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2章杨云若之死
    她低下头,轻抚着无名指的钻戒,这是席锋寒在礼台上亲自替她戴上的,漂亮的心型钻戒,代表着永恒的爱。

    杨云若记得在那天下午,她向程漓月诉说过自已生前最后的愿望时,很快,母亲就惊喜的上来告诉她,总统府发布了一则他们结婚的喜讯。

    就在今天,而今天,她真得成为了他的新娘,挽着他的手臂,敬着所有宾客的酒。

    但是,她事后和母亲聊天的时候,她才知道,在她和程漓月聊天的时候,席锋寒曾经上楼了,她想,一定是她的愿望被他听到了。

    所以,他才为她举办了这场婚礼,这是他在向她履行责任,身为一个总统,一个男人,他曾向世人说过会迎娶他,他做到了。

    这个男人做到了他承诺的事情。

    杨云若走到了她的梳妆台,柔黄的灯光下,她一身洁白的婚纱,镜子里映出来的面容,也美丽无暇。

    这是她这一生中,最漂亮的一刻,也是她最幸福的时光。

    她想要留住,永远的将自已的生命停留在这一刻。

    她从手提包里,拿出了一张粉色的信签纸,也拿出了一支准备好的纸,她俯下身,开始在纸上写着什么。

    一边写,一边有泪滴落在纸张上,写完之后,她微微深呼吸一口气,轻轻的将手指的钻戒取下,压在了信纸上。

    紧接着,她又望着镜子里的自已,揽镜自照了会儿,她手里多了一把剪刀,她朝着自已依然带着手套的左腕,轻轻一划…

    汩汩的血流仿佛水笼头一样,争向的从她纤细的皓腕里流趟了下来,将她洁白如雪的婚纱,瞬间染成了红色喜庆的霞帔一般,杨云若仿佛不感觉到疼一般,她望着镜子里美丽的面容,弯唇一笑。

    “锋寒,谢谢你给了我最想要的一切,而接下来,我会把你想要的一切还给你….去向你最心爱的那个女孩解释吧!我会在九泉之下祝福你们….”

    说完,杨云若纤轻轻的靠睡在梳妆台上。席锋寒的身影在灯影璀璨的走廊里迈过来,路过他身边的女佣人们,都用一种祝福的眼神目送着他,同时,看着高大俊美的总统先生,也非常的羡慕那位等在他的房间里,  陪着他渡过洞房花烛夜的夫人

    。

    “她在房间吗?”席锋寒朝守在门口的两位女佣寻问。

    “是的,夫人自从被您送进房间之后,就一直未出来。”

    “你们可以离开了。”席锋寒朝她们低沉吩咐。

    两名还算年轻的女佣,立即相视一笑,从旁边的走廊里消失了,今晚这里,只有一对新婚燕尔的情侣,自然不需要多余的人在这里。

    席锋寒轻轻的敲了一下门,“云若,是我。”

    没有得到里面回应的声音,席锋寒伸手轻轻的推开未上锁的房门,房门一开,席锋寒没有看见床上的杨云若,他从床前迈过,瞬间看见了梳妆台上的杨云若。

    席锋寒看着轻轻靠睡在桌上的女孩,他以为她睡着了,他立即拧了一下眉,上前轻唤她,“云若?”席锋寒拍了拍她,触手的温度,不是正常人的体温,而是冰冷的异常,席锋寒此刻眼帘扫到什么刺眼的东西,他低下头,就看见杨云若垂在桌下的手,那里的血早已经染红了她的婚纱裙摆,还在白色的地

    谈…

    席锋寒嘶声痛唤一声,“云若!”他伸手一揽,杨云若的身子僵硬的倚靠进了他的怀里,而被她压在脑袋下面的那张纸赫然出现在他的眼帘。

    他知道,怀里的女人早已经失去了生命体征,她已经走了。

    席锋寒快速握住那张粉色的信纸,只见上面娟秀的字体映入眼帘。“锋寒,也许你看见这张纸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对不起,遇见你,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情,谢谢你给了我一场意义非凡的婚礼,让我成为了你的妻子,我好幸福,我走了,我想用最美的方式离开这个世界,告诉我爸妈,我爱他们,我也对不起他们,对不起所有爱我的人,我没办法跟他们告别,请把我的尸体冷藏三个月再下葬好吗?我不希望喜事之后见白,我想在地下再享受身为你妻子的三个月,还有

    ,去向你最爱的那个女孩解释吧!她很美,你们才是天生一对,我…只是你生命中一个匆匆的过客,后会无期,爱你的杨云若。”

    席锋寒看完这一段话,他的眼眶早已经腥红了,他内心的沉痛,早已经没有办法用语言来形容。

    他拔通了战西扬的电话,让他立即领母亲,还有杨家的父母过来。

    今天这场婚礼,除了宾客们尽兴之外,参加的两家人原本就带着一种强颜欢笑,又沉重的心情参加的。

    在战西扬叫他们来婚房这边的时候,似乎都预感到什么,直到他们走进病房,看见婚床上那个仿佛睡着的杨云若,还有她平整的放在胸口的手腕上,那一条红色的割痕。

    杨夫人当场昏迷,杨老爷抱着妻子发出了沉痛的低泣,席夫人捂着嘴,眼眶也瞬间被泪水模糊了,一旁的战西扬扶着她,沉默的看着这一幕。

    杨父在看完女儿的遗愿之后,他十分冷静的朝席锋寒道,“锋寒,我们就照着云若的意思吧!密不发丧,三个月之后,再宣布她的病情,给世人一个交待吧!”

    “是我的错!我没有看好她,我没有一直陪在她的身边。”席锋寒自责的狠狠的捶在了墙壁上。

    “不,我看得出来,今晚是云若有生以来,最开心的一天,你让她走得心甘情愿,走得满足,你尽了你最大的责任,你无须自责。”杨父说完,再次陷入了悲痛的低泣之中。

    这个房间,明明喜庆万分,却都笼罩着一股悲痛之极的气息。

    当晚杨云若的身体从喜房里运出来,装进了一口水晶冷棺之中,她穿着最美丽的婚纱,面容罩着一层头纱,胸前捧着一束玫瑰,神情安祥的仿佛睡着了。全国对于这场婚礼依然报道不停,喜气弥漫着整个国家的上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