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4章招惹他的下场
    第3章招惹他的下场

    宫夜霄承包了所有行礼,让她轻装上阵,程漓月只背着小包,里面放着水和干粮。

    宫夜霄身躯高大健硕,背着登山包的样子,十分帅气,很有旅行家的风采。

    两个人踏上了爬雪山的那条道路,一路上,还需要越过一片石头溪,由于被踩踏出来了一条路,帮助行人通过,宫夜霄长腿轻松迈过去,身后,程漓月娇小的身影倒是有些吃力,不过,每一块石头踩过,男人的手就会伸过来给她。

    “咯咯…”程漓月发出一声喜悦的笑声,因为石头在小,每次她都必须紧紧的抱住他,两个人才能在石头上踩住。

    看着前面轻松可踏过了,程漓月立即放开他的手,“我自已跑过去。”

    “小心点。”宫夜霄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就仿佛盯着他的孩子一般,透着小心。

    程漓月轻松踏过去,宫夜霄随后跟上,到达雪山下面,碰上一群年轻人,不过,他们今天的目标是山顶,宫夜霄选了一个最轻松的爬山位置,只有他们两个人的路径。

    两个人把行礼包藏起来,轻装简行上阵,程漓月脚踩雪地靴,轻松的开始往雪山上面走,宫夜霄高大的身躯,站在离她后一些,以便保护她。

    这一趟旅行,原本就是为了让她开心的。

    才爬了不到五十米,程漓月就已经气喘息息了,她插着腰,望着才爬了一段的山下,有些不敢置信道,“怎么才…才爬这么一点啊!”

    宫夜霄鼓励道,“加油,你可以的。”

    “我…我当然可以!”程漓月被他一激,又默默的爬,宫夜霄在身后跟着她,脸不红气不喘,一副如履平地的轻松表情。

    程漓月再下足苦力终于又爬了一百米,她已经累得往雪地上一坐,再看她的位置,连山脚下都还没有到达,太丢脸了。

    宫夜霄拧开水壶,递给她温热的水,程漓月接过坐在雪地上喝起来,喝了几口,她有些不甘心道,“我还要继续往上。”

    说完,她又卯足了一股劲走了一百米,程漓月立即摆着手,喘息着认输了,“不行了,不行了…我爬不动了!我…我好累!”

    宫夜霄俯下身笑望着她,“难怪在床上多要你几次,就累得不行,你平常得多运动。”

    “谁像你一样体力变态啊!再说,哪有人一晚上要几次的?”程漓月气呼呼的反驳道,说完,她突然小孩心性起,抓起一丝雪,朝他的胸口掷了一下。

    宫夜霄眼眸立即闪过一抹暗色,低笑出声,“胆子不小!”

    这下,程漓月感觉到他的危险了,但她还是弯身快速滚了一小团雪,又往他的身上一丢,准确的砸在他的胸口处,她得意的笑,“打得就是你。”

    “小丫头片子,让你知道哥的厉害!”宫夜霄并没有揉雪团丢她,而是迈开长腿追她。

    “啊…”程漓月一声伴随着笑声的尖叫,令她双脚努力往上爬,然而,这种情况下,反而越跑越无力。

    最后,她双腿打颤了,她朝身后危险逼近的男人摆手求饶了,“不玩了不玩了,我跑不动了…”

    “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

    这会儿那群年轻人早就走远了,诺大的雪山脚下,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宫夜霄看着女人一张比雪还要晶莹白透的小脸,运动之后,她微翕动的小嘴别样的嫣红丰润,诱人犯罪。

    宫夜霄不由解开背包,程漓月见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直到他突然俯身靠近,她微微瞠大眼,“你要干什么?”

    “干我想干的。”宫夜霄可恶的低笑一声,薄唇精准的逮住她的小嘴,将她想要拒绝的语气,都堵在允吻之中。

    “唔…”程漓月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身子一阵失控,被这个男人直接按在雪地上狂吻起来了。

    也许是这一片无人寂寂的雪山,也许,在这一片无人认识的土地上,程漓月也狂野了起来,她伸手搂住他的脖子,一点儿也不抗拒这个吻。

    直到两个人吻得气喘息息时,才彼此松开了,程漓月搂着他脖子的手没有放手,两个人双眸凝视着彼此。

    深深的情意看在彼此的眼中,有种说不出的缠锦。

    才刚刚结束的长吻,在这样的对视里,又惹来了男人呼吸微微加深,吻再次落下。

    吻完之后,宫夜霄低哑朝她道,“还想要继续爬吗?”

    “我爬不动了。”程漓月无奈的说,刚才从越野车走到这里,已经快三公里的距离里,还能指望她爬多高呢?

    “那就回车里。”

    “回车里干什么?”

    “偿试一件没做过的事情。”宫夜霄说完,拉起着她,往山下走去。

    程漓月似乎有那到一些明白他指的话了,刚才那两个吻,也足于令她失去理智,恨不得就在这里趴了他的衣服。

    “你想在车里?”程漓月有些接受无能。

    “你不想?”宫夜霄扭头看她,刚才她分明噌他了。

    程漓月窘得咬着唇,“会冷啊!”

    “不脱太多的衣服,不会。”

    “宫夜霄,你看起来很有经验啊!”程漓月立即插着小腰,  一脸怀疑的瞪着眼前的男人。

    宫夜霄不由噎了一下,这丫头什么意思?怀疑他?

    宫夜霄没好气的回道,“我的经验都是从你身上缎练出来的。”

    程漓月将信将疑,宫夜霄立即哼了一声,“我要连这点经验都没有,还算男人吗?”说完,上前扣住她的小手,“我这都是为了让你舒服。”

    程漓月有些哭笑不得,这个男人说什么瞎话,分明每次舒服的是他。

    从雪山走到车里,程漓月快累死了,爬雪山一般都是早上过来,这会儿那群年轻人早就不知道爬哪里去了,而且,他们一看就是专业登山员,不是程漓月这种业余可以比较的。

    宫夜霄启动车子,车子立即倒了往回走,程漓月以为他打消那个念头了,也乐得欣赏旁边的风景,倏地,原本该往前面走到黑色越野车,突然驶进了一片浓蜜的山林之中,四周的树木让这里形成了一个天然的包围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