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8章宫沫沫险境
    第428章宫沫沫险境

    “我肯定。”夜凉宬在追出了三百公里之后,才意识到,这不过是李锐把他引诱出来的一个计划,如果他的手下带着宫沫沫一直只和他保持一百公里的距离,那么,他们一定也要在小镇上逗留,而他沿路打听,在有些偏远的小镇上,一个多小时没有外来车辆经过也有几个人证实了,加油站,更没有陌生车辆加油。

    也许李锐也没有想到,如此显而易见的破绽。

    “那你回来吗?”

    “我正往回赶,夜霄,你和你的人先不要有所行动,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回来,即然李锐要兜圈子,那我们就陪着他玩。”

    “好!”宫夜霄应了一声,“我先去见一个朋友。”

    宫夜霄此次过来,身上没有带武器,但是,他也不缺武器。

    夜凉宬幸运的搭载到一辆警方直升飞机,通过沟通,对方愿意搭载他回市区,开车需要三个小时,而直升飞机,只需要一个小时就到达市区。

    傍晚,黄昏显得格外的深沉。

    夜凉宬到达宫夜霄所处的一处私人住宅,宫夜霄看着双眼通红,显然没有休息过的夜凉宬,伸手拍了拍他,“凉宬,幸苦你了。”

    夜凉宬摇摇头,“只要能救出沫沫,哪怕要了我这条命,我也再所不惜。”

    宫夜霄深深的震憾着,这就是爱一个人的极限,哪怕付出生命的代价,也毫无怨言,他想,救出沫沫,他一定要告诉她,夜凉宬,是真的值得她托付一生的男人。

    “我知道李锐有一个亲信叫托雷,李锐盘据在r国多年,肯定建有不少的关押之处,也许沫沫就是被关在其中一个地方。”

    “如果抓住这个托雷,一定能逼出沫沫的下落。”

    “他最喜欢去一家堵场,只要我们守在那里,就一定能守得到他。”

    宫夜霄眯了眯眸,闪过一抹冷芒,此刻,他恨不得立即一枪杀了那个李锐。

    灯红酒灯的世界,纸醉金迷,在r国有很多黑堵场,这种地方,黑吃黑的现像十分常见。

    这是一片混乱的地区,三辆黑色轿车停在门口,低调中透着神秘,午夜十二点左右,只见托雷骂骂例例的带着两个手下从里面出来,显然是输光了。

    此刻,在他们走向他们的车子面前,两个高大的男人立即挡住了他们的去路,他们原本就火大,可是,两个手下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保镖手里的消音枪给干掉了。

    托雷反应过来,身边的手下已经倒地,而他的腰际,下一秒,一把手枪冷冷的抵了过来。

    在一处废弃的地下室里,  夜凉宬先是毫不留情的把托雷猛揍了一顿。

    “说,李锐把我的女朋友藏在哪里?”

    托雷此刻被两个保镖扣住,浑身已经全是伤,他吐了一口血水道,“别想从我这里套话,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宫夜霄脸色阴沉,在一旁握紧了拳头,他也是憋出了一身的怒火,等着反击在那些绑匪的身上。

    夜凉宠盯着托雷,此刻鹰隼一般的眸子里,结满了骇人的冰霜,原本就英俊逼人的面容上,仿佛来自地狱的撒旦。

    “啊…”一声惨嚎声,托雷的十根手指被他硬生生的扳断。

    托雷的脸冷汗涔涔,这种生不如死的折磨,他还不知道要持续多久,而他也不过是一个混混,能够扛住的底线也有限。

    “只要你们放过我,我告诉你们。”他半跪在地上,浑身颤栗着。

    “说。”夜凉宬低喝一声。

    “在李锐的一处效区别墅下面的地牢里。”说完,他又吐了一串地址出来。

    说完之后,托雷以为自已生机有望了,抬头,就看见夜凉宬紧咬着牙盯着他,他立即举起手投降道,“我没有骗你们,没有骗你们,放过我!”

    “夜霄,留给你。”夜凉宬知道,宫夜霄心底的怒,不比他少。

    宫夜霄接过保镖递过来的枪,手背青筋蹦现,他眼底的森冷和残酷,宛如一个恶魔。

    “砰!”的一声响。

    一切都安静了。

    而下一秒,四辆黑色越野车呼啸去了李锐的效区私人别墅。

    地牢里,阴冷的气息窜动着。

    宫沫沫环着手臂,她从恶梦中惊醒,她实在太累了,就抱着手臂,坐在一个角落里睡了一会儿。

    然而,还是被冻醒了,她用手挡着光,光芒之下,她原本就白的面容,此刻,更是苍白无血。

    而就在这时,她抬起头就看见门外一个男人用有些下流的目光盯着她。

    宫沫沫吓得猛地一缩,惊恐的看着他。

    “真是漂亮的东方小妞,我玩过不少,但是,都没有你漂亮。”男人站在门栏外面色眯眯的盯着她

    宫沫沫的呼吸一紧,下意识到的抵紧了墙角,她知道,她呆在这里,越久,对她越不利,这里来来往往的都是男人,就算那个李锐吩咐不准碰她,可是,这些手下万一不听他的话呢?

    此刻,宫沫沫就感觉到了惊恐,她看着外面盯着她,不住的咽着口水的变态男人,她只感觉恶心死了,恶心到了极点。

    她打了一个寒噤,可恨的是,她的手里没有任何武器,除了她脚下的高根鞋,她立即脱了鞋子,拿在手里,用两个尖锐的鞋根做着防备。

    “哈哈!好可爱的小妞,我真得忍不住了,放心,再晚点,再晚点我们就来一个疯狂的夜晚怎么样?”这个男人无耻的笑起来。

    “你滚开滚开。”宫沫沫气得怒喝一声。

    “我就喜欢野性的小妞,等我把手下支开,你就是我的了。”这个男人越说越变态,而且,他已经确定今晚要干一些事情了。

    宫沫沫小脸上立即涌起不可侵犯的表情,她咬紧了牙,狠狠的盯视着他。

    男人朝她眨了一下眼,“美人儿,晚点儿见,你就是我的了。”

    说完,  他出去了,身后,宫沫沫立即环住了手臂,她才发现,自已浑身饿得酸软无力,一会儿,她该怎么自保?

    此刻,宫沫沫绷紧了全身的神经,如临大敌,她想,不管是谁靠近她,她一定要狠狠的撕了那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