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9章半夜求助他
    战西扬转身之际,楚颜的声音带着一丝感激,“西扬,谢谢你!”

    “不用客气。”战西扬回头的一眼,仿佛把她当病人,而他则成了医生。

    楚颜也敏感的查觉到什么,她把一切情绪都隐藏在笑意里,她想,这个男孩一定看见了钱包里的照片吧!

    战西扬离开之后,李茵是知道她钱包里有什么的,她轻叹一声,“你还没有忘记永湛吗?”

    “妈!我是永远也忘不了他的!”楚颜抿唇一笑,说得很苦涩。

    “该忘了,你该向前看,活着的人,总比离开的人更能给你幸福。”

    楚颜默默的打开钱包,看着那张照片,眼眶微微泛湿,她知道,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男人可以取代照片里的那个男人。

    第二天中午,楚颜向池阳请假,说明了原因,一个小时之后,总统先生的车队就停在医院的门口,席锋寒牵着楚悦从车里迈出来,楚悦的脸上布满了担心。

    席锋寒脸色也凝重,一直牵着到了病房面前,楚烈三兄弟向他打了一声招呼,就有主治医生过来给席锋寒讲解病情。

    李茵牵着楚悦的手,“小悦,别担心,爷爷没事,不过就是寻常的病。”

    楚悦点点头,“嗯!希望爷爷一切好起来。”

    “他就是年纪大了一点,平常的身体很硬朗的。”

    楚颜拉着她在休息室里,寻问她初孕的症状,说起来,楚悦大概是身体素质好,初孕的反应不强烈,倒也过得舒服。

    “我原本下午来医院里做一个检查,池阳打电话给锋寒的时候,我才得知爷爷病重住院了,就急忙过来了。”楚悦如今好不容易找回了亲人,她希望亲人们都平平安安的。

    席锋寒了解了一番之后,也安下了心来,楚老爷子的病情开始稳固了,但后续还需要在医院里住上一个星期观查。

    “小悦,我按排了医生给你做检查。”

    “我陪着我妹妹去吧!”楚颜起身道。

    “好!”席锋寒也正好和楚烈三兄弟还有政事要商量。

    楚颜带着楚悦去做检查,在b超室的面前,楚颜正在等着做检查的楚悦,战西扬拿着一份文件从旁边的办公室里出来,和座位上的楚颜双眼直接对上了。

    “你在这里干什么?”战西扬还不知道席锋寒来了。

    “我陪我妹妹做产检。”楚颜站起身笑了笑。

    “我哥他们来了吗?”

    “嗯!”

    战西扬正想说什么,这时一个漂亮的女医生笑着上前,“西扬,中午有空一起吃饭吗?我有几个不懂的问题,想要请教你。”

    战西扬正在犹豫着,女医生立即恳求道,“求你了,我这次的考试很重要,求你帮帮我。”

    战西扬知道身边的楚颜在看着,虽然知道她心有所属了,可是,当着她的面接受别得女孩撤娇,他还是有些勉强。

    “西扬,人家都求你了,你还不答应?”楚颜都替他急了,这个女医生又有气质,人也漂亮,和他挺般配的。

    “好!”战西扬低沉笑应一声。

    女医生立即扭头看向楚颜,这一看,她微微一怔,好有气质的女人,她礼貌道,“谢谢你!”

    战西扬朝楚颜看一眼,启口道,“我还要回去查病房,有空再聊。”

    “去吧!你工作要紧。”楚颜当然不担搁他的工作。

    战西扬和身边的美女医生一起离开了,好像还在探讨着什么医学问题,从背影看,果然是很配的一对,楚颜的心里微微闪过一抹莫名的失落。楚颜是一个很清楚自已的心思的人,战西扬昨晚所做的一切,令她想到了那个离开这个世界的人,他温柔体贴的,就仿佛以前那个男人对她所做的,所以,此刻,看见战西扬身边有别得女孩,她好像莫名

    的吃起了一些醋意来。

    她觉得自已真可笑。

    这时楚悦检查完了,胎儿十分健康,一切正常。

    这一天,席锋寒和楚悦下午离开,楚颜和父母陪在医院里,一直到傍晚她才回了楚家!

    然而,一个喜讯也传了过来,明天有一场议员竞选的演讲,楚颜也在其中,这是十分关健的一次演讲,楚颜必须准备充足,必竟在外交这一块,她还是新手。

    楚颜昨晚只是短暂的睡了一阵,晚上,她又熬夜了,父母都不在身边,楚颜睡着睡着,就感觉头沉得很,而且额头也热得惊人。

    她又发热了,该死的,她的身体素质怎么会这么差劲了?楚颜当然也有一种求生的本能,她不能就这么热下去。

    她该找谁呢?佣人肯定是睡着了,那么她现在能摸到的,只有她的手机,楚颜双眼发涩的拿了出来,找到通话记录里,倏地,战西扬的名字映入她的眼帘。

    她知道这个时候找他,肯定不合适,她正打算往下翻的时候,竟然不小心就触到了绿色的拔通健,顿时,安静的房间里,传来了接通的声音。

    楚颜吓了一跳,正想着挂断的时候,一道低沉的男声传来,“喂!”

    楚颜见已经接通了,她只好有气无力道,“喂!战少爷,你睡了吗?”

    “怎么了?你的声音听起来好像很沙哑。”那端战西扬立即听出她的不对劲。

    “我…我不知道怎么的又发热了…我明天有一场很重要的演讲,我必须今晚退热…你可不可以送点药给我吃。”楚颜感觉自已的声音像个可怜的孩子一样了。

    说出来,她就觉得后悔了,为什么要麻烦他呢?

    然而,那端却传来战西扬十分干脆的声音,“好!我马上过来。”

    楚颜怔了几秒,还没有反应过来,那端已经挂了电话。

    他会来?

    楚颜的脑海里闪过一抹惊喜,没想到他会来呢!她想爬起来喝杯水,果然头疼得令她有些受不了,她拿起衣服披起来下楼,这会儿佣人都睡在他们那一片的房间里,所以,也听不到她的声响。楚颜好不容易倒了一杯水上来,就感觉冷得很,她抱着热开水钻进了被子里,披着一头长发,脸色也苍白着,真得很狼狈,又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