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4章席锋寒被逼相亲
    好像他像是乞丐一样,仰人鼻息,在宫夜霄的手下讨饭吃。

    所以,听到他即将举办婚礼,他冷眼相待,如果不宫严命令他必须参加,他是真得懒得过去。

    宫旭携着一家老小从国外赶回来,他已经对之前父亲的做法,已经完全没有意见了,宫夜霄后面付给他们的十亿安置费,也令他十分知足。

    做为准新娘的程漓月,开始有了一些紧张感了,大概结婚都会有一些压力吧!来自各种方面的心里不安。

    夜凉宬回基地之后,宫沫沫就带着女儿住到了城堡这边,她和程漓月的姑嫂关系,可得没话说,加上两个小不点又喜欢玩在一起,有伴,所以,带着小家伙就成了她们两个宝妈的日常乐趣了。

    宫夜霄这两天在处理着公司的事情,婚后他和程漓月准备了一个星期的蜜月期,他不希望因为工作担搁了和妻子的婚后蜜月时光。

    草地上,佣人用一块巨大的坐垫铺陈开来,上面摆放着沙发和桌子,程漓月和宫沫沫坐在树阴之下,而身边,两个小家伙围着很多小玩具,正玩得很开心呢!

    “嫂子,还有没有什么没准备好的?”宫沫沫端着果汁问。

    “一切准备就绪了,就等着婚礼这一天到来了。”

    “你哥也会过来吗?”

    “嗯!夜霄给他准备了一桌在包厢里,和我妈,我舅舅他们在一起,可能不会公开出现在宾客面前。”

    “嗯,这样也好,否则,你大哥在场,可得抢了你们的风头啦!”宫沫沫捂嘴笑起来。

    程漓月跟着笑起来,“是啊!”

    而且,她也不希望自已在皇室的身份爆光在外面,虽然这是一件很光荣的事情,可也会是一件麻烦。

    做为宫氏少奶奶,她的身份已经足够的耀眼了。

    婚礼的事情捂得很保密,可对于无缝不钻的媒体来说,还是被在前两天登上了报纸,由于媒体写了整个版面的祝福语,宫夜霄就没有追究他们的责任了。

    那些曾经认识她的人,也都看见了这条新闻,陆氏家族早已经没落得没有名气了,几乎不让人提起,就算会提起,也只会提起那个杀人犯陆俊轩,还有那个惨死的陆家少奶奶。而还留下的陈霞母女,如今,也已经隐入普通人的生活,早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光鲜生活,她们看见了宫夜霄和程漓月婚礼的消息,也只能后悔最初的所作所为,陈霞就一直后悔,儿子如果当年不离婚,娶

    到了程漓月这个皇室的公主,绝对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陆雅晴也很后悔当年对程漓月的恶劣,否则,在她们落魄之际,程漓月现在可怜同情她们一下,也可以带给她们不一样的生活。

    可一切都晚了,而世界上唯一没有卖的就是后悔药。

    她们母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程漓月从此踏上幸福的豪门生活,过着她们现在想像不到,也今后无法向往的真贵族人生,也许她的子子嗣嗣都将延续这个富贵下去。

    席夫人这边也都所有亲戚准备好参加这场婚礼,送上祝福,战西扬父子,席锋寒,皆数会到场。

    威严严谨的总统府,席锋寒一身黑色正装,一国领袖的身份令他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气势,相较他初登位时的情况,现在的他,对于政绩处理得井井有条,游刃有余,而政绩也显示出不凡的成绩。

    他的认可度已经高过期待值了。

    只是,连百姓们都在期待着总统先生的婚事,关心着他的终生大事,必竟,如此优越的血统,肯定必须要延续下去才行。

    “三天后的时间都空出来了吧!”席锋寒朝助理池阳寻问。

    “都空出来了,您一天的时间都是自由按排的。”

    “好!”席锋寒十分满意,妹妹的婚礼,他绝对不想错过。

    “我们和宫氏集团那边的商量了一下,全部用我们的按排的保镖和手下,这是对您的安全做十分的保障。”

    “都确定好了吗?”

    “已经在布置了,都确定好了。”

    席锋寒含首,而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他拿起一看,是母亲打来的。

    “喂!妈!”

    “锋寒,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还记得我同学杨理事吗?正好他也会去漓月的婚礼,不过呢!他身体不适,所以,派他的女儿去,我就让漓月那边按排跟我们一桌了。”

    席锋寒剑眉微微拢紧,妈妈的意思可不止在这里。

    “好,您按排好就行。”席锋寒微笑应声。

    “这孩子啊!我看过了,今年二十四岁,在国外留学刚毕业,学识十分不错,长相也绝对是没有挑的,锋寒,妈就希望你能好好和这孩子相处相处。”席夫人果然是奔着给儿子相亲的事情上去的。

    有一个当总统的儿子,席夫人也是头痛又操心的事情。

    席锋寒不忍拂了母亲的意思,他朝着电话那端应声,“好!到时候见面再考虑。”

    “那好吧!妈就先跟你交待一声。”席夫人说完,在那端挂了。

    一旁的池阳不由忍禁不住的笑了一下,“总统先生,夫人是不是给您按排相亲了。”

    “总归是我妈,为了让她开心一下,见见也无仿。”席锋寒说完,深邃的目光闪了闪,复杂的凝视着一处,像是在沉思什么。

    池阳看见了,立即暗叹一声,看来总统先生的心里,只有那个死去的女孩吧!就算今后会遇上什么女孩,也难进入他的心里了。

    “总统先生,您又在想那位小姐了吧!”池阳不敢提名字,他知道,是一个连姓氏都没有,只有叫火火的女孩。

    而且,那个女孩的身份也是禁忌一样的存在,不能被提起,他不由在想,就算她活着,以她那样的身份,怎么可以和总统先生相配呢?

    席锋寒微微叹了一口气,“也只是想想摆了,这件事情不许跟任何人提起。”“放心吧!除了我,没有人知道那个女孩和总统先生您的关系。”池阳点头保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