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时机不对
    这一次,程漓月轻喘出声,令他趁机深入,吮住她的舌,手臂穿过她的脖子下面,紧紧的搂住,将这个吻,越演越烈。

    程漓月虽然不拒绝他了,但是,也做不到配合他,她其实内心里是紧张害怕的,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已这一生,还要和男人纠缠在一起。

    宫夜霄的另一只手臂,滑入她腰际,直接钻进。

    她的乖巧,她的生涩,令他仿佛王者一般,全盘撑控着她,这令他浑身燥热,呼吸一重。

    两个人柔软的身子紧蜜贴触。

    身体每个线条的紧绷,令宫夜霄伤口也受到刺激,血流的加速,仿佛带着奔腾的因子,撞击着他的每一根血管。

    他感觉到小腹处又钻出一股疼感,他打算忽略,此刻,他只想要她。

    不顾一切的要她,再也不想等了。

    程漓月的手指紧紧的扯紧了沙发,可沙发紧绷又弹性,她扯不住,以是,她只能伸手抱住他的腰,因为她身体感觉到烫热和难耐。

    宫夜霄勤奋的在她的脖子处种着草莓,深沉的眸子此刻全是性感而魅惑的暗芒。

    “难受吗?我很快就让你解脱。”撩人又暖昧的声线。

    令程漓月心脏要跳出来似的,她的小手在他的腰上乱搂,浑身发软。

    此刻的男人,热情似火的,似乎令人拒绝不了。

    程漓月不由想起四年前的那个夜晚,难道他们就是这么渡过的吗?

    那个时候,她完全没有任何感觉,只感觉在火里烤了一场,只有第二天早上,那撕裂的痛楚…令她现在想想,都记忆犹新。

    她的手乱抓乱摸,倏地,她摸到了他伤口处,她立即急问道,“宫夜霄…你的伤…”

    “没事。”男人闷哼出声。

    程漓月伸手轻轻的抚摸在他的纱布上面,倏地,她感到指尖一热,好像有什么液体在冒涌,程漓月忙将纤细的手指举到她眼睛能看见的地方…

    刹时,她的呼吸急喘一声,“宫夜霄,你在流血…”

    “别管。”宫夜霄吻出声,此刻,理智尽失,就算失了半条命,他还是想先要她一遍。

    他可以没理智,程漓月却要晕了,她伸手推他的胸膛,“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程漓月,今晚别找什么借口。”宫夜霄低喘着抬起头,一双黑眸仿佛被她得罪了似的,冒着不悦。

    程漓月气恼的瞪他,“我没找借口,你伤口出血了。”

    “我的身体我有数。”宫夜霄说完,修长的手指去挑开衬衫的扭口,深色的衬衫一掀,瞬间,他腰际的伤口就露出来了。

    只见昨天刚包扎好的伤口又溢出了鲜红的血迹,有些触目惊心。

    程漓月的呼吸一滞,这个男人真不要命了。

    “你是自已脱还是我来脱?”宫夜霄对自已溢血的伤口,仿若无视。

    程漓月突然气了,“今天不做,我们现在去医院。”

    “做完再去。”宫夜霄执拗的说,他相信自已能坚持一个多小时。

    程漓月呼了一口气,“如果你不去医院,今晚你想都别想。”

    “你…程漓月你真善变。”宫夜霄气得想骂人。

    “女人就是善变,你才知道?”程漓月说完,走进卧室里给他拿了一件新衬衫,“穿上我们走。”

    宫夜霄这会儿身体还是胀得难受,可这个女人完全把他制造出来的暖昧气氛给破坏尽了。

    一直从房间到达车里,宫夜霄脸上的阴霾还没有散去,程漓月知道附近就有一家医院,她开车带着宫夜霄过去了。

    医生是一个女的,她在看完宫夜霄的伤口之后,又注意到程漓月脖子处的吻痕,她不由严肃的建议道,“请二位至少在两个星期之后同房,男人一旦兴奋的时候,血流会更快,更难令伤口愈合。”

    程漓月俏脸涨红着,认真的点头,“好的,我们会注意。”

    两个星期?宫夜霄听完,脸色又不好看了。

    他今晚都等不了,还要等两个星期?

    医生包扎之后,程漓月开车送他回酒店房间,宫夜霄见她站在门口不准备进来,他剑眉一拧,“今晚陪我睡。”

    “医生建议你不要太兴奋。”程漓月摇摇头。

    “我需要人照顾。”宫夜霄说完,就按了一下腰际,“你忍心留我一个人在这里?”

    程漓月其实是可以留下的,因为小泽会和梅姨睡,她晚上也和梅姨说过了,不用担心他们会找不到人。

    “好,我留下来,但是分房睡。”程漓月紧记着医生的建议。

    宫夜霄气苦的看着她,这种想碰又碰不得的感觉,真得折磨死他了。

    程漓月留下了,她也累了,她走进了卧房里睡觉,把门关紧了。

    宫夜霄也累了,虽然没有碰到她,但是,今晚总算把两个人紧张的关系给解开了,她睡在隔壁的房间里,也无形的在给他一种安心,这大概是几天里他睡得最好的一次觉。

    清晨。

    程漓月睁开眼,便赶紧推门出来,走到宫夜霄的房间里,他门也没关,人也没醒。

    程漓月坐在床沿上,看着这个男人安静沉睡的面容,嘴角微微轻扬,看来,她还是不适合恨一个人,恨人太累,如果能不恨,那便选择不恨吧!

    程漓月准备离开的时候,男人不知何时就醒了,伸手一扣,程漓月怕他弄伤腰部,立即乖乖的配合趴在他的胸膛上,“要起床了吗?”

    “嗯!我们一起去吃早餐。”对于男人来说,和她在一起,即便过着一日三餐的生活,也别样有趣。

    “那好吧!”程漓月没有拒绝他。

    “吃完饭,我要去看儿子。”

    “你不打算回国了?”

    “你什么时候回去,我就什么时候回去。”说完,宫夜霄目露恳求的看着她,“漓月,答应我好吗?回国之后,我们继续住在一起,完成我和我爷爷的一年之约,一年之后,我会再想办法。”

    程漓月不由就想到一个人,她咬了咬唇,“那霍嫣然呢?”

    “这和她有什么关系?我要得是你,我喜欢的是你,而且,这辈子只要你。”

    “那一年之后,你爷爷要你带小泽回去怎么办?”

    宫夜霄眯着眸,想了想,便笑着回答,“那我就跟你和儿子一起走,离开宫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