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0章他很生气
    站在马路中间的夏安宁,在回过神之后,她的脚步急奔向了那个受伤的男人,她的内心只想确定一件事情,他有没有事?他受伤了吗?

    夏安宁狂奔到男人的面前,昏暗的路灯下,男人靠倚着车门站着,高大的身躯倚着,他的手又捂住了额头处,夏安宁看见有血流从他的手指间溢出。

    她吓傻了,她哽咽着声音问道,“先生,我送你去医院…”

    夏安宁从男人那捂着额头的手掌下面,直接撞进一双染着痛意,深邃又冷冽的眸,透着一股浓郁怒火,她心下惧怕。

    “先生…”夏安宁又唤了他一声。

    倏地,男人倚靠着车门的身躯晃了晃,那双清冷的眸也闪了闪,闭上了,而他整个人直接朝她倒来。

    夏安宁这会儿药性直接吓醒了,她立即张开手臂,把倒向自已的男人紧紧的抱住了。

    他好高,她刚抱住,就显得十分吃力了。

    而这时,旁边一辆车子停下来,车窗落下,是一个年轻男人。

    “先生你好,能不能帮忙把他送到医院。”夏安宁恳求的看向这个男人。

    而这个男人也是热心肠的人,他赶紧推开门下车,替夏安宁把怀里的男人一起送进了后座车厢,夏安宁从另一端坐下,也没有顾忌什么,她把男人上半身揽在怀里,免得他晕睡得不舒服。

    “出什么事情了?你朋友吗?”前面的年轻男人好奇的问道。

    夏安宁只好心虚的应了一声,“对,我朋友,出车祸了。”说完,夏安宁垂下头,在路灯一横一横的从窗外划过时,她也看清楚了这个男人的脸,左边的额角发际线处撞出一道血口,流着血,但另一边干净的脸,五官却透着一股精致气息,仿佛上帝的杰作,俊美

    不凡。

    此刻,夏安宁震惊于他的长相,但是,最重要的是,她的内心在恳求着。

    他一定不要出事。

    因为造成他车祸的罪人正是她。

    医院就在十五分钟左右到了,那个年轻男人见夏安宁吓得不轻,他又主动的替她把医生叫出来,把受伤的男人推上了推车,送到了急救室里去了。

    “小姐,把你朋友的家人联系一下吧!看来还比较严重的。”这个年轻男人提醒一声,他就离开了。

    而夏安宁已经朝他多次说谢谢了,他倒是很客气,夏安宁坐等在手术室外面。

    “小姐,您可以去交费了!”护士出来的时候,朝她说道。

    夏安宁赶紧找出了她的卡,那里面是她存有的两千块钱生活费,是她一直省吃俭用节约下来的,她过去和那护士寻问一下,护士说她可以先预交两千,明天下午两点之前,再补交余下的。

    夏安宁把两千先交上了,她是真得没有太多的钱了,她才大二,还是一个学生。

    她只求这个男人不要出事,否则,她真得承担不起。

    半个小时之后,手术室的门推开了,然而,却不是被医生推送出来的,而是刚才送进去的男人自已走出来的。

    他醒来了,额头包扎了,另一半的面容血迹也清理干净了。

    这个男人,二十四五的年纪,有着绝对迷人的面庞,可是,当他的目光触上站在门口的女孩时,眼眸立即森冷如刀,仿佛分分钟想要把她给暴揍一顿。

    夏安宁被他的眼神吓得口吃结巴起来,“对…对不起,你…没事吧!”

    这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宫氏集团年仅二十四岁的大少爷宫雨泽,刚刚回国继承公司的他,哪料到,迎接他的,却是午夜的一场车祸,第一次进入的不是公司,而是医院。

    而这一切全是拜眼前这个没长眼的女孩所赐。

    刚才,如果不是他刹车迅速,选择自伤,她哪里还有命留在这世界上?

    “你找死吗?”宫雨泽的声线透着一股浓浓的的怒意。

    他的声线清朗低沉,可配合着一张冷感十足的脸,夏安宁只吓得打了一个颤意。

    “对不起,我真不是故意的。”夏安宁也想哭,她今晚所受的委屈,到现在还没有时间哭一顿。

    不过,她倒真不是故意害他受伤的,如果她当时神智清醒的话,也不会这么横跑在马路上。

    宫雨泽咬了咬牙,额头的疼意又在提醒着他不可轻饶眼前的这个小女人。

    “你想找死,也请找个安静的地方,别祸害别人。”宫雨泽怒火继续。

    “我…我不想死啊!”夏安宁摇摇小脑袋。

    “这笔帐先记着,我会好好跟你算。”宫雨泽一边说,一边摸出口袋里的手机拔号给什么人。

    身后,夏安宁赶紧跟上他,十分认真的回答他,“哦!我叫夏安宁,我在a大读大二,您如果想要找我,您可以来学校找我。”

    “夏安宁?我看你成心不让人安宁。”宫雨泽扭头,冷哼一声。

    夏安宁立即噎了一下,不过,今晚是她错在先,他怎么骂她,她都不会生气的,如果骂她几句能让他消气的话,她受着。

    “先生,您这次的费用还差一点钱,可我实在没钱了…您能不能先垫付?等我有钱了,我一定还给你!”夏安宁把这次的责任,大包大揽到了自已的身上。

    宫雨泽扭头扫了她一眼,咬牙冷声道,“当然,我不会轻饶你的。”

    宫雨泽倚坐到一个座位上,朝电话那端接通的人说道,“阿永,我出事了,来医院接我。”

    “啊!少爷,你出什么事情了?在哪家医院?”

    “我发定位给你。”说完,宫雨泽按断电话,发完了定位之后。

    抬头看着还伫在旁边不走的女孩,“你可以走了。”

    夏安宁立即呆了几秒,难道这个男人不需要她再照顾他吗?

    “先生,让我陪着你,等你的朋友到来吧!”夏安宁不放心他,必竟他刚才是晕过去了。

    宫雨泽并不想领她的情,他淡淡道,“不用了,你在这里,只会让我越发生气,我不想看到你!”夏安宁俏脸微热,她成了让他反感的人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