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2章宫严找上门
    给小家伙穿好衣服之后,宫夜霄把他紧紧的抱在怀里,轻吻着他的额头,让他安静下来,小家伙大眼睛水汪汪的,还禽着一汪的眼泪,好不可怜。

    小家伙渐渐退下了热,却在天亮的时候,又发烧了,同样是三十九度不退,医生建议打药水,小家伙也怕打针,当他一只手被护士握住,他的小嘴巴已经无声的扁下来了,眼泪大颗大颗,哭声才渐渐的响了起来。

    程漓月也有很久没见过小家伙这么受罪了,心疼的眼泪也在眼眶里打转,最后,小家伙输了液,安静的睡在宫夜霄的怀里,程漓月朝宫圣阳夫妇道,“伯父伯母,你们去休息吧!这里我和夜霄看着。”

    “不,我们陪着。”夏候琳可一刻也不想离开。

    “爸妈,不过是发热,打了药水就退了,你们也安心去睡吧!这里有我和漓月守着。”宫夜霄也心疼父母年纪大了,怕熬不住夜。

    夏候琳和宫圣阳一对眼,想到他们必须去睡会儿,等过几个小时,还得来替换这两个年轻人。

    他们一走,程漓月一双眼睛心疼又认真的看着被宫夜霄抱在怀里的儿子,轻轻的摸了摸他的额头,小家伙一张漂亮的小脸蛋,这会儿正睡得香,小嘴微张,露出两颗乳牙,可怜,却也不失可爱。

    宫夜霄的目光突然心疼的看向程漓月,程漓月不由轻笑道,“你看着我干什么?”

    “以前,只有你一个人带他,一定很幸苦吧!”宫夜霄心疼得是她的以前,小孩子哪个不生病的?特别是一至三岁,孩子正在发育身体,每到换季的时候,发热,感冒,这都是常事。

    他心疼她以前只有一个人来处理这件事情,她该有多幸苦?

    程漓月以前的确幸苦,半夜抱着儿子跑医院的次数也不少,只是,这一切,对她来说,都不是幸苦,只要儿子健康平安,要她怎么做值得。

    “过去的事情,还提干什么?儿子的健康最重要,那些都不算什么。”程漓月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

    宫夜霄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后脑勺,目光里的心疼没有散去,“从今以后,我会一直陪在你们身边,任何事情,我们一起面对。”

    程漓月也知道他心疼儿子,她抿唇一笑,“好!”

    小家伙有第二天早上七点就退烧了,回到宫家,孩子由夏候琳他们看着,程漓月已经很累了,她以为宫夜霄会陪着她一起睡会儿,她一进房间,就看见这个男人立即换上了衬衫西裤,一副要出门的正装打扮。

    “怎么还要去公司吗?”程漓月立即焦急的抱住他。

    “嗯!我会去办公室里休息一会儿,你在家里好好睡觉,医生会过来守着小泽,不用你多担心。”

    “可是,我担心你。”程漓月不想让他去公司。

    “没事,下午我会早点回来。”宫夜霄拍了拍她,又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一下,“赶紧去睡会儿,脸色都熬苍白了。”

    程漓月只好目送着他出去,而她,一时竟也睡不着,心疼着他呢!

    宫氏集团。

    宫夜霄刚刚到办公室里,他让颜洋送来了一杯特浓咖啡,他一边打开电脑看邮件,一边品偿着。

    十点左右,他的内线电话响起。

    “宫总,刚才前台打电话说,宫二爷来了。”

    宫夜霄知道,宫严要来,谁也拦不住,他只能见他,他挂断电话,修长的手指敲击着健盘,回复着邮件,没一会儿,他的门急敲了一声,颜洋推门迎着宫严进来。

    颜洋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宫夜霄,然后,关门离开了。

    “二叔,怎么有空过来这里?”宫夜霄的目光看向走来的宫严,他的面色有些复杂难测,但宫夜霄知道他为什么而来。

    宫承伟欠了赌场的债,赌场肯定会在第一时间过来抵押公司的,准备拍买回本的。

    “夜霄,你知道承伟的事情吗?”宫严的目光看向他。

    “二叔指得是哪件事情?”宫夜霄眯眸寻问。

    “他说,他打电话给你,而你,并没有对他进行帮助是不是?”

    “二说指得是他在赌场输光身家,还抵押公司这件事情?我当然知道,他的确打过电话给我。”宫夜霄点头。

    宫严的脸色立即不悦,甚至有些生气的瞪着他,“他那个时候还被关押在看守所,你竟然也能不闻不问?甚至不关心?”

    “我当时比较忙,走不开,而且我相信承伟的身边肯定有人能救他出来,不过,承伟向我求助得不是把他从看守所里救出来,而是,让我拿出十一亿美金去救他的公司。”

    “那你为什么不拿?”宫严的目光立即气愤责问。

    “二叔,凭什么让我拿?”宫夜霄目光冷冷反问。

    “因为你手里握着宫氏集团,而那其中有三分之一是属于我们父子的。”宫严立即强词夺理道。

    宫夜霄冷哼一声,“二叔何以敢说这公司有你们的一份?”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爷爷面前做了什么文章,如何抵毁我们。”

    “二叔,如果你这次来真得是找我救场的,那么请你想清楚再来找我,如果你只是来呼吁不公的,那么,我帮不了你。”宫夜霄说完,起身有逐客的意思。

    宫严今天的目的,的确就是来求他出手救家里的公司的,可是,他对宫夜霄一直都是以长辈自居,如今,让他屈尊恳求,他还真得拉不下这个脸。

    “夜霄,十一万美金对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你何不就帮了我们这一次?”宫严为了儿子,还是低下了一些头。

    宫夜霄面色沉郁了几秒,“那二叔觉得,我这是给,还是借?三叔那边怎么办?”

    宫严的脸色微微一变,他想要的,自然是让宫夜霄给,但他想借也无访,反正不用还。

    “老三那边,我会做工作,你就借给我吧!”宫严咬了咬牙道。

    可宫夜霄却不能放松,“最好这件事情,叫上三叔一起商议,有什么意见,大家能一致同意。”

    宫严立即气了,这件事情,他还捂着呢!要是传出去,他的面子被儿子都丢光了,他阴沉着脸,一时不想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