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4章
    第434章

    傍晚时分,宫夜霄的车队前来接她们母子,在安慰了宫沫沫一番,他们离开了。

    整个别墅被灯火笼罩得十分明亮,花园里的小径幽静而美丽,宫沫沫端了一盆热水,开始替夜凉宬慢慢的擦试着他的身躯,她最喜欢给他抹脸了,洁白的毛巾,轻轻的抹在他英挺俊美的五官上,抹在他浓密又卷翘的眼睑下面,然后,傲挺的鼻,性感迷人的薄唇。

    一边抹,宫沫沫更是忍不住的俯下身,在他的脸上,眼睛,鼻尖,落下一个又一个热吻,以前她会害羞,可现在,她什么也不怕。

    哪怕擦试他最神秘的地方,她除了有些羞赫,也没有什么在乎的了。

    她想,而令她奇妙的是,他有反应。

    宫沫沫每次都是红着脸替他完成,这是他身体上唯一一处有反应的地方,这令她有些羞于启口,但是,她还是告诉了医生。

    医生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世爵的那一场官司,已经在收尾的阶段了,简云因商业罪,获刑六个月,而凯琳的公司也做出了道歉,并且,将作品归还世爵公司,永不在用。

    这个结果,还算令琳达满意,而程漓月交给席家的稿子,也无需要再担心了。

    国际机场,一架私人飞机缓缓的停在了机场的私人停放坪,舱梯落下,从里面迈出一抹修长沉稳的身影,席锋寒手里挽着他的黑色西装,在两名空姐的迎接下,他一步一步迈下了阶梯。

    而在他的身后,他的六名亲信缓缓跟着迈下。

    夜色的机场里,  在亲信和保镖和簇拥下,席锋寒显得气势非凡,绝对的尊贵优雅,身为皇室的血统和身份,如今的总统,他叫舅舅,而他的母亲,是国家公主,所以,他的身份自然高贵非常。

    “席少爷,您的车已经按排好了,请您第一时间前去会见总统先生。”

    “好的!”席锋寒含了一下首,迈步走向了他的座驾。

    他刚刚做了一个国家访问回国,做为皇室一员,他的外交业绩和手腕一直是一流的,深得现任总统先生的喜爱,也在国家里建立了十分良好的形像,外界有传言说,总统先生似乎有意让他继大统。

    席锋寒的车子驶在街道上,他看着人来人往的车流,突然脑海里闪过了程漓月的身影,他的嘴角轻轻的弯了起来,有一个事实一直在等着他去证明。

    只是之前接到了通知,他只能先出国一趟,那么接下来的时间,他会慢慢的弄清楚程漓月和他的关系。

    目前,他唯一掌握的证据就是,她有着和母亲年轻时候,百分之七十的相似程度,加上她的年纪正好符合母亲失忆出走的那段时间。

    其实,席锋寒的心里,真得希望,这个女孩,就是母亲一直愧疚在心里的那个孩子,以前母亲有记忆的时候,她常常的偷偷的哭泣,只是,现在,她的记忆越来越不好了,她的心愿,他却一直不敢忘记。

    他希望,在母亲有生之年,找到这个女孩,虽然她不是他父亲和母亲所生的,他依然会认这个妹妹。

    晚上十点。

    程漓月在哄睡了小家伙之后,她便轻轻的回到了房间,只见宫夜霄赤着精健的上身坐在床上,手里拿着文件,而旁边的桌面上,还堆放着几份。

    程漓月不由心疼的掀被上床,朝他道,“要不,明天再看吧!”

    “没事,你先睡。”宫夜霄这几天手里堆了不少的事情,他必须尽快处理。

    “哦!陆俊轩那份股权的事情,你向他谈了吗?”

    “没有!他最近正被他公司的财务累得不可开交,过几天我会跟他谈,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处理好。”宫夜霄安慰一声。

    程漓月轻轻的搂住他的腰际,将小脸靠在他的大腿上,“我当然相信你,我只是担心陆俊轩知道我把股权给你了,他会不肯交给我。”

    “他给你股权,实际上是给他自已减轻压力,想用这份股权打动你,然后,也暗示着他不会与我为敌。”

    程漓月抿唇一笑,“他怕你啊!”

    “我会让他怕。”宫夜霄勾唇冷哼!

    程漓月突然感觉这个男人就是这么的霸气,从认识他开始,他在她的生命里,就一直霸道横行,程漓月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她只感觉身子有些酥麻。

    她突然轻轻的埋首下去,宫夜霄低下头,看见她这个动作,立即倒抽了一口气,“小家伙,你在干什么?”

    “嗯!没干什么,你忙你的。”程漓月有些闷闷的说。

    她都敢这样了,他还怎么忙?宫夜霄立即假装继续看文件,由着她,看看她能把他怎么样。

    直到。

    宫夜霄的神情瞬间绷紧了起来,这丫头什么时候学会的?竟然让他这么暗爽。

    程漓月有些得意的,继续。

    宫夜霄哪里还能看得下去文件了?他立即把手里的文件掉到桌上,把正在忙碌的小女人拉起,看着她这张湿润的小嘴,他立即丝毫不嫌弃的俯下身,吻住了。

    此刻,他已经把持不住要他的冲动了,这丫头,最近越来越让他不可自拔了。

    自从程漓月答应放弃措施之后,每次男人都必须要两个小时才能尽兴,程漓月有些后悔挑逗他了,原本以为十一点能睡觉的,硬是被他折腾到了凌晨十二点半,她再也没有一丝力气了。

    依偎在他的怀里睡着,而宫夜霄反而精神十分足,他按开了床头的壁灯,继续看文件。

    他看了一会儿文件,便情不自禁的低下头看着依偎在怀里睡得香甜的小女人,灯光下面,她的肌肤白里透红,小嘴微嘟,长睫毛落下的阴影,美得像一副画。

    宫夜霄看完了最后一份文件,他躺下身,把她紧紧的圈在怀里,在她的额头上轻轻的落下一个晚安吻,他才闭上眼睛,陪着她一起睡着。

    此刻,只有抱着她,他的睡眠才会达到最好的状态,仿佛成了一种习惯了,他想,这辈子,他也不会失去她的,他一定要好好的护她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