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婚礼开始了
    宫夜霄说走就走,从警局回来,他立即招集了他手下的保镖公司所有保镖,近五十个精英战队,全部登机,准备前往e国。

    宫夜霄也向席锋寒打了一个招呼,有了程漓月的消息,他也十分的激动,在电话里,他十分认真的启口,“夜霄,把漓月安全带回来。”

    “我会的。”宫夜霄点头应声,他一定会带她回来的,宫夜霄仔细的观查过他们登机的照片,发现程漓月并不是被捆绑或是威胁上飞机的。

    她是自已上飞机的,而且,那个年轻男人也并不像是坏人,只是,他为什么突然带走她?

    他有什么目的?在这些天里,她会好好的保护自已吗?

    一系列的事情,在宫夜霄的脑海里展现,而他最迫不及待的,不过就是赶过去寻找她。

    岛上。

    一场十分盛大的婚礼成了为岛上最热闹的事情,而这里众多的佣人齐力帮忙,别人需要一个月的时间,而她们三天就布置完成了,这场婚礼,赫尔曼家族没有请多余的人,这场婚礼,只是岛上的人参加。

    因为这个家族一向低调而神秘。

    在宽敞的试衣间里,程漓月已经试完了一套婚纱和珠宝,而婚礼悄然就在明天了,她的心里好像还没有足够的准备好,可是,她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拒绝兰迦还有这个老爷爷。

    因为她是叶小诗,爷爷在信里托附给这个家族的人,她也会想,也许在她失忆之前,爷爷曾经和她提过这件事情吧!只是,她完全不记得了。

    所以,虽然对于这场婚礼,她没办法拒绝。一个失忆的人,她的人生被兰迦重新画上了一道身份,禁固着她,加持着她所有的想法,都围绕着她是叶小诗这个人,而赫尔曼老爷子的期望,和他讲诉得那些过命交情,令她对于这场婚礼,有了一个理

    由。

    清晨。转眼就到了,程漓月从一场恶梦中醒来,梦里,她好像梦见一个看不清楚面容的男人,他十分霸道的命令她,不许结婚,她在梦里一遍一遍的问他,为什么不许?可是,那个男人却是模糊的,仿佛一道影

    子,而令她心窒的是他那低沉愤怒的声音。

    程漓月就这么给惊醒了过来,看着窗外又是一个清晨了,她伸手抹了一层额头上的细汗,佣人已经在敲门了,“叶小姐,您醒了吗?您该起床准备婚礼的事情了。”

    程漓月叹了一口气,闭上眼睛,努力的回忆着梦里的那道声音,那是一道磁性又霸道的男声,说得是中文。

    他是谁?还是,这只是一个梦吗?

    倏地,门推开了,兰迦的身影从外面迈进来,程漓月立即拿被子往胸口一遮,她只是穿着一件睡衣而已。

    兰迦看着她这个可爱的动作,抿唇一笑,“今天就是我们的婚礼了,你还这么害羞?”

    “我们可以不可以推迟结婚?”程漓月朝兰迦寻问道。

    兰迦皱了皱眉,“为什么要推迟?”

    “我不知道…我总觉得我们…我们太快了,我们还没有互相了解彼此。”

    “这个婚礼是给我爷爷看的,他病得很重,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我们结婚,婚后的生活,足够令我们了解彼此。”兰迦不希望她退缩,昨天,他把她的那副画挂好了,那副画漂亮得仿佛大师级的作品。

    程漓月呼了一口气,“你先出去吧!我换一下衣服就出来。”

    “今天天气很好,很适合举办婚礼,你今天一定会是最漂亮的新娘。”兰迦笑起来。

    程漓月的心却有一种慌慌然。

    在万里无云的天上,一驾豪华飞机正在上空,由于对海面上的地形不熟悉,飞机从昨天到现在,已经有了几次的脱离航线,连最有经验的飞行员,都对这一片的海域地形有些吃力。

    他们在三个小时之前的一座城市加满了油,这次,无论如何,也必须寻找到这座岛。

    宫夜霄坐在驾驶舱的后面位置,一双犀利的目光望着巨大的海平面,寻找着可能出现居住的岛屹。

    程漓月在佣人的帮助下,穿起了她之前试过的那一套婚纱,白色的披纱长长的拖到了两米左右,她的身上带着成套的玫瑰型珠宝,在她美丽的容颜上,更衬出了喜庆的气息。

    “叶小姐,婚车在楼下,我们该去礼堂准备了。”

    程漓月微微紧张的握住了拳头,深呼吸一口气道,“我可以找兰迦谈谈吗?”

    “少爷就在楼下。”

    程漓月一步一步的从楼梯上迈下来,正在楼下大厅里的兰迦正和自已的手下交谈着,猛地,他的目光瞠大了几分,看着一步一步迈下来的女孩,魂直接被勾走了。

    好美的女人,穿上婚纱,简直美得叫人屏息,身段纤细,头纱盖下,显示出了一道蒙胧的美感。

    程漓月走到他的身边,她未掀头纱,直接朝兰迦道,“我有话跟你说。”

    兰迦把大厅里的人都退出去了,留下安静的空间,他凝视着她问道,“有什么事情说吧!”

    “有件事情我希望你能答应我。”

    “你说。”

    “今晚我不想洞房,我想,等我什么时候准备好了,我们再行夫妻之礼。”

    兰迦俊颜闪过一抹失落,他知道,这个女孩的心里还没有他的地位呢!

    “好!我答应你,今天是婚礼的时间,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兰迦没有为难她,他尊重她,因为他这次把她带到岛上了,是他有些自私了。

    程漓月听他答应了,她不再说话了,兰迦牵起她的手,“走,我们该去殿堂了。”

    天空上,当飞机降到了一个低层时候,只见云雾的背后,一座神秘又庞大的岛屹出现了,那里设有飞机多条飞机跑道,宫夜霄双眼闪过一抹激动欣喜,终于找到了这个岛。

    “老板,我们需要请求对方的同意才落地吗?”机长寻问道。

    宫夜霄冷冷哼了一声,“不需要,直接降落。”机长立即看见一条清空的跑道,他在天上盘旋了一般,直接朝那跑道降落而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