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9章喝酒也不行
    第269章喝酒也不行

    宫沫沫出来之后,就坐进了夜凉宬的越野车副驾驶座上,抬头朝他看去,“谢谢你,我请你吃饭。”

    “好。”夜凉宬笑应一声。

    r国。

    程漓月并不想那么早去见宫夜霄,虽然,她知道自已这次怎么也逃不过,她希望在儿子睡着的时候过去。

    宫夜霄在电话里,没有强迫她。

    这会儿的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准时了,三个小家伙玩得睡极了,都爬到梅姨的床上睡着了,程漓月让梅姨今晚陪小泽睡,她有事要出去一趟,也可能很晚回来。

    梅姨笑笑没说什么,“你去吧!小泽交给我就行了。”

    程漓月开着一辆较旧的车子上路,这是梅姨家的,宫夜霄的酒店,是市中心那座最豪华的七星级酒店,他的房间号都发在了她的手机上。

    程漓月将车停在酒店的车库上,抬头看向这座金壁辉煌的酒店,犹豫着不想上去。

    而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来一看,不正是宫夜霄吗?

    她接起,却没有说话。

    “来了?”宫夜霄在那端的声音显得别样的低沉性感。

    程漓月并不想回答,而就在这时,她感觉有人向她走来,她扭头,宫夜霄一身西装革履从旁边的灯影处走来,仿佛梦中的完美情人,一举一动,都诱人心动。

    程漓月有几秒的恍惚迷离,其实她的内心里,根本没有她表现得那样冷静,  她的心每次都因他而乱,他的出现,注定令她不能平静。

    程漓月微微垂着眸,看着自已的脚尖,不想看他。

    宫夜霄一步一步迈到她的身边,眯着眸打量着今晚的她,这个女人竟然没有格外的打扮过,就这么来了。

    可是,即便她穿着普通的衣服,毫不起眼的打扮,无奈,他已经对她**深种,即便她穿得再难看,也不防碍他要她的那份冲动和性趣。

    “吃晚餐了吗?”宫夜霄低沉寻问。

    程漓月咬着唇不想理他。

    “正好我没有吃,我们再去吃点。”

    “我不要。”程漓月不想陪他吃。

    “不要?确定?等你晚上要体力不支晕过去,不能怪我。”宫夜霄暖昧又可恶的笑说道。

    程漓月不由瞪大眼睛盯着他,有些怨恼,他会不会太自信了?一个腰部有伤的男人,还敢说这种大话。

    “陪我吃点。”宫夜霄也不管她愿不愿意,扣住她的手臂就走进酒店,这会儿酒店的二三楼还在开放着餐厅。

    程漓月挣了几次没挣脱,如果她要再用点力,可能就要拉扯到他的腰伤了,她只好就由着他这么牵着了。

    一路走进餐厅里,宫夜霄坐下之后,便由他点完了餐,程漓月听到他点了几份她爱吃的甜点,她不领情道,“我不想吃。”

    宫夜霄看着她别扭的表情,眯了眯眸,“没必要有自已的胃过不去。”

    他猜测,她肯定因为这件事情茶不思,饭不想了,因为她的眼眶看着有些黑眼圈,昨晚她失眠了吧!

    的确,程漓月在家里就没吃什么,她吃不下,心里一直被这件事情影响着,她什么也吃不下。

    这会儿,说实在的,她饿了。

    十几分钟之后,服务员推来餐车,陆续的把精致又可口的点心端上了桌,独特的食物香气,带着甜甜的味道,是女人的最爱。

    程漓月看着桌面的甜点,暗暗的咽了咽口水,这个男人是故意来诱惑她的吗?真是受罪。

    “别客气,即然点了,就不要浪费,吃了吧!”宫夜霄笑意迷人的启口。

    程漓月继续不动,纤毛的睫毛下,她一双眼睛定定的落在一点,像是在闹情绪。

    宫夜霄拿着筷子夹起一块她爱吃的送到她的嘴边,“吃吧!这里的口味比国内的好。”

    程漓月近距离的闻到了食物的香气,更加喉咙发紧,嘴里干涩,这个男人好可恶。

    “要我喂你?”宫夜霄挑眉,如果她想,他也不介意。

    程漓月深呼吸一口气,拿起筷子夹起了盘子里的吃,不想吃他送来的。

    宫夜霄却还是笑得迷人,将筷子送到自已的唇边吃了进去,她喜欢吃的,他也跟着喜欢上了。

    程漓月微微一怔,他不是讨厌甜食吗?

    该死的,现在连他的喜好都了解得这么清楚了。

    宫夜霄眯着眸,赞了一声,“挺好吃的,果然和一个人生活久了,连喜好习惯都会被同化。”

    程漓月当然知道他指得是谁,她闷头吃着不语。

    “有酒吗?我想喝点儿酒。”程漓月抬头看向他,如果这么清醒的和他发生什么,她做不到,她想喝酒,醉了,就当什么都不知道了。

    宫夜霄俊脸微微一沉,“怎么?让你把自已交给我,有这么不甘愿吗?需要酒精来麻醉?”

    程漓月扭头看向窗外,“你别管我做什么,总之,我今晚会配合你就是。”

    宫夜霄俊脸更难看了,他咬牙道,“不准喝酒。”

    “算了,我自已一会儿下楼去买。”程漓月感觉能气他,也是一种本事。

    宫夜霄咬牙,颧骨突现了出来,“你敢喝酒试试。”

    程漓月不理他,倒是觉得甜心果然比国内的好吃多了,她又吃了两个。

    宫夜霄着实被气着了,和他上床,真让她看成了一场交易了,如果没有灵魂的相拥,只有身体的契合,那么对他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虽然心底是想要她,想要得到她,可他想要得到她的全部,不止是身体。

    宫夜霄眯着眸,心底是打定注意不让她喝酒的,一会儿,他要让她真实的感觉到他,感觉到他的身体是怎么与她亲密的,绝对不许她用酒精来麻痹自已。

    他的正餐送上来了,宫夜霄吃得也有些不痛快,看着对面的女孩,时不时的脸色要沉郁几分。

    程漓月在服务员过来的时候,她还是笑问了一声,“麻烦给我们来一瓶威士忌,谢谢。”

    宫夜霄朝服务员冷冷一扫,”不准给她。“

    “宫夜霄,这瓶酒的钱我会自已掏。“程漓月抗议。

    “你要敢喝,我会等着你酒醒之后,再继续要你。”宫夜霄威胁出声。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