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49章
    “嗯…”楚颜有些接受不了他的热情一般,发出一声樱咛声,然而,她却是欢喜的,纤臂紧搂着他的脖子,配合着这个吻。

    吻炽烈如火。

    燃烧着彼此,为两具年轻的身体点燃温度。

    空调在上升,空气在上升,而楚颜醉酒的身体自然也在加升,她松开了搂着战西扬的手,而是主动的去脱衣。

    战西扬感觉到了,他刚刚想要撤开,楚颜伸手强势一搂,战西扬的吻继续,而她已经把外套脱去,仅余一件贴身的毛衣。

    战西扬的身躯也绷紧之极,他知道,仅仅只能吻她,再进一步的动作,他绝对不可以了。

    因为她是不清醒的,甚至她是不是知道他是战西扬,还是把她当成了别得男人,他都还不清楚。

    两个人都是成熟的成年人,楚颜的需要很明确,她大概知道这个男人是战西扬,所以,她的意识里,似乎一点儿也不排斥和他亲密。

    战西扬粗喘着把她按在床上,却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而是沙哑警告和劝解,“楚颜,别这样,你醉了。”

    “可是我冷…你不想给我温度吗?”楚颜醉眼迷蒙的要求,透着渴望,眼底里,还有更多的想法。

    而这些想法,战西扬读得明白。

    战西扬咬了咬薄唇,他该可以吗?他可以在这样的寒夜里,不顾一切的拥抱她吗?

    而下一秒,楚颜突然坐起身,她主动的伸手脱了毛衣,赤着的上身冷得她直哆索,战西扬几乎一秒将她搂在怀里,楚颜仿佛计划得逞似的,又得意的咯咯笑起来。

    战西扬真得很无奈,  搂着她,而楚颜伸手去脱他的衣服,撕扯着,仿佛在急燥着。

    战西扬也是穿着毛衣,他伸手扣住她的手,哑声命令道,“不许脱我的衣服。”

    “不要嘛!我想要!”楚颜直白的要求。

    战西扬掀开被子,把她按进了被子里,而下一秒,他钻了进去给她取暖,但是,他仅仅抱着她,并没有任何的动作。

    倒是楚颜侧过了身,像是一个不安分的孩子一样,伸手紧紧的抱住他的腰,战西扬轻拍她的背部,助她入眠。

    楚颜真得想睡了,战西扬的怀抱很温暖,而他轻轻拍着的背部,令她也感觉催眠似的,她在他的怀里噌了一个舒服的姿势,便闭上眼睛睡着了。

    战西扬没有动,一直搂着她睡,但他的身躯却遭受着从未有过的煎熬和难受,楚颜赤着的上身,令他浑身如烫。

    但是,却又动作不得,这大概是对一个男人最大的考验和折磨吧!楚颜睡着了,而且搂着他的手臂,很紧,战西扬想要下床也不能,只能维持着这个搂抱着姿势,陪着睡下去,战西扬拼弃了那些不该有的想法之后,他也累了,一场手术加上刚才的紧张,他的心弦一松,

    就格外的疲倦。

    窗外,似乎有雪花轻敲窗户的声音,而房间里,白色的大床上,紧紧相拥的两个人缓缓地进入了睡眠。

    清晨。

    楚颜被宿醉的头疼惊醒,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帘里映入的,赫然是一张年轻帅气的男性面容!

    她再定睛一看,瞳仁瞠大几倍,天哪!战西扬?

    她脑子猛地一转,回忆着昨晚发生的事情,她隐约记得自已被战西扬扶走…

    还有在酒店里她好像还强吻他的事情。

    楚颜拧着眉,一脸懊恼之极的表情,天哪!她都干了什么?而下一秒,她意识到被子里自已仅穿着唯一的一件bar,而战西扬健臂还亲呢的搂在她的腰间,楚颜的身子瞬间窜过一抹电流,令她惊讶得是。

    她有反应了。

    趁着战西扬还在睡着,楚颜看见他的侧脸上,还有淡淡的红唇印迹,天哪!昨晚她是有多饥渴的样子?

    她在这个男人面前的形像,直接毁了。

    楚颜想要捂脸,就在她准备从他的怀里钻出来的时候,倏地,一双深邃的眸直接凝视着她了。

    战西扬醒了。

    楚颜的目光和他清醒的目光直接撞在一起,对视着。

    “呃….hi,战少爷…”楚颜结巴的笑着打招呼,“可以麻烦你放开我吗?我想上厕所…昨晚酒喝多了。”

    战西扬笑了笑,伸手放开了她,楚颜赶紧拿旁边的衣服遮住上身,然后尴尬之极的下了床,她大步迈向了浴室的方向。

    战西扬目送着她纤细有度的身影,他弯唇一笑,看着她窘迫的样子,想必对于昨晚的事情十分有影响吧!

    楚颜的记忆力一向不差,就算醉酒了,她也可以记得自已干了什么,所以,昨晚她好像向战西扬求欢了。

    天哪!

    这就是大龄剩女的悲哀吗?随便逮着一个长得帅,身材好的男人,就开始有些把控不住自已了?

    果然酒是害事的东西,以后她坚决不喝了,而且,昨晚她很清楚,是受到了池阳和肖梦的刺激,让她想到了那个离世的男人,才令她心里脆弱的,只想买醉。

    不过,她庆幸昨晚战西扬来了,否则,送她回来的是她的那些朋友们,她更觉得丢脸死了。

    她穿着裤子,而战西扬的衣服也穿在身上,这意味着,昨晚除了接吻,并没有发生其它的事情,所以,楚颜决定洗一个澡之后,好好的他沟通一下,看他能不能把昨晚的事情忘了。

    或者说,她可以用醉酒这个理由,把这件事情抹杀掉。

    战西扬坐在床上,他看着窗外漂亮的晶花,果然下雪了,而这个早晨,对他来说,却显得格外的有意义。

    他的脑海里清晰的能回忆起,昨晚她的热情,所以,他在想,这会儿她在想什么?

    不管她一会儿想要跟他说什么,他都接受。

    十几分钟之后,楚颜穿着昨晚的衣服,梳洗了一番出来,她看着依靠着床上,好像一副委屈表情的战西扬,她轻咳一声,“战少爷,我们聊聊?”

    战西扬笑了一下,“好啊!聊什么?”楚颜咬了咬红唇,“就聊聊昨晚上我喝醉酒的事情吧!我昨晚可能喝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