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8章宫沫沫想要孩子了
    第468章宫沫沫想要孩子了

    在渡假村里玩了几天,程漓月便想儿子了,宫夜霄的私人飞机直接回国。

    回国之后的第一个晚上,宫夜霄和程漓月便邀请了几个家人过来,宫沫沫和夜凉成,席锋寒母子,程漓月的表哥战西扬也正好在席家,就一起过来了。

    今天,宫家显得十分的热闹非凡,程雨泽小家伙可谓是焦点人物,  现在家里就他一个小家伙,每个人看着他,都是宠爱的目光。

    夜凉成知道自已在晕睡的时候,小家伙竟然和他说了一下午的话,他就感动极了,不愧是他认得干儿子。

    席锋寒和战西扬两个大男人,也十分喜欢这个聪明又帅气的小家伙,而当在餐桌上宫夜霄宣布他们即将有第二个孩子的时候,所有人都惊喜之极,夏候玲和席夫人相视一笑,这下,他们又要做奶奶和外婆了。

    这种满足和欣慰,只有老人才能体会到,到了这个年纪的他们,只希望膝下儿孙满堂了。

    宫沫沫羡慕的挽着程漓月的手臂,“漓月姐,这次生一个女儿吧!凑成一个好子。”

    程漓月抿唇一笑,“我也希望是一个女儿。”说完,程漓月轻轻的凑到她的耳边,“你也要加油哦!”

    宫沫洒沫立即羞得俏脸微红,她偷偷的看向夜凉成,正好撞上他一双深邃的笑眸里,她不由又扭开脸来,不好意思了。

    “即然第二个孩子都有了,那就让夜霄和漓月赶紧商量一个日子,要不要把婚事给办了吧!”夏候琳说道。

    宫沫沫摇摇头道,“我觉得不行,漓月姐前三个月要小心一些,要是结婚的话,压力又大,而且,忙得事情还很多,不利用安胎。”

    宫沫沫的话,让旁边宫夜霄也紧张起来,程漓月原本就有结婚阴影,万一结婚给她造成了心里压力呢?

    程漓月此刻倒是顺其自然了,连第二胎都有了,她今生就已经认定这个男人了,不过,沫沫说得对,孩子要紧。

    “结不结婚也没事,等生下这个孩子再结也可以。”程漓月表态道,她知道夏候琳的意思,结婚是对她的负责,也是给她安心。

    席夫人道,“就依漓月说的话,等生下这一胎的时候,再办个热闹的婚礼吧!”

    说完,席夫人看向旁边坐着一对俊美的男人,“你们两个也得抓点紧了!年纪都不小了。”

    “阿姨,我才二十七岁,不着急,你倒是着急一下表哥吧!”说完,拍了拍席锋寒的肩膀。

    席锋寒只好笑了笑,“我也不着急。”

    “你们不着急,我们这些老人着急啊!”席夫人嗔怪的看着他们。

    旁边,宫沫沫和程漓月抿唇一笑,乐了起来。

    席锋寒和夜凉成可是平常打交道在一起的,一个是年轻的首长,一个将可能是未来总统接班人,没想到,现在又成了一家人,两个人男人倒也聊了不少。

    晚上九点半,大家也都开始回去了,程漓月送母亲到了门口,叮瞩着他们晚上开车小心一些。

    而席夫人也握着她的手,多有叮嘱,程漓月一句一句都听在心里,怀着这一胎,她真得很幸福,有家人的陪伴,她勇气十足了。

    目送着他们离开这后,程漓月的身后,宫夜霄揽住了她,两个人进入大厅,发现小家伙还没有睡。

    “小泽,怎么还不回房间睡觉呢?”程漓月立即把儿子拉到怀里。

    “妈咪,我可以听听妹妹的呼吸吗?”小家伙说完,蹬下身来,把小脑袋紧紧的凑到她的小腹处听起来。

    程漓月笑着抚摸着他的小脑袋,“你妹妹还小呢!她还太小了,你听不到的,等她长大一些,再让你听好吗?”

    “嗯!我等着妹妹出生,我要好好的照顾她。”程雨泽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一个胖嘟嘟的小妹妹来。

    “好了,爹地带你去睡觉,让你妈咪也早点儿睡觉。”宫夜霄现在负责陪着儿子了。

    跟着这一对父子上了二楼,程漓月还是不舍的儿子,陪着他进了房间,看着他躺在他的小床上,程漓月的内心其实多少有些心疼儿子的。

    以后,就多了一个小家伙来抢他的目光了。

    把小家伙哄睡之后,宫夜霄回到房间,程漓月已经躺下了,肚子里又有一个小生命的感觉,令她感到奇妙起来,这令她想起了儿子在肚子里的时候,四个月第一次的胎动,仿佛一条小金鱼般游动了一下,她想,再过三个月,肚子里的小家伙也会动了。

    宫夜霄赤着上身上床,他侧下身,把她轻轻的圈在怀里,支着手肘就这么打量着她。

    “看着我干什么?”程漓月笑问。

    “你好看。”

    程漓月不由心头一甜,“那我很快就会难看了,等我肚子大起来,臃肿的像个水桶,你到时候,抱都抱不起我。”

    宫夜霄不由扑哧一声笑起来,“不会,那个时候的你会更美。”

    程漓月的心里更甜了,她伸手环住他的腰身道,“你也要惨了。”

    宫夜霄立即知道她指得是什么,他轻轻的括了一下她的鼻尖,“放心,我会为你禁欲的。”

    程漓月扑哧一声笑起来,他竟然还一听就懂了。

    “一年多哦!”程漓月有些得意的说。

    “自从五年前碰过你之后,我不是禁欲四年多了吗?一年多,不算什么。”宫夜霄十分有自信把持得住。

    程漓月满足的吻了吻他的胸膛,“嗯!”

    宫夜霄低下头,他的心里只希望着,这一年不会发生什么事情,他要亲眼看着他的第二个孩子出生。

    那将是一件多么自豪的事情。

    程漓月累了,她轻轻的闭上眼睛,沉入了梦里。

    宫夜霄将她轻轻的纳入怀里,却一时之间兴奋的睡不着。

    在另一间昏黄的房间里,宫沫沫依偎在夜凉成的怀里,她抬头看向身边的男人道,“夜凉成,我们要一个孩子吧!”

    夜凉成微微一怔,“现在就想要?”

    “可以吗?”宫沫沫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

    夜凉成想了想道,“不行,我现在的身体太虚弱,加上躺了这么久,也注入了很多的药水,我必须要好好的缎练一段时间的身体,我们再要的孩子,才会更加的健康,再等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