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09章车内一吻
    宫沫沫在车上,好一会儿没有说话,夜凉宬几次扭头看她,终于温柔寻问,“怎么了?”

    宫沫沫扭头看向他,鼓着腮道,“其实你不用为我的工作去求人的,我愿意接受这份工作。”

    其实她的心里是心疼,她知道,他就算权力再大,在外交部,也不是他说了算的天下,所以,他为了她去求人,她才不要。

    夜凉宬轻笑一声,轻松道,“我才没有求人,我只是找几个相熟的人问了问。”

    宫沫沫眨着眼睛看他,“真的?”

    “心疼我了?”夜凉宬十分敏锐的感受着她的心里活动。

    宫沫沫微微羞赫的别开了小脸,但是,却是老实的点了点头,“嗯!”

    夜凉宬深邃的眸微微眯紧,手上的方向盘往旁边的铺道打去,停在了树萌之下,宫沫沫查觉到,不由心弦微微一紧。

    他要干什么?

    夜凉宬拉起手刹,大掌伸过来握住她一只小手,紧紧的包裹在掌心里,目光认真的凝视着她,低沉启口,“沫沫,在我的心里,就算把我的命送给你,我都愿意,更何况为你受点委屈,求几个人,又算得了什么呢?”

    宫沫沫今天晚上可是忍了一汪的眼泪还没有流出来,此刻,就冲着他这句话,她的清澈的眼睛,顿时涌上泪水,无声的滚落了下来…

    夜凉宬吃了一惊,他只不过是想要向他表露他的心意,却没有想到,把她惹哭了。

    “傻丫头,哭什么?”夜凉宬伸手替她擦眼泪,有些粗砺的脂腹,他也不敢用力,她的肌肤太娇嫩,他怕划伤了她。

    宫沫沫的眼泪却是挡不住了,轻轻的抽噎起来,她哭是因为她开心,喜悦,可哭起来了,一时还真收不住场了。

    “我…我不是伤心,我是高兴…”她吸着鼻子解释,可是眼泪却止不住的往下流。

    夜凉城知道她高兴,可是,她的眼泪却烫伤着他的心,他不由伸手将她从副驾驶座上提了过来,宫沫沫娇小的身子立即配合的坐到了他的大腿上,等她发现如此暖昧的时候,吓得眼泪都止住了。

    这里又是阴影之下,路灯原本就不亮,所以,此刻,  车里的光线较暗,外面根本看不到车里的情况。

    坐在他腿上的女孩,和他平视着,宫沫沫有些羞得不敢看他的脸,昏暗之下,他的眼神依然晶亮逼人,令她好羞涩。

    感觉自已在他的眼里,就像一个没有长大的小女孩似的,还哭鼻子。

    夜凉宬一双目光,却是含笑盯着她,看着她羞窘的表情,他修长的指伸出,轻捏她的小下巴,迫她不得不看向他。

    宫沫沫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就这么和他对视着,她知道这个男人不会笑话她,然而,气氛却变得极其危险起来。

    她微微眨着眼,窗外射进来的朦胧灯光打在男人的脸上,使得他的脸部线条更加的迷人性感,仿佛迷人的夜下王者。

    “沫沫。”他低唤着她,略显得沙哑的声音,富有磁性,性感又好听。

    宫沫沫咽了咽口水,而这时,她看见他放大的俊脸凑过来,她听到他有些粗重的呼吸声。

    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男人性感的薄唇贴上了她的唇。

    她的眼睛还瞠大着,唇上,是男人略带凉意的唇,可是,触上那瞬间,却令她脑袋有些烧得空白。

    夜凉宬微眯着眸,见她一双大眼睛还不老实的闭上,不由一边吻着她,一边伸出另一只手有些没好气的捂住她的眼睛。

    “唔…”宫沫沫立即发出了抗议声,这家伙干嘛捂她的眼睛啊!

    唇上,是男人专心的吻,他的手指没入她的发丝之间,扣住她的后脑勺,强硬得不容拒绝的动作,令两个人的唇瓣紧紧触碰。

    宫沫沫虽然不是第一次和他接吻,可是,却是第一次如此大胆的在路边和他在车里接吻啊!她感觉好刺激,又好担心。

    生怕谁会突然凑到窗前来看。

    由于心底的紧张,她的身子绷得很紧,更加的生涩起来。

    这惹得男人有些发狂,窜进她的唇齿间,便攻城掠地起来。

    像是要将她吻化了一般,又像是要将她吞入腹中。

    宫沫沫也查觉到他的危险了,她不由小手便有些推他了,她到底还是不能羞赫的接受更亲密的关系。

    夜凉宬这才松开了她,低喘着抵着她洁白的额头,呼吸喷洒到她的脸上,声音嘶哑之极,“我送你回去。”

    宫沫沫穿多了衣服,有些笨笨的从他的身上爬到了副驾驶座上,她一边系安全带,一边有些担心的瞟了一眼他的某处,“你不难受吗?”

    夜凉宬能不难受吗?但是为了她,他可以忍一切所不能忍。

    “不用担心我。”夜凉宬安慰一声,踩下油门车子立即驶出了铺道,驶进了车群之中。

    一路到达酒店里,他亲自送她上去,在门口,宫沫沫想请他进来,可想到车里发生的,她又犹豫了一下。

    “我今晚还有事情,明天见。”夜凉宬也不想让她为难,倒先出声。

    “那你小心点开车。”宫沫沫叮嘱一声。

    夜凉宬点点头,“嗯,晚安,早点睡。”

    宫沫沫突然不舍的,掂起脚尖,在他的侧脸上亲了一下,“晚安。”

    看着被关起的门,夜凉宬并没有任何的不悦或是生气,他反而尊重她,并且,这才是好女孩的表现。

    宫沫沫在关起门一会儿,她立即又悄悄的打开,看见走廊里,夜凉宬已经离开了,她不知是失落还是什么,总之,有那么一些小小的不开心。

    其实,今天和父母见过面之后,她和夜凉宬的关系就已经被认可了,她完全可以不拒绝他的。

    哎!到底还是太胆小了,她即想他,又有些怕靠得太近。

    宫夜霄和程漓月的车子也到达了公寓楼下,下了车,宫夜霄突然想到什么,朝她道,“我们去逛一逛商场。”

    “现在?”程漓月眨了眨眼,都快十点了。

    “还没有关门。”宫夜霄启口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