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6章替她着想
    第306章替她着想

    “我们宫总一方面是的确拥有了一间公司,二,也是为了以后程小姐还有班可上,不至于无聊,你是她的上司,宫总也很欣赏你的能力。”

    琳达的确很不想离开珠宝设计市场,因为她毕生的经力都在这种事业上,她喜欢这个岗位,自然也不想失去,她起身认真道,“谢谢宫总给我这个机会,请你转告他,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工作的。”

    “谢谢,还请琳达小姐暂时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程小姐,因为宫总不希望她日后上班有压力。”

    “若是以后遇上决策方面的事情,我应该找谁?”

    “我们会给公司寻找一位合适的合伙人,到时候,你找他就是了。”

    送走了颜洋,琳达嘴角也露出一抹惊喜的笑容,她想下半年将已经满十八岁的儿子接过来这里的大学上学,这个城市,她很喜欢。

    她也真心羡慕程漓月,拥有这样一个替她着想的男人,太幸福了。

    茶餐厅里。

    沈君瑶和霍嫣然见面了,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憔悴,而造成她们心情恶劣的人,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程漓月。

    “霍小姐,你脸色不太好,昨晚失眠了吗?”沈君瑶关心的问道。

    霍嫣然可不就是失眠了?她昨晚一夜未睡,只有后面喝酒才能强迫睡着,宫夜霄还抓住她公司的股票未出售,现在她心里的压力很大。

    “看来程漓月的本事不小,竟然连霍小姐您也让她整成这样。”沈君瑶冷哼一声,眼底恨意明显。

    “陆太太,我想你和我一样,恨她入骨。”

    “当然,我现在只恨她快点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那么陆太太可有什么想法?总不能一直让她影响你的婚姻吧!她一天不除,你就一天睡不成安稳觉。”霍嫣然的目光落向她,语气里暗示明显。

    沈君瑶的目光一震,她不由压低了声音道,“霍小姐,你的意思是?”

    “程漓月只有身后有宫夜霄,她就可以为所欲为,无所顾及,难道你想被她踩压一辈子吗?”霍嫣然抓住她最痛的地方寻问。

    沈君瑶面色微微一白,踩压一辈子?这的确是她害怕恐惧的一件事情。

    “那霍小姐呢?你喜欢宫夜霄,你甘愿放弃?”

    “我当然不甘心,就算不为别的,就为她抢走我的珠宝设计公司,我就恨不得杀了她。”

    沈君瑶紧紧的盯着霍嫣然的眼睛,直到两个人的目光里,都显现出了另一种心思,杀意,两个人的眼底都在不断的冒涌着,强烈着。

    “陆太太,我觉得我们可以联起手来对付她。”霍嫣然阴狠道。

    “怎么对付?她身后有宫夜霄啊!”

    “总有宫夜霄保护不了她的时候。”

    “我们真得要杀了她?”沈君瑶还是心底涌上害怕。

    “即便我们不用杀了她,她勾引男人的,就是靠着她那张脸蛋,如果她的脸上多了道疤,或是她缺手缺脚,那么,你觉得宫夜霄还会爱她吗?”

    “那她就废了。”沈君瑶立即眼底露出笑意,宫夜霄再爱她,如果脱光了看见四肢不全,或是一张丑恶的面容,他也没什么**了吧!

    霍嫣然冷笑起来,“不错,让她死,太便宜她了,只有让她生不如死,才是对她最好的惩罚。”

    沈君瑶皱了皱眉道,“那我们该怎么做?”

    “我们得好好计划商量,陆太太,我们这算是一伙了吧!”

    沈君瑶也正需要霍嫣然这样的同伴,她点点头,“好,我们联手毁了程漓月。”

    “好。”霍嫣然坚定赞同。

    宫沫沫由于派任务,接下来的时间,她请了假,可以不用去上班了,她此刻坐在酒店里的房间,脑海里还闪烁着昨晚和夜凉宬浪漫的画面。

    昨晚他们吃过饭,还去了散步,到十一点多,他送她回酒店,虽然她很希望他留在这里陪她,但是,夜凉宬是正人君子,陪她到了凌晨一点,等她睡着了,他才离开。

    当然,宫沫沫都完全不记得自已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睡之前夜凉宬还没有离开。

    而且,令她有些甜蜜的是,昨晚就在沙发上,他们接吻了,只是吻,没干别的。

    不过,夜凉宬却让她在出发之前,一定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家里人,不许她瞒着,因为等到了战地国家,再打电话,家人会更担心。

    宫沫沫想着今晚会家里吃晚餐,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一看,甜蜜的接起,“喂!”

    “打电话告诉家里人了吗?”

    “还没有呢!打算晚上回去告诉他们。”

    那端夜凉宬笑起来,“好,我陪你一起回去。”

    “啊!你要见我爸妈还有我哥?”

    “怎么?嫌我拿不出手吗?”

    有他这样的男朋友,哪里还有什么拿不出手的?宫沫沫只感觉紧张啊!她咽了咽口水道,“那好吧!见就见吧!”

    “我会告诉他们,我会保护你,让他们心安。”

    “嗯!好!中午一起吃饭吗?”

    “中午我陪我家人和爷爷,你要不要一起过来?”

    “我…我还是不过去了。”宫沫沫立即羞赫道,她还没有做好准备见他的家人呢!

    夜凉宬也不免强她,“好吧!等你什么时候想见了,我再带你回来。”

    宫沫沫挂了电话,嘴角的笑意还没有消散,有了他,这次出国工作的事情,她一点儿也不紧张了。

    夜凉宬此刻正在一位朋友的家里,这个朋友正是外交部的高层。

    “凉宬,这个决定是张延的意思,我们也没办法驳回,就算你越权干涉,也没办法了,名单已经确定了。”

    夜凉宬其实还是在做着工作,让宫沫沫免去这次任务,但是,显然,已经不可能。

    夜凉宬眯着眸,眼底闪过一抹怒色,张延正是任姗姗的舅舅,难道这也是她在暗中捣得鬼?

    “真得没有办法换人了?”

    “这是张延的决定,你要知道,他这个人最不喜欢别人干涉他的决定,按我对他的了解,你觉得他用错了人,他偏不会承认的,所以,你何必去求他?”

    夜凉宬脸色阴沉了几分,看来,这件事情没有更改的余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