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0章事实真相
    陈霞在房病里,还是坐不住,她拔了针就赶紧过来沈君瑶这边看看,沈君瑶虽然这次流产了,可是,她还是将来陆家生养子嗣的人,她必须要好好的照顾她做小月子,等身体养好了,再给她生一个孙子。

    “妈,  你都这样了,就好好休息吧!”陆雅睛心疼母亲。

    陈霞立即叹了一口气道,“我怎么样都没事,只要你嫂子把身体养好,我得去看看她。”

    陆雅睛无奈的跟着她去沈君瑶的病房了。

    她们刚刚进入病房,沈君瑶就立即双眼含泪,“妈,雅睛,你们去休息吧!我没事。”

    “我就是不放心来看看你。”陈霞说完,坐在床沿上抽泣起来,“可怜了我未出世的孙子,那可是一个男孩啊!”

    沈君瑶为了想要让陆家的人更恨程漓月,刚才故意透露了她怀得就是一个男孩,所以,陈霞可不就是可惜之极?

    而就在这时,房门敲响了,紧接着,推开了。

    陈桂莲的脸色难看走进来,沈君瑶立即紧张的看着她,叫了她一声,“陈医生,你来了。”

    沈君瑶以为她是来查病房的,赶紧朝她使眼色,然而,陈桂莲刚迈进来,身后,两道身影也缓步迈了进来。

    程漓月和宫夜霄。

    在他们所有人都意料不到的时候,出现在病房里。

    陆俊轩的目光狠狠的盯着程漓月,“你是来道歉的吗?我们不会接受。”

    陆雅睛看了一眼宫夜霄,心头一凛,但对程漓月却是满腔怒色,“道歉?她这么恶毒,就算杀了她也弥漫不了这次的罪孽。”

    “程漓月,你还敢来…”沈君瑶也以为她是心怀内疚,过来看望她的,她立即假装出一副怒不可揭的表情。

    陈霞气得就要过来扇她的耳光了,宫夜霄冷冽的目光一扫,陈霞只好改成了骂,“小贱人,你竟然敢害我陆家的子孙,你不得好死。”

    陈桂莲的表情惊慌之极了,她不由暗暗替沈君瑶捏一把冷汗,这个时候,再演戏下去,一会儿可就全要打脸给她的。

    程漓月嘴角挂着一抹冷笑,她看着一脸愤概的陆家人,扭头看向床上的沈君瑶,“真幸苦你了。”

    沈君瑶气得脸色发白,双拳紧握狠狠的盯着她,“程漓月,你还敢在这里说风凉话,你就不怕遭天打雷劈吗?”

    “那就看是劈我还是劈你。”程漓月立即反驳回去。

    “程漓月,滚出这里,我不许你再靠近君瑶。”陆俊轩怒斥出声,他现在对程漓月真得恨到了极点。

    沈君瑶觉得此刻的程漓月有些奇怪,难道她不该感到心虚吗?为什么还敢出现在这里?难道以为身后有宫夜霄撑腰,就敢放肆乱来吗?

    程漓月轻蔑一笑,“陆俊轩,看来你真得很想要儿子啊!可惜,你太没福气了。”

    陈霞一听,立即气得怒骂一声,“小贱人,你胡说什么?”

    “小贱人骂谁呢!”程漓月扭头瞪着她。

    “小贱人骂你。”陈霞怒极攻心,竟然没防着就中了套。

    程漓月冷笑一声,“的确是小贱人在骂我!不过,你是老贱妇。”

    宫夜霄在一旁一直默不作声,把舞台交给这个女人去发挥,此刻,听见这句话,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看来,这个女人还挺有些机灵的。

    “程漓月,你够了!”陆俊轩的脸色阴沉难看到了极点。

    宫夜霄的目光一沉,有些防备的盯住陆俊轩,如果他敢有任何伤害程漓月的动作,他会第一时间阻止。

    程漓月立即面无表情的看着一旁看热闹的陈桂莲,“陈医生,你是不是该说点什么?”

    沈君瑶一直在观查着,此刻,她看见程漓月竟然朝陈桂莲说话,心弦一紧,立即盯向陈桂莲,“陈医生,你要说什么?”说完,使劲的在暗示她不要乱说。

    程漓月冷冷的看着沈君瑶,“我觉得今年的影后奖应该要扮发给你,因为你的表演实在太精彩了。”

    “你胡说什么?”沈君瑶怒喝一声。

    程漓月勾唇盯着她,“我说什么,你应该最清楚,我有没有推你,而你是怎么摔在地上的,你最有数了。”

    “你没有推我?你还敢说你没有推?你明知道我怀孕了,你竟然还狠狠的推我,你分明就是故意要让我失去孩子的。”沈君瑶气呼呼的质问道。

    程漓月笑意不变,只是全是嘲弄之笑,“好吧!你说我推了你,就推了你吧!那我倒是想问问,你的孩子真得在肚子里吗?”

    沈君瑶的脸色猛烈一变,她瞠大了眼,有些惊恐的反问道,“你胡说什么?我的孩子不是在我的肚子里,还能在哪里?”

    陆俊轩立即沉着脸喝道,“程漓月,君瑶刚刚流产,身体虚弱,心情不好,你为什么还要刺激她?”

    “陆俊轩,你安静的听我说完好吗?等我说完了,你一定会感激我的。”程漓月说完,继续盯着沈君瑶,“你确定你肚子里有孩子?”

    沈君瑶身躯狠狠一颤,红唇都在打着颤,眼神里更是慌恐之极,“程漓月,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陆雅睛见她吓成这样了,立即怒道,“程漓月,你不要再伤害我嫂子了,你做得孽还不够吗?”

    程漓月不理会她的话,继续朝沈君瑶说道,“我想要说的,正是你最害怕的那件事情。”

    沈君瑶快要疯了,怎么可能?程漓月怎么可能知道她假怀孕的事情?难道是陈医生出买了她?

    而这时,一旁的陈桂莲终于忍不住的出声道,“陆太太,对不住了,这件事情我没办法替你保守了。”

    “陈医生,你说什么?不管你想要说什么,我是你的病人,你必须要保护我。”沈君瑶立即狠狠的警告道。

    其实是在威胁和暗示,让她闭嘴。

    陆俊轩神情凝重的看着沈君瑶,“君瑶,怎么了?你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程漓月看向陈桂莲,“陈医生,陆家的人都在这里,你有什么话直接说,而且,你也不用害怕,实话实说吧!”

    “不许说!”沈君瑶突然发疯似的急呼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