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6章席锋寒约见
    而这一切都只是在他的脑袋里进行,他的身躯只处于沉睡之中。

    他和宫沫沫仿佛隔了两个世界,宫沫沫在她的世界不断的呼唤,夜凉宬,在他的世界,不断的奔跑。

    晚上。

    小家伙带回了作业,今天开始写字了,小家伙认字的能耐很强,但写字的能力还在加强练习,不过,每次的作业,老师都会给一百分,因为他在同龄人里,他的字写得算工整漂亮了。

    必竟才是一个四岁半的孩子,程漓月和宫夜霄从来没有要求他更多,他只需要做他自已即可。

    晚上,宫夜霄还得努力的为生一个女儿做努力,程漓月在想通了之后,她决定就给他再生一个吧!宫家的子嗣这么单薄,必须多生几个。

    宫家虽然还有其它的亲戚,可是因为财产的分配,亲情仿佛已经断开了,只要宫夜霄手里撑握着宫氏集团,宫家那些人,以后也绝对不会真诚相待的。

    所以,程漓月也打算着,给儿子多生两个伴,这个世界上,最靠得住的,就只有亲情血缘。

    说到亲情,程漓月早已经放弃了寻找母亲的梦想,自从上次从梅姨那里又多了解了一些母亲的事情,她就想着,母亲当年走得一干二净,头也不回,说明,她肯定有更好的生活在等着她。

    现在,网络上也有不少狠心的母亲不要儿女的,见怪不怪了。

    即便她恨她,她也感觉不到,所以,程漓月决定,再也不生出想要寻找母亲的想法了。

    清晨,程漓月正在花厅里,和夏候琳修剪一些花园里刚开的玫瑰装饰厅堂,和夏候琳生活在一起,程漓月懂得很多生活的技巧,令生活过得优雅而精致。

    程漓月现在的花艺也做得格外的好了,她满意的拿着插好的一瓶花朵摆放到了餐厅的一个柜子上,夏候琳笑着赞道,“真漂亮,以后我们会多种一些花得种类,以后,每天都能让家里充满了花香的味道。”

    “还是伯母您教得好,我以前对这个一窍不通,不过,我倒是很喜欢画花朵。”程漓月抿唇一笑。

    “我以前在家里,也没有什么特长,倒是欢喜摆弄一些琴棋书画,还有就是插花,茶艺这些,不过,这些年在农庄忙碌着,也生疏了。”

    程漓月倒了羡慕,她以前为了养儿子,拼命的就是赚钱,接稿,画画,各种熬夜工作,年纪轻轻的,没有一点儿生活情调,现在,她觉得,放慢了步调,才会发现,生活,其实可以过得很精致。

    就在这时,她放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她拿起看了一眼,有些惊讶,是那个席少爷。

    难道他是因为画稿的原因打电话给她吗?

    “伯母,我出去接个电话。”

    “去吧!”

    程漓月拿着手机,一边接听,一边朝花园走去。

    程漓月礼貌的出声道,“喂,席少爷,你好。”

    “程小姐,好久不见,有空吗?我想约你喝杯咖啡。”那端,席锋寒的话一来就很直接。

    程漓月微微一愕,笑了笑,“请问有事吗?如果是设计稿的问题,我现在在休假,你找我公司老板就可以。”

    “不是因为画稿的事情,而是私人的事情。”席锋寒继续直接。

    程漓月眨了眨眼,她遇过最直接的男人,就是宫夜霄了,可现在,好像席锋寒比他还直接。

    “呃!这个…席少爷,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有一个儿子?”程漓月觉得有必要和他说清楚,要是想追求她,那他肯定是没机会的。

    她也不是一个喜欢被人缠的人,哪怕就席锋寒这样的家世背景。

    那端席锋寒沉默了几秒,随着他一声扑哧笑了出声,“程小姐,你误会了,我并没有想要追求你的意思。”

    这下,程漓月在这边闹了一个大红脸了,她咬着唇,做了一个哭的表情,她无语道,“对不起,可能我误会了。”

    “所以,我还是想约你出来喝杯咖啡。”

    “具体是什么事情,您不能在电话里说吗?”

    “不太好说。”

    “呃!今天吗?”程漓月问道,如果不是因为他要追求她,而是为了别得事情,倒是可以和他见一面。

    “对,你在哪里,我直接过来接你。”

    “不用不用,我开车出行吧!我们直接约见面地点。”程漓月客气道。

    “好!我发地址给你,你导航过来。”

    “好的!”程漓月应了一声。

    没一会儿,收到了席锋寒发来的地址,程漓月回到大厅和夏候琳说了一句要出去一下,夏候琳对她很通达,没有问她去干什么,只是让她注意安全。

    程漓月下到宫夜霄的车库里,这里面都是豪车,她可以随意的挑选,她看中了一辆不张扬,较低调的奔驰车,她直接开出了车库里。

    导航到了席锋寒约定的地点,程漓月在楼下停好车,打电话给席锋寒,他从咖啡厅里迈出来,一身黑色正装,梳着欧美大背头,露出山峰般棒角分明的面容,英俊中,透着一种威严气息。

    “你是刚从哪里开会赶过来的吗?”程漓月突然好笑的问,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皇室少爷面前,她竟然一丝紧张拘束感也没有了。

    大概是最窘的事情也谈论过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对,刚从会议室里抽身过来。”席锋寒抿唇一笑,目光温柔的凝视着她,不知道为什么,越看,越觉得她像极了母亲年轻时的样子,只是,她身上充满了现代感气息,又有了不同的味道。

    程漓月眨了眨眼,看着他微笑紧盯着她的样子,她有些愕然,他不是说对她没意思吗?这么看着她,就不怕她误会更深?

    “请吧!”

    程漓月一进咖啡厅,只见诺大的咖啡厅竟然被包场的感觉,没有一个客人。

    “你包场了?”程漓月好奇的问。

    席锋寒微笑应声,“嗯!我喜欢安静的气氛。”

    果然,有钱又有权的公子哥就是任性啊!一句喜欢安静,就可以包场。

    像她这样的身份,如果想要安静,只能自已躲远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