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0章宠溺女儿
    宫夜霄没有看完宫严,并没有提及他的儿子挪用公款的事情,在他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就接到了助理许晨的电话,他在那里把宫承伟这一个星期的行程都查明了。

    果然,宫承伟拿着挪用的公司公款去了有名的赌城,并且,把手里的资金都输光了,连最后回来的机票,都只能买经济舱,可见,他手里已经一无所有了。

    面对这个堂哥,宫夜霄对他并没有什么感情,小时候,他们就没有在一起生活,甚至他感受到最多的,就是这个堂哥在他面前炫耀的样子。

    不过,对于这些,宫夜霄早就没放在心里了,现在,他对宫承伟只有失望和愤怒,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做为一个儿子和老公的责任,他放任着家室和父母不管,现在只自私的顾自已快活。

    “宫总,您要找到他吗?”

    “即便不用我找他,他也迟早会找我!算了,等着吧!”宫夜霄冷笑一声,挂了电话,他便接到了女儿打来的电话,寻问他在哪里!

    宫夜霄的车子离家里,也仅有十几分钟的路程了,他立即告诉女儿,也让司机加快一些速度,因为他也急于见到女儿。

    十几分钟之后,宫夜霄的车子驶进了宫宅的院子里,宫夜霄刚刚迈下车,就看见一抹粉色小身影从花园里的小道上跑出来,“爹地…”稚嫩又欣喜的女童声传来。

    宫夜霄看着奔跑而来的女儿,他立即扬眉,几步迎过去,就把女儿抱在了怀里,宫雨宁搂着爹地的脖子,在他的侧脸上亲了一口,“爹地,你回来了,我可想你了。”

    宫夜霄知道女儿粘人,早上出门的时候,就粘了他一会儿,这会儿又想他了,听着女儿的话,他心里的所有不快都消失了,只有对女儿的宠爱之心。

    “爹地,哥哥和爷爷奶奶正在收拾着行礼呢!还有三天了,我们就要出国了。”

    “还有三天了吗?这么快!”宫夜霄笑问一声。

    “是啊!爹地,你也要快点处理工作,过来陪我们哦!”

    “我知道,我正在处理,会尽快过去陪你们的。”宫夜霄轻点着她的俏鼻子,小家伙精致的长相,真是越来越像她的母亲了。又是暑假到了,而每年的暑假对于宫雨泽来说,陪着爷爷奶奶去农场渡过,才是最快乐的事情,因为那里有他亲手养大的一匹小矮马,还有几条狗,正好这个暑假宫雨宁也一直闹着要过去,所以,宫夜霄

    只能由着他们去了。

    程漓月原本是想跟着他们一起过去的,但是,她倒是不急,难得把一双儿女先送走了,她和老公过一过二人世界,也不错。

    所以,这次最先去的是宫圣阳夫妻,带上一双孙儿,而宫夜霄和程漓月在国内呆几天,然后,陪着他去参加一场全球峰会,再赶往农场陪着他们渡过暑假,再回国。

    这几乎成了他们每年暑假最舒心的渡假方式了。宫夜霄抱着女儿走向大厅,在大厅的门口,一抹优雅的身影迈出来,虽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程漓月的身材和气质更胜以前,肌肤白晳娇嫩,神若秋水,身姿纤细,一双清澈的眸光尚带着女孩的风情

    ,同时,也散发着一种母性的温柔和恬静。

    宫夜霄的心弦轻拔,嘴角的笑意也充满了浓情气息。

    “爹地,我可以吃一盒雪糕吗?我好热呢!”小家伙又开始寻思着计划,向爹地撤娇了。

    “马上就吃饭了,你还吃什么雪糕?”程漓月可没有对女儿过于纵容,都说儿子比女儿还调皮,现在,在她家里,反过来了,儿子小时候听话懂事,而女儿,反而是一个古灵精怪的小家伙,小心思太多了。

    “哦!”宫雨宁嘟着小嘴儿,一副可怜的表情。

    宫夜霄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小脑袋道,“好,爹地答应你,只要你能吃一碗饭,下午可以吃一盒雪糕。”

    “真哒?爹地,你说得是真哒吗?”小家伙立即欣喜的抬起小脸蛋笑问。

    “当然是真的!”宫夜霄笑着保证。

    “耶!我一定能吃完的。”小家伙兴奋的说。

    程漓月眼眸微微睇过老公,没好气的轻哼道,“你就宠着她吧!就不怕把她宠坏了。”

    宫夜霄见老婆大人不高兴了,他立即笑着揽住她的细肩,“好了,天气这么热,她吃一盒也没关系的。”

    程漓月倒不是真不想阻止女儿吃的,只是,这小家伙一天到晚就吃零食,令她担心,宫夜霄见四下没人,俯下身,在她的侧脸上亲了一下,程漓月立即伸手轻推他,“别乱来。”

    “好!今晚再乱来。”宫夜霄低沉一笑,暖昧的看着她。

    程漓月浑身电流窜过,她对老公的魅力,真得没有免疫力,这个男人现在越来越成熟,气质也更加迷人,她抵挡不住了。在一家快餐店里,宫承伟吃着十几块钱一顿的饭菜,感觉窝襄极了,他在最后,立即赌气一般把筷子一扔,而这时,菜汁竟然溅到了对面桌上的一个年轻男人的背上,年轻男人也不是一个人,而是三个人

    ,顿时,三双愤怒的眼神盯着他。

    宫承伟暗暗紧张,他忙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我看你就是故意的,说吧!怎么赔偿吧!”那个被溅了油渍的男人,显得十分气愤。

    “那不知道你这件衣服多少钱!我赔。”

    “五千块钱!”年轻男人一口价。

    “什么?五千块钱?你别以为我不识高档货,你这衣服一看就是地滩货,我最多给你赔两百。”宫承伟可不愿意被讹诈,特别是在他最没有钱的时候。

    “我说五千就五千,否则,你要不赔,你今天休想出这店门。”三个小年轻见他的身上,倒是穿着名牌衣服,就想着利用这个机会讹他一笔。“我没钱!你们也要太多了,我最多赔一千。”宫承伟的身上只有一千多块钱了,他还想留着这几天花销呢!现在,他也只想把这个麻烦解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