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事件在发酵
    陆俊轩震惊的回到前台,前台小姐拿起一张纸条递给他,“这是您的朋友艾米丽小姐临走时留下的。”

    陆俊轩的心瞬间沉落到了谷底,他急忙拿过纸条,只见上面艾米丽用中文留下一句话,“俊轩,对不起,我有急事需要出国一趟,日后联系。”

    陆俊轩几乎要崩溃了,在他最需要一个女人的时候,而这个女人竟然不在他的身边,只是这样留下一个字条就离开了?

    前台小姐见他的表情十分难看愤怒,不由关心的问道,“陆先生,您没事吧!”

    陆俊轩愤愤的握拳捶了一下柜台,大步迈了出来,  而这时,他的电话响了,他看了一眼是沈父打来的,他只下耐下性子接起,“喂。”

    “俊轩,你那里有君瑶的消息吗?如果有消息你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们。”沈父的声音显得很沧桑。

    “好,如果我有的话,我一定会通知你们。”陆俊轩的声线平静回答。

    但他的内心却无法平静下来,反而一寸一寸在崩烈,他坐进车里,低下头看着自已的双手,已经背着一条人命了。

    他以前渴望权势,渴望金钱地位,可现在,他渴望的,只是一个清白无罪的身份。

    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陆俊轩双手掩住了脸,内心在一遍一遍的寻问着自已。

    而对于陆俊轩现在的处境,他的家人却毫无所知,陆雅睛不时的关注着新闻上面的动态,当看见沈君瑶还是没有消息的时候,她还说出来,让陈霞一起开心开心。

    “妈,你瞧瞧,这沈君瑶真是活该,到现在也没有消息呢!”陆雅晴一边吃着零食,一边幸灾乐祸的说。

    陈霞的内心也十分痛快,她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子嗣,全是沈君瑶这些年不生育导致的,要是陆俊轩当年没有和程漓月离婚,而是帮助程漓月把身世找回来,她说不定就儿孙满堂了,还得到了皇室这样的一个亲家。

    沈君瑶在她的心里,就等于一个扫把星的角色了。

    她也是巴不得她没有什么好下场。

    下午,陆俊轩在两点左右到达了公安局接受审问,做为和沈君瑶正在办理离婚案件的前夫,他的名单已经在嫌疑犯的列表中了。

    坐在明亮的审问堂上,哪怕曾经潇洒华贵的富家公子哥,此刻,也看起来颓废不堪,陆俊轩立即伸手挡了一下灯光,脸上闪过一丝不悦。

    在强灯照射下,审问他的两个民警第一眼就发现陆俊轩脸色憔悴,明显有熬夜睡眠不足的症状。

    “陆先生,看来你这两天好像没有休息好啊!”民警避开敏感的话题,笑问道。

    陆俊轩能坐在公司总裁的位置,自然敏锐性强,他笑了一下,“我一个人管理着几万人的公司,我每天工作将近十五个小时,你觉得我可能休息好吗?”

    “陆先生的能耐,我们都有目共睹,为我们社会也做出很多的贡献,但是,今天,我们还是要走一番审问程序。”

    陆俊轩立即心头一凛,点了点头,“请问吧!”

    第一番的审问,陆俊轩十分巧妙的避开了,他把那天晚上约沈君瑶出来签离婚协议,他这一点,倒是做得天衣无缝,因为那天晚上陆俊轩的确在凌晨一点左右给沈君瑶的卡里打了一笔钱。

    “陆先生,我们会请求你出示那份原始离婚协议文件,我们需要做为证据保存。”

    “可以。”陆俊轩淡定的回答,他确定自已的笔迹已经和沈君瑶的签名,没有什么差别了。

    “我可以走了吗?”陆俊轩朝警方问道。

    “可以的,但是,我们暂时会取消你的一切出境活动,必须留在本市,否则,我们将依法处置。”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把我当成了嫌疑犯了吗?”陆俊轩愤怒的拍案而起,“她曾经是我的妻子,我们深爱过,我怎么可能对她做出什么事情!”

    “陆先生,我们目前只能把沈小姐当失踪案来处理,如果你有什么其它线索,可以立即透露给我们。”

    陆俊轩气呼呼的迈出了警局,在他坐进车里之后,他立即松了一口气,终于,在警方这一关,他算是过了,只要警方没有找到新得证据,那么沈君瑶只能当作失联或是失踪案来处理结案。

    而他知道,这辈子也不会有人知道沈君瑶死因,更不会知道她在那里。

    只要警方结案,那么这件事情,就可以永远沉下去了。

    陆俊轩的车子驶出了警局,也在这时,一辆蹬守在警局外面的黑色轿车里,一名保镖向宫夜霄汇报情况。

    “宫总,陆俊轩刚刚从警局出来。”

    “好,你继续跟踪他,不要被他发现,随时把他的情况汇报给我。”那端,宫夜霄的声音低沉命令。

    宫夜霄站在落地窗前,原本他是想着透过关系去警方查询陆俊轩的审问情况,但这件事情现在过于敏感,加上程漓月和沈君瑶以往的恩怨,说不定她也要被卷进去调查。

    所以,宫夜霄只能采取跟踪陆俊轩的方法,他相信沈君瑶已经死了,而陆俊轩已经毁尸灭迹,说不定,他已经在沈君瑶死这件事情上,掩盖了一切的证据。

    这时,宫夜霄主动打电话给了程漓月。

    “喂!”

    “沈君瑶失踪的事情你知道吗?”

    “我知道,我在网络上看见了,找到了吗?”程漓月以为他主动打电话过来,有了新消息。

    “还没有,我怀疑沈君瑶已经死了。”宫夜霄直接启口。

    程漓月在那端吓了一跳,“什么?你怎么如此确定?”

    “这件事情我晚上回去跟你说,但现在,我需要你做好准备,如果警方传唤你,你必须立即给我打电话。”

    程漓月吃了一惊,“我也会被传唤?”

    “现在还不知道,在沈君瑶的尸体没有找到之前,只能认定是失踪案,而不是杀人案,但我需要你先做好准备,不管面对什么,别怕,有我在。”

    他低沉的嗓音,安定,有力。

    令那端的程漓月刚才有些惶惶不安的心,立即就被温暖的包裹着,她轻声问道,“嗯!我知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