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3章好好疼她
    深夜十点,宫沫沫终于松了一口气,小家伙现在可粘着她,所以,晚上睡觉都要她哄睡了才愿意睡觉,今晚,夜家夫妻带着家里的小公主睡了,因为,他们可是还想着继续抱孙子呢!

    而且,儿子最近都在基地那边工作,两个年轻人也过着聚少离多的生活,难得都回来了,当然得给他们充足的私人空间才行。

    宫沫沫这趟旅行回来,整个人也累得不行了,虽然轻松,可是,有个小家伙在身边闹来闹去,还是身心俱疲,此刻,她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个安稳的觉了。

    她推开门,只见卧室里靠窗位置的沙发上,一抹明亮的台灯旁边,坐着一抹挺拔有型的身影,他的手里正拿着一份文件在看,见她进门,他低沉一笑,“睡了?”

    宫沫沫抿唇笑点点头,“总算睡了!”

    夜凉宬见她一脸疲倦,他放下文件走到她的身边,健臂把她以公主抱的方式把她抱起,把她放在沙发上坐下,然后,他转到了沙发的后背,温柔的大掌落在她的细肩膀上,以轻柔的力量替她捏揉着肩膀。

    宫沫沫满足的闭上眼睛,享爱着自家男人周到的服务,夜凉宬自上而下的打量着她柔美的面容,忍不住的一边揉捏,一边薄唇便在她漂亮的锁骨处烫印属于他的印迹。

    宫沫沫立即咯咯低笑起来,“嗯!好好捏肩啦!”

    夜凉宬哪里能好好捏?指腹间全是她滑腻如牛奶般的肌肤,鼻间是她沐浴后的香气,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而且,还禁欲了大半个月的男人,他想她都快想出毛病来了。

    夜凉宬不捏了,俯下身,薄唇轻轻的吻在她蝴蝶骨上,大掌开始脱衣服了!

    宫沫沫心儿一荡,她哪里能拒绝,她媚眼如丝的仰着头,而夜凉宬就这么站在沙发的后面吻了下来,两个人颠倒着,可是这个吻,却是一点儿也不含糊。

    吻着吻着,宫沫沫搂着他的肩膀,从沙发上站起来,男人强健有力的手臂立即轻松的托起她,让她两条细腿环住自已,走向了身后灰色的大床。

    接下来,开始进入最美妙的时间。

    这个世界,仿佛都在被温柔善待着。

    两天之后,兰迦的别墅里,终于医生提着工具主动上门给他拆线,他实在忍受不了被包扎的样子了,很傻,很难看。

    医生查看他的伤口,恢复得很平整,隐藏在他的发际线的靠里一些,丝毫不影响他这张完美英俊的面容。

    在拆了线的第一时间,兰迦就回房洗头洗澡,半个小时之后,他身上套着一件休闲的白色衬衫,配着剪裁合身的亚麻长裤,浑身散发着一种贵公子的气息。

    在沙发上等着他的叶小诗,微微看呆了几秒,当他的可恶在心底消失之后,她才真正的仔细欣赏这个男人,五官完美的尤如珍藏在象牙塔里的雕塑,每一寸线条都恰到好处,惹眼迷人。

    兰迦此刻整个人也自信起来了,他一步一步走到她面前,眯眸笑道,“走,中午我请你去外面吃饭!这段时间让你替我做饭,也幸苦你了。”

    叶小诗摇摇头,“算不上幸苦。”

    “走吧!”兰迦朝她伸出了手,示意她搭上来。

    叶小诗犹豫了一下,伸出了纤细的手掌放进了他的大掌之中,兰迦立即用力一握,将她从沙发上拉了起来。

    叶小诗站在他的身边,身形娇小,而兰迦拥有西方人的高大挺拔大长腿,这令叶小诗站在他的身边,时常感到身高的辗压。

    坐进兰迦炫酷的深蓝色跑车里,叶小诗有些恍忽做梦一般,才在不久之前,她为生技四处奔跑,为赚更多的钱,而不断的找工作,努力的做好每一份工作。

    可现在,兰迦的出现,仿佛把她的命运也一并的扭转着。

    兰迦的跑车停在一间高档餐厅的停车场里,下了车,叶小诗有些拘束,她不是那种富家小姐出生的人,所以,对于有钱人的生活,少有体验。

    “走吧!这家餐厅我来过,味道很不错。”兰迦朝她介绍道。

    叶小诗看了一眼这餐厅的外面个装修,一看就是高大上的那种,里面的消费肯定也很贵吧!

    兰迦见她伫足不动,他立即拉起他的手臂,牵着她就走进去了。

    坐在靠窗的位置,兰迦点餐,叶小诗拿着一杯拧檬汁的拘谨的喝着,对面兰迦有些心疼的看着她,他能理解叶小诗之前的生活水平,也许她这辈子都没有享受过富裕的生活。

    “小诗,以后我的就是你的,我要让你过上最好的生活。”兰迦认真的启口。

    叶小诗微微瞠着眸,内心感动着,但脸上却抿唇一笑。

    就在这时,叶小诗的耳中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女声,虽然隔了几个围着的卡座,叶小诗还是直接认出了这道声音的主人。

    竟然是李雅,只闻她此刻嗲声嗲气的在对着一个男人撤娇说话,“元哥,我真得很欣赏你嘛!也只有你愿意带我来这样高档的地方吃饭,我不喜欢你,我还能喜欢谁?”

    兰迦也听出来了,他拧了拧眉,没想到他选了一个地方,竟然还有一只苍蝇在,他有些担心的看向叶小诗。

    叶小诗表情的确有些不好看,她以为这次和李雅分道之后,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她了。

    可此刻,只闻旁边的卡座上,李雅竟然也在,她真得有些烦感了。

    特别是在知道她还要胁兰迦一百万,贪得无厌不说,还反过来陷害她误会兰迦,她算是看透了这个曾经好姐妹的嘴脸。

    “哎哟!元哥,别急嘛!”李雅的声音在这样高雅的地方,显得十分难听,仿佛瞬间拉底了这里的档次。

    然而,似乎和她在一起的男人正在卡座上对她动手动脚,而李雅分明有些不愿意,一直在笑着劝着,“元哥,等我们吃完饭,找个地方好好聊嘛!”一个粗旷的男声有些狂妄的哼道,“你是我花钱请来的,难道老子我还不能碰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