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4章洞房花烛夜
    还好,这别墅有一间主卧,两间客房,  叶小诗正在楼上欣赏着风景,突然,她看见一个身着酒红色性感裙装的女孩走向他们的门口,她一眼就认出来了是安妮,她一怔。

    而安妮已经在按门铃了。

    叶小诗呆在楼上没有下去,由着兰迦去应付这个女孩。

    兰迦以为是服务员送下午茶过来了,打开门却是安妮,他一双栗色的剑眉猛地拧紧,“安妮,你怎么来了?”

    “我来找你啊!”安妮立即露出一抹性感妩媚的笑容,“king,你这里有房间多吗?我今晚可不可以在你的这里住?”

    “不行,我这里不方便。”兰迦立即坚定的拒绝。

    安妮并不死心,她立即露出可怜的表情道,“king,求求你了,这次和我一起来的,还有我爸的女朋友,我很讨厌她,你就让我住在你这里吧!”

    “你可以去住酒店。”兰迦自然不答应,他不想做出任何一件让叶小诗误会的事情。

    “king。”安妮嗲声嗲气的唤他,这样的语气,换别得男人,肯定会心软。

    但是,兰迦此刻的目光淡漠坚定,他摇头,“不行就是不行。”

    安妮这下无语了,她突然用一种勾人的表情看着兰迦,咬着红唇,伸手就要挑逗兰迦,兰迦推开她,砰得一声,把她关到了门外。

    “king。”门外,安妮气得剁脚直呼。

    “你走吧!”兰迦冷冷的扔出一句话,不再理会。

    倏地,他想到叶小诗在楼上,一定听见了下面的动静,他长腿赶紧迈步上楼,就看见叶小诗坐在二楼的沙发上,正拿着手机在看。

    兰迦有些紧张的坐到她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她的表情,还好,叶小诗没有生气,她听见兰迦拒绝这位安妮小姐了。

    “king。”楼下,安妮在大声呼唤他。

    兰迦不理会,反而一双深蓝色的眸紧紧的锁住叶小诗的小脸,生怕她会有一丝讨厌他的迹像。

    叶小诗抬起一双清澈的水眸看他,“你看着我干什么?”

    “我在看你有没有生我的气。”兰迦有些可怜的说。

    “我没有生气。”叶小诗摇摇头。

    兰迦的胸口反而又郁闷了几分,她不生气,这令他有些小失落,他咬了咬薄唇,“小诗,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叶小诗扑哧一声,“我为什么不喜欢你?”

    “那为什么别得女孩找我,你一点儿吃醋的样子都没有呢?”兰迦搞不懂女孩子的心了。

    叶小诗眨了眨大眼睛,想了想道,“我不是不生气,而是,我相信你,你刚才已经解释一遍你和安妮的关系了,如果我还在生气,那我不是太不懂事了?”

    兰迦的郁闷瞬间化解了,他眼底闪过一抹惊喜,叶小诗的善解人意令他感动,也令他觉得尤如珍宝,这个女孩身上散发着的气质,也许不是高贵迷人,不是倾国倾城,而是他恰到好处的喜欢。

    “小诗。”兰迦突然心激荡得厉害,他一把握住了她的小手,俊颜凑近了她一些,今天兰迦在酒桌上也是喝过酒的,所以,此刻,他的心念起伏比较大。

    叶小诗微微瞠着眸,瞬间知道他想要干什么,她手足无措间,赶紧把眼睛给闭上了。

    兰迦见她这么配合,如果不吻她,那就实在太蠢了,他的大掌一手扣住她的后脑勺,一手扶着她的肩膀,他望着她紧抿着的粉嫩唇瓣,他性感的唇瓣轻轻的烙了下去。

    没有任何侵略性的吻,只是一个他爱她的证明。

    叶小诗感觉到唇上温热的触感,心脏砰砰直跳,恋爱的甜蜜感由心底而冒涌。

    兰迦亲完之后,便捧着她的小脸,将她整个人搂入了怀里,叶小诗也顺势依偎到他的怀里,此刻,她的心愿很小,在他的身边,简单的陪伴,无条件的信任,看得见的在乎。

    她与他之间,经历了那么多,如果她还没有认清楚这个男人的心,那她就太笨了,兰迦为她付出了那么多,几次受伤,她也不是任性无理的人,也不是心眼狭小的人。

    今天,看见程漓月的婚礼,她更加确定了,自已对这个男人的感觉,在台下,她不断的幻想着自已穿着婚纱嫁给他的样子,那会是怎么样的。

    “兰迦,我愿意跟你回岛上,  我愿意嫁给你。”叶小诗羞赫的表白了。

    兰迦激动的扶起她的肩膀,蓝眸充满了惊喜,“小诗,你愿意跟我回岛上,嫁给我?你真得愿意了?”

    叶小诗点点头,十分确定的回答,“嗯,我愿意。”

    “好!等参加完婚礼,我立即带你回岛上,我要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兰迦惊喜之中,他立即抱起了叶小诗,在旁边的宽敞位置转了一圈,这份感情令他像他大男孩般。

    别墅里,传来了兰迦清爽迷人的笑声。

    傍晚,晚宴已经在准备好,程漓月和宫夜霄回到宴会之中,向宾客再敬了一番酒,在别墅湖岸的对面,整整放了三个小时的烟火,烟火灿烂迷人,宛如火树银花。

    晚上九点半,宫夜霄带着程漓月回他们的婚房,两个小家伙被宫圣阳夫妻带领着,还有六个保母一起陪伴。席锋寒在下午就因为政事缠身离开了,席夫人在吃过晚餐和战西扬父子送回了席宅休息,宫沫沫和夜凉宬也入住了一间别墅酒店,别墅四周安静迷人的灯光下,不少的宾客正在散步交谈,气氛美好,也有

    不少的商业伙伴们在宴会的酒桌上畅饮未走。

    兰迦早早就带着叶小诗出来了,婚礼的热闹在此刻,便开始变得安静了下来,唯有空气里弥漫着一种浓浓的爱情的浪漫气息。

    兰迦牵着叶小诗的手游走在湖边公园,这里的霓红灯闪烁,路边的酒吧随意供应着酒水饮料,小吃甜品,宾客们谈笑风生,这是一个无比美好的夜晚。

    叶小诗手里拿着一杯冰激灵,她拿着小勺子一勺一勺的舀着吃,甜美的滋味漫延在舌尖,走了一会儿,叶小诗叫住了兰迦,然后舀了一小勺的冰激灵送到他的唇边。

    兰迦比较高,他俯下了身,毫不犹豫的含住了勺子的冰激灵,但深蓝色的眸却紧紧的锁住她秀气的小脸,深情满溢。

    叶小诗的心急跳几分,赶紧低下头去,舀了一勺入口,当她含着勺子的时候,俏脸更加红了,好羞涩的感觉。

    兰迦一路上还向她讨吃了好几口,直到冰激灵吃完了,两个人也绕完了湖边的公园,走向了他们的别墅方向。婚房布置得十分喜庆,整张床和四件套都是以喜庆的深沉红色布置着,沙上,床头柜,都是红色的,暖黄色的灯光,配上金色的背景墙,床上摆放着的心型玫瑰花,被子的中心,一对卡通的新人装饰图,

    一切都深得程漓月的喜爱。她伸手抱起了枕边的粉色小熊娃娃,像个孩子一般笑了起来,宫夜霄脱去了外面的西装,露出精壮迷人的结实胸膛,程漓月晚上敬酒是一身中式婚礼红色裙装,发型梳得得体大方,而在回来的时候,就换

    下了一套酒红色的晚礼服,轻盈飘逸,刚才回来的时候,宫夜霄就被她给迷住了,此刻,他突然低笑一声,“今晚的洞房花烛夜,你想怎么渡过?”程漓月双颊浮起一抹粉红,她咬着唇道,“即然是洞房花烛夜,你说怎么渡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