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6章陈霞吓破胆
    第6章陈霞吓破胆

    “好的!”席夫人点了点头,朝程漓月道,“漓月,我们先进去坐坐吧!”

    “好的,妈。”程漓月挽着她的手进去了。

    眼看着进去的一对母子,陈霞一张脸色阴沉着,朝店长冷冷道,“怎么只招待她们,不招待我?我也是你们这店里的贵客。”

    “对不住了,身份不同,我们的确需要区别对待的。”店长冷静机智的说。

    “什么身份不同?难道我的身份还差劲了吗?你们这种店,我让我儿子开上一百家都不是问题。”陈霞立即炫耀她的财富。

    店长立即笑起来,“对,陆家可是一等一的大富豪。”

    “你即然知道,还不把那对母女请出来,赶出去。”陈霞见店长对她的态度这么恭敬,便这么的要求着。

    “对不住了,如果你们两个人今天真要请一个人出去,那肯定是夫人您的。”店长十分有技巧的说。

    “你说什么?请我出去?凭什么?”陈霞立即不悦了,愤怒了。

    店长立即把她拉了一下,“您跟我到这边来一下。”

    陈霞气呼呼的跟着她走到旁边的靠窗旁边,躲过了服务员的耳目,店长叹了一口气道,“陆夫人,我知道您陆家有钱,可是,您知道刚才进来的那位夫人是谁吗?”

    “我管她是谁,我陈霞还怕她不成?”

    店长就要把陈霞的心吊起来,挫挫她的威风,必竟她在这里定制衣服,可没少让她受气,“那我可以告诉您,您真得避让着她一些,否则,惹出了麻烦,恐怕也不是您儿子能摆平的。”

    “为什么?她是谁啊!”陈霞立即惊震了睁大了一些眼睛。

    店长立即凑到了她的耳畔,轻声道,“她是我们这个国家最有权利的那群人。”

    陈霞立即惊恐的看着店长,“她是谁?”

    “她是我们当今总统的妹妹,也是我们国家十分尊贵的公主。”店长十分乐意的告诉她。

    陈霞的腿倏地一软,头皮发麻,脸色也变得极度的惊恐起来,“你说什么?她…她是公主?那…那她的女儿呢?”

    “那当然就是小公主了?”店长笑了一下,刚才看见席夫人身边的美丽女孩,一定就是本国的小公主了。

    “什么?不可能,不可能的…程漓月是公主的女儿?”陈霞的声音哆索起来,眼底的慌恐掩没了她。

    “陆太太,您刚才到底是怎么冒犯了她们母女,我一会儿进去,给您带句歉意。”

    店长的话,更是提醒了陈霞,她刚才怎么得罪了这对母女,说了那么多污辱的话,还骂了公主,“我…”

    天哪!她完全不敢再重复刚才说过的那些骂人的话,现在想想,她都有些发抖。

    皇室的人,儿子怎么能得罪得起?更令她不敢接受的是,程漓月怎么可能是皇室的公主所生的?

    这简直把她的心都给吓出来了。

    “那个,我有事,我先离开了。”陈霞立即想着要逃离这里,反正,让她道歉的话,她肯定是做不到的。

    “那好吧!有空再来。”店长吁了一口气,看着她吓得那样子,她心里也满意了一回。

    而在办公室里,程漓月也趁着这个时间和母亲讲诉了第一段婚姻的事情,也把父亲的股权的事情说了一遍,虽然和宫夜霄早在五年前就有过接触的事情,令她有些难于启口。

    席夫人听完,立即气愤不已,“这家人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么对你?”

    “妈,  你放心吧!夜霄不会放过这家人的。”程漓月安慰道。

    “我都不想放过她们,以后,我让你哥着重去查查这个陆氏集团,简直太器张了。”

    “不用,哥太忙了,别让他费心,你夜霄帮我就行了。”程漓月伸手安慰着母亲,“妈,  别生气了。”

    这时,店长推门进来,她一进来,就有些歉然的看着席夫人,“夫人,对不起,我刚才把您的身份给透露给那位夫人了,我想她以后绝对不敢再冒犯您了。”

    程漓月怔了怔,这个店长把妈妈的身份告诉陈霞了?

    “那她有没有说什么?”

    “吓得赶紧跑了,她一听说您是公主,而您身边这位小姐是小公主,她脸色都青了。”

    席夫人冷哼一声,“她这种人,就该受受这种惊吓,别以为什么人,她都可以不放在眼里。”

    程漓月看着母亲,发现她威严起来,也是备有气势的。

    店长立即笑着走过来,“对,您说得对,您别生气了,今年出了很多新款,我给您拿画册挑选一下吧!”

    “好的!”席夫人总算平静了下来。

    程漓月也松了一口气,她根本不想把自已以前的事情,说出来让妈妈操心的,可是,没办法遇上陈霞了。

    陈霞这会儿的身影走得很快,她一看见门外停着三辆黑色的轿车,她就心虚的小跑到了她的司机车前,拉开车门坐进去。

    伸手拍了拍胸口,惧意未消。

    “夫人,您怎么了?”司机回头问道。

    “没…没什么,现在送我去一趟我儿子那里。”陈霞觉得这件事情,一定要告诉儿子,而她此刻,也真得后悔了,就是因为不想承认当年他们陆家的错,所以,每次看见程漓月。

    她就想着把这种错误算在她的头上,可没想到这次竟然得知她的身份,还有皇室公主的母亲。

    她真得吓了半条命去了,她平常在一些商人妇面前炫耀一下,威风一把也就算了,可是,皇室的人,她可是惹都不敢惹的。

    陈霞这会儿也是满心疑虑,程漓月怎么可能是皇室公主的女儿?难道程漓月是公主在外面的私生女儿?

    不管是不是,她这会儿,都感觉程漓月简直就是幸运到家了,攀上了宫夜霄,又有了皇室母亲,儿子又把百分之十五的股权合同还给她了。

    天哪!如果不是当年他们的失误,让宫夜霄睡了她,她哪里来这样的福气给宫家生孩子?有了孩子,才认识宫夜霄,才和他在一起的。

    说起来,陈霞暗哼想着,程漓月是不是该感谢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