,忍着疼,却坚定的说。

    程漓月气得从他身边越过,盯着他还固执的背影道,“你不走,我走。”

    “你要去哪?”宫夜霄立即急了。

    “不用你管。”程漓月冷哼。

    宫夜霄立即想到,她一个女人带着儿子去哪里都危险,如果因为他在这里,逼得她要离开,他只好咬牙道,“好,我走,但我不会离开这里。”

    “那是你的事情。”程漓月扭头看着他。

    “你好好冷静两天,我们再谈谈。”宫夜霄只好给她时间,必竟,她刚受刺激,对他的恨意是最强烈的时候。

    宫夜霄将西装拢了拢,遮住了那连皓白衬衫都漫出的一丝血色,不想让儿子看见。

    但程漓月看见了,她的心暗暗的扯紧了几分,想要关心,却梗在喉咙口,她想,他都这么大一个人了,难道受伤了,还要她总盯着他去治疗吗?

    所以说,这份关心,还是被她咽回了肚子里。

    宫夜霄走过她的身边,俊颜凑近她,“你一天不相信我,我一天不会离开这里。”

    好像这句话威胁她似的。

    程漓月俏白的脸冷哼一声,“你就算住在这里,都和我无关。”

    宫夜霄呼出的热息喷洒在她的脸上,程漓月讨厌的别开脸,那份厌恶之色表现得相当的明显,这令男人的脸色倏地阴沉到底,他算是见识到了,她冷酷起来也不比他弱。

    “一会儿下楼,不许在儿子面前表现出我们的关系。”程漓月命令一声。

    宫夜霄眸光微眯,“你放心,儿子也是我的,我和你一样的想法。”

    程漓月呼吸微窒。

    下了楼,小家伙总算等到爹地妈咪一起下楼了。

    “爹地,妈咪…”小家伙上前兴奋的叫,能在这个家里,同时看见爹地妈咪真得太好了。

    “小泽,你爹地忙,他要走了。”程漓月朝儿子笑道。

    “不嘛不嘛,让爹地留下来吧!”小家伙立即拉着爹地的手,不想他走。

    宫夜霄扭头看着程漓月,似乎在说,他可以留下吗?

    程漓月眸光不满的扫他一眼,朝儿子严厉道,“小泽,不可以这样撒娇,你爹地要忙。”

    “儿子,放心,爹地明天就过来看你。”

    “真哒?”

    “当然,爹地就住在附近,暂时不会回国。”

    “嗯!那你什么时候回国呢?”

    “你妈咪什么时候回,我就什么时候回。”宫夜霄语带双关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