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4章总统之怒
    这场会面结束了,巴顿的目光里野心一直不减,在他离开之际,他还不忘回头朝席锋寒看了一眼,那眼神里带着笑意,同时,也透着一丝威胁和警告。

    席锋寒身边的池阳紧紧的握住了拳头,恨不得上前把巴顿打得满地找牙。

    席锋寒的目光则异常的平静,实则杀意暗涌。

    他比任何一个人都想把巴顿撕碎,因为他竟然敢拿着他女人的危险来威胁他。

    巴顿一行人回到酒店去了,而席锋寒也带着池阳从会议厅出来。

    办公室里,席锋寒的双拳也握紧了,他沉思了一下,拿起电话拔通了他手下顾亮的号码。

    “喂!总统阁下。”那端顾亮的声音传来。

    “去查查这个国家巴顿家族的人,也许当初那条内泄的资料,就是在巴顿的手里。”

    “好的!我立即寻着这条线索去核对。”那端顾亮振奋出声。

    “我要你以最快的速度,把巴顿索隆这个人的身份背景调查出来,第一时间发给我。”

    挂完电话,席锋寒深呼吸一口气,如果楚悦的最终线索是在巴顿的手里,那么,他势必要把这线索掐断。

    池阳替他送了一份咖啡进来,席锋寒抬头看他道,“池阳,你去调查一下,巴顿入境的时间,还在他入境之后所见过的人,我要最祥细的。”

    “好的!我立即去办。”池阳不敢怠慢。

    席锋寒吩咐完之后,他越发的冷静了下来,巴顿手里的这份资料,他一定不敢轻易交给其它人,因为这算是他手里最大的筹码。

    巴顿脱离了副总统回到酒店,他的心里还有一丝紧张感,席锋寒是他面对过最强大的一个对手,到现在,他还没有摸清楚这个年轻总统的心思。

    甚至他也不了解他的为人,他唯一能赌的就是楚悦在他心里的地位身份。

    巴顿有些坐立不安着,但是,他知道自已如果赌对了,那么前路便是畅通无阻的。

    如果席锋寒这边得不到好处,那么巴顿还有第二条路可选,那就是这个国家重要的议员李正,他正和席锋寒在政治上做着较量,如果他把手里的这份资料卖给他,那势必也是能得到好处的。

    所以,他不急着,他可以静等席锋寒这边的回复。

    总统府的花园里,下午时分,楚悦抱着儿子坐在沙发上,晒着下午不算太烈的太阳,小家伙在阳光之中,懒洋洋的,没一会儿就在楚悦的臂弯里睡着了。

    楚悦温柔的打量着儿子,母亲守着孩子的时光,是她们最有耐心的,即便只是看着孩子的脸蛋,就可以安静的坐一下午。

    楚悦正望着儿子,便听到花园里传来了脚步声,这串脚步声,让她嘴角轻勾,回头,就看见自已的男人沉步迈过来。

    席锋寒的身影在阳光下,俊美不凡,成熟气息自然流露,他就仿佛一壶清冽的酒,随着年纪的的增长,渐露醇香。

    楚悦的眼神里漫过一抹爱慕,对于这个男人,她真得打心底没有抗拒力,她爱他,爱到骨子里,烙印在灵魂里。

    一个让她愿意为他生,为他死的男人,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语言可以形容这份爱呢?

    两个人的目光交织着,席锋寒在她的身边坐下,健臂轻揽着她的肓膀,目光温柔的落在她怀里的小家伙脸上。

    “睡多久了?”

    “才刚刚睡着!”楚悦说完,席锋寒就担心她抱得手酸,他轻轻的接了过去,抱在他的怀里。

    小家伙倒是十分安然,并没有醒过来,楚悦捧着脸蛋,望着儿子,流露出满满的母爱气息。

    席锋寒抱了一会儿之后,他就起身把孩子抱进了大厅里,让保母接过放进了摇篮里去了睡觉。

    楚悦看着他再出来的面容,她眨了眨眼,有一种预感,这个男人是有事情要和她说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楚悦歪着脑袋看着他。

    席锋寒坐到她的身边,他的目光轻轻的眯起道,“小悦,对于在组织里的事情,你还记得多少?”

    楚悦脸色微微绷紧,“和我旧组织有关的事情?”

    席锋寒对于这次巴顿的威胁,也是不敢大意,所以,他一直不想告诉她这件事情,但现在,他还是想从她的身上知道一些当年的事情。

    必竟他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追查,而且,事情过了几年,他的手下也追查得十分困难。

    她是当事人,也许她知道一些。

    “嗯!我的手下查到一条你们旧组织曾经发出去的资料,其中就有你的一份。”

    “什么时候的事情?”楚悦的脸色微变。

    “是一个月之前的事情了,我原本想着派人暗查这件事情,不想让你担心,但是,今天突然有一个人拿着你在组织的旧照片过来威胁我,我只好告诉你了。”

    “是什么人?”

    “是f国的巴顿家族,你有影响吗?”席锋寒朝她问道。

    以前的事情,楚悦真得想要忘记,但是,现在席锋寒的问题,令记忆力极佳的她,立即拧眉回想了起来。?“是不是一个叫巴顿索隆的男人?”楚悦准确的说出了巴顿的全名。

    席锋寒神情一喜,没想到她会知道这个人,他点点头,“对,就是他。”

    “我记得他,他是洛克一个合作商,他经营着地下黑火药,兵工厂,洛克的武器,很多都是从他的手里购买的。”

    “那他怎么会有你的资料?”“这是因为他有两种身份,一种是地下军火商,一种是他们国家一个政员主席的身份,他曾经经历过一次佣兵暗杀,差点丢了性命,以是,他向洛克讨要几名身手不错的杀手,做为他的贴身保镖,他来找洛

    克要一份杀手名单,他要亲自挑选,其中就有我的资料在。”楚悦对于这件事情,倒是记忆犹新,因为她看见巴顿那张脸,就感觉反胃。

    “然后呢?”席锋寒的神情绷紧,他感觉这件事情不会太简单。“然后,巴顿在所有人杀手里选中了我!但是洛克没有同意,最后,巴顿就没有再提这件事情,但是,他每次来找洛克的时候,他会有意的找我。”楚悦说到这里,她有些担忧的看向席锋寒,“你别担心,我从未让他占过便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