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3章被他拒绝
    他赶紧拿起滚热的毛巾,开始在她的身上抹了起来,熨着她每一寸肌肤,仔细的不放过任何一处。

    火火轻轻的吟了一声,她的左手搂住他的脖子,红唇去寻找他的薄唇,主动的吻上他。

    席锋寒的俊躯一震,他一边回应着她,一边沙哑出声,“火火,别闹!你这样会着凉的。”

    “我现在就想…”火火不管了,她不想等了。

    席锋寒感觉到她在渴望着他,可是,他不能真得不顾一切冲脱枷索,他轻轻的推开了她,“别闹,你现在胸口有伤,腿脚都有伤,我不想伤害到你。”

    “嗯!我不!我就要你…现在…”火火任性了起来。

    席锋寒立即给她的身上擦了起来,却十分坚定的拒绝,“不许乱来,在你伤未好之前,我不会碰你。”

    纵然他已经难受到极致,渴望到极致。

    火火有些挫败的让他披上一件衣服,然后,他继续给她抹着澡,她的身子因他的每一次动作而轻轻的颤栗,这种感觉还真不太好受。

    一直到抹澡完成之后,席锋寒给她穿好衣服,把她放进被窝里之后,他进入了浴室里,许久才出来,他洗了一个澡,套着一件白色的浴袍出来。

    半敞的胸膛可见结实的胸肌,一寸一寸的完美如砖块,这个男人全身上下散发着成熟气息。

    火火躺在床上,眨巴的看着他这迷人的身材从旁边迈向了衣帽间的方向,有一种,看得到,得不到的无奈。

    席锋寒换了一套舒适的睡衣过来,他看着床上撅着小嘴,一脸不高兴的女孩,他低沉一笑,“怎么了?还在怪我?”

    火火当然怪啊!她明明刚才兴趣很好的,可是,他竟然拒绝了她,太伤她的自尊了,女人主动投怀送抱被拒绝,可是很丢脸的事情。

    “好了!那就赶紧把伤养好吧!养好了再说。”席锋寒侧躺到她的身侧,把她肩膀处的被子掖上了一些,让她温暖到只露出一张小脸来。

    “你不难受吗?”火火扭头看他认真的探讨着这件事情。

    席锋寒的俊颜闪过一抹笑意,“好了,不许再说这个话题了。”

    他阻止她再乱想,火火在被子里,左手有些捣乱,顿时,男人的俊颜难受,甚至发出了一声闷哼,他警告的轻斥一声,“火火,别再继续闹了。”

    火火在知道他原来很难受之后,她像是心里平衡了一些,她得意的笑起来,“原来你和我一样难受嘛!”

    席锋寒有些气恼的伸手过来,轻括她的鼻尖,“别闹了,乖乖睡觉。”

    火火知道就算她闹,他也会坚持到底的,她也不想再弄一个没趣了,便侧过身体依偎到他的怀里,抱着他睡。

    席锋寒累了,但忍着困意等着她先睡,火火在饭后吃过药,这会儿睡意正浓,她眨了眨眼便睡着了,席锋寒轻吻着她的发丝,也安然入睡。

    夜宅。

    今晚,属于新郎新娘的洞房花烛夜时间,却只能以一个吻结束,因为宫沫沫有两个月的身孕,一切都必须小心着,夜凉宬的禁欲日子又继续开始了,好在,这个男人拥有足够的意制力。

    宫沫沫安心的依偎在他的怀里,和他一起憧景幻想着等第二个孩子出世之后,他们的生活会怎么样,那一定会很幸福。

    想像着等天气好的时候,带着四个小家伙去渡假,在无人的沙滩上,放任着他们奔跑,玩耍,那副画面,想想就美好极了。

    夜凉宬揽着她,吻一直在她光洁的额头上吻着,他沙哑轻笑,“嗯!以后的每一天,都会是很美好的。”

    “还记得小时候你说我是爱哭鬼的事情吗?”

    “你还在记仇吗?那我向你道歉。”夜凉宬知道她还在意这件事情。

    宫沫沫抿唇一笑,“我当然在意啊!当我最喜欢的男孩,说我是爱哭鬼的时候,我心里可不开心了,也很担心在你眼里,我一定很丑。”

    “不丑,就算你小时候爱哭,也很漂亮。”夜凉宬可记得,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整张小脸红通通的小女孩,他当时就觉得可爱极了,哪里有那么爱哭的小家伙?

    宫沫沫立即抬头认真看他,“真的?你不觉得我小时候很丑?”

    “不丑,很可爱。”

    宫沫沫听他说完,她才乐滋滋的继续依偎在他的怀里,回想着旧时光,“我记得你和我哥在球场上,我看见好多女孩子对你们投去目光,那时候,我小上你们几岁,我好羡慕她们呢!”

    “羡慕她们干什么?”

    “因为那个时候,感觉只有她们才能引起你们的注意啊!你不知道你和我哥那个时候,多让那些女孩子喜欢。”

    “不,我一直在注意的,只有你。”夜凉宬笑着吻在她的发丝,“别怀疑,我从小到大爱得女人就是你!”

    宫沫沫听完这话,哪里还会再怀疑了,她开心极了。

    夜凉宬看着时间都十点多了,她今天结婚兴奋得到这个点还不睡,他出声轻哄道,“好了,别聊了,我们睡吧!”

    “嗯!”宫沫沫也觉得该睡了,她依偎着夜凉宬,安心而满足的睡去。

    夜凉宬深邃的眸落在她美丽的脸蛋上,眼底的宠爱和温柔满溢,这个女孩,是他一生最珍贵的至宝,这辈子他都要把她宠在手心里,不离不弃。城堡里的主卧室里,程漓月和宫夜霄的中间,一个小女娃穿着睡袋,睡得香甜,宫夜霄此刻也安心的带着女儿睡觉了,下午在酒店里,他可是餍足了一顿,一旁程漓月已经累得不行了,她抱着女儿,朝宫

    夜霄道,“我要先睡了。”

    宫夜霄笑着点点头,“睡吧!我看着你们。”

    程漓月轻笑在女儿的脸蛋上亲了亲,然后闭上眼睛睡觉,宫夜霄张开长臂将两母女揽在怀里,他也亲了亲女儿嫩嫩的小脸蛋,眼底的满足和幸福掩不住。小家伙伸出肉呼呼的小手,抚摸到他的脸,摸了两下,才睡得更加安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