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7章不许她死
    飞羽的身子直挺挺的躺在地上,身亡。火火单膝跪在地上,她的手捂住了左胸的血口,在席锋寒的保镖回头之际,他们看见了他们的总统,大步冲到了火火的身边,他们原本想要立即击毙这个女杀手,却瞬间把枪指向了安全的位置。因为总统

    的身躯挡住了他们,他们不敢用枪指向总统的身上,但他们看见了受伤的女杀手,她的枪扔在一旁,她的攻击性减弱了。

    但两个保镖仍在第一时间单膝跪在席锋寒的身边,持枪警惕着四周。

    “总统先生,救援直升机五分钟到达。”保镖朝他汇报。

    却发现席锋寒的怀里,他的健臂搂住了这个浑身是血的女孩,他的目光充满了焦急和某种惶恐,他的手死死的按在火火那流血不止的血洞处,仿佛想要拼命的挽救她的生命。

    火火伸出未染血的那只手,轻轻的抚摸在他英俊的侧脸上,“我…我从未想过要杀你…对不起

    。。”

    说完,她的眼神陷入了一种恍惚之中,仿佛生命正在渐渐的流逝,可她对这个世界还有留恋,似乎并不想就这样离开,然而,她身上的血却毫不留情的夺走她的生命。

    “别死,不许死,我不管你是谁,我现在命令你不许死。”

    “我的名字…叫火火…”火火说完,她想要再一次抚摸他的面容,手却渐渐的无力捶下。

    席锋寒立即握住她的手,感受着她手心里消失的温度,他嘶声低吼,“不要死,我不准你死。”

    火火恍惚的目光,突然因为他这句话又多了几丝亮彩,她突然有些用力的挣开了他的怀抱。

    席锋寒一时之间竟然没有抱住她,火火啷呛从地上爬起来,她用尽了力气跑向了离江边只有两米的护栏。

    席锋寒意识到她要做什么,他突然想要追过去阻止她。

    可是,那是一个目标区域,两个保镖几乎同一时间把他死死的按压在地上,“总统先生,你不能过去。”

    “不要…火火…”席锋寒在最后一刻,呼唤着她的名字。

    火火回头突然一笑,在她苍白又有些破破的脸上,竟然美得惊人。

    她突然旋身,远处是灿烂的晚霞,染红了半个天空,她张开双手,风吹起她脑后的长发,她仿佛风中的受伤脆弱的蝴蝶,她的嘴角弯着一抹凄美的微笑,飘然落进了深沉的江面里。

    “不…”席锋寒本能的伸出了手,仿佛能阻止什么,可是他却什么也阻止不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从眼帘消失的白色纤影…

    席锋寒高大的身躯突然颓丧到了极至,仿佛有一种无形的重力狠狠的击打在他的身躯上,令他浑身所有的力量都失去了。

    他亲手杀了她。

    这个出现在他的生命里,短暂却神秘的女孩。

    她仿佛一汪弱水包裹住了他的心脏,令他坚硬从未波动过的心,注入了一股暖流,可是,他却亲手的杀了她。

    货车上。在火火的身影突然出现在栏杆面前的时候,同样屏住住呼吸,伸出手仿佛想要抓住她的,还有躲藏在货车里的黑原,他竟忘了手里的狙击枪,也忘了一切,好像天地之间,只有那一片被江水吞并消失的身

    影。就在这时,天空上传来了巨型螺旋桨的身影,六架军事飞机盘旋在头顶,而在一端的货车后面,冲出了数十道特种兵的身影,他们的盾牌形成了强大的保护区,他们将席锋寒紧紧的围在其中,席锋寒的保

    镖伸手扶起了地上的男人,在特种兵的保护下,从货车的旁边安全离开,护进了一辆军用装甲车,席锋寒的身边,两个保镖一左一右的将他保护,同时,抽出纸巾给他清理手上的血迹。

    那是他沾染着火火身上的血,突然,席锋寒沉声道,“不用擦了。”

    保镖赶紧停下动作,而他修长的手指染着鲜红的血迹,他轻轻的握住了染血的双手,成拳。

    车子以最快的速度驶离,身后,将是一场持久站,货车里面的黑原发疯似的横扫着四周的车辆,一声高过一声的爆炸声响起。

    场面异常的激烈。

    席锋寒的目光落在左边的这条江面上,江水清澈平静,水流缓慢,仿佛一口能吞并一切的黑洞,而他知道,这江水里,染上过那个女孩的血,吞噬了她的身体。

    “总统先生,请问刚才你想要救的那个女孩是谁?”保镖好奇的打听了一下。

    “她救了总统先生。”另一个保镖感叹道,一个女杀手竟然救了总统先生。

    席锋寒轻轻的勾了勾唇角,有些艰涩的出声,“她谁也不是。”

    然而,保镖却并不相信,因为刚才他们看见了总统先生眼里,最深沉的哀恸。

    席锋寒被送回他的家里,他的院落四周,至少在五十多名特种兵守护着。

    此刻,席锋寒的身影坐在沙发上,他的双手依然染着血迹,只是血迹已经凝固,鲜红的颜色,有些触目惊心。

    席锋寒的脑海里,是火火落江的最后一抹微笑,他知道这个女孩的微笑一直很美,可是,却成了唯一的记忆。

    席锋寒微微仰起头,深幽的眸底闪过一抹湿润,这时,门外传来了推门声,他的助手走进来。

    “总统先生,今晚的恐怖行动,已经惹起动荡,我们如开了一个紧急的发布会,希望您能亲自证明您的安全,以定民心。”

    席锋寒眸光敛收,含首起身。

    “总统先生,您手上的血,是不是该洗一下?”助理提醒他,同时,也有些惊讶总统手里染上的血,而刚才他向保镖确定过了,他没事,没有受伤,可是他手里的血是谁的?

    席锋寒微微一怔,垂下头,终于,他要把这个女孩在他生命中最后的一丝存在,也要洗掉。

    因为他要面对他的人民,他要迈向他的责任和使命。席锋寒从洗手间出来,他的双手干净修长,而他的面容,也森寒逼人,浑身散发着王者般的气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