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8章夏安宁生气之极
    夏安宁知道母亲会去赌钱的那几个麻将馆,她不由拿起包,赶紧大步跑下了楼,她必须要知道母亲到底有没有拿她的那条项链去赌钱,如果有,她真得要气疯了。

    那不是她的东西,那是宫雨泽的东西,她是要还给他的。

    夏淑华正在麻将桌上奋战,因为抱着想要赢钱的心态去赌钱,反而越没有赌运,她转眼就已经输出一万出头了,这令她越打越烦燥,而烦燥就令她输得越多。

    就在这时,她抬头就看见麻将馆的门口,有个熟悉的身影走进来,她一看,心头一惊,是女儿夏安宁。

    夏安宁也一眼就看到了她,她气极的走到她的身边,“妈,我的项链呢?”

    这时,正好有一个人胡牌了,夏淑华立即气恼道,“不来了不来了。”

    “最后一把,你也得把钱给付了吧!”

    夏淑华算了一下,就拿出五百放在桌上,她拿起包牵起夏安宁就出来。

    她也是不希望夏安宁在麻将馆里大吵大闹的,她一路牵着她出来,刚到一颗大树下面,夏安宁挣脱她的手,“妈,你快告诉我,那条项链哪里去了?”

    夏淑华抬头看着她,也不想隐瞒她道,“我拿去卖钱了,妈妈实在了身上没钱了,才会不得不拿你的东西去卖钱。”

    夏安宁的脸色立即刷得苍白难看,她哭着出声道,“可那不是我u>陌。∧阄裁床痪彝饩湍萌ヂ袅耍俊

    “对不起嘛!安宁,你原谅妈妈吧!妈妈真得需要钱用,我可以把余下的钱,再给你一半好吗?别哭了。”夏淑华立即想过来给她擦眼泪。

    夏安宁立即扭头推开她,“我不要钱,我只要那条项链。”

    莫名的,想到宫雨泽送给她的东西,竟然成了别人的东西,她的心有一种钻心的疼。

    “没办法要回来了,那项链我卖给了别人,安宁,即然是别人送给你的,那就是你u>陌。《愕模彩俏颐钦飧黾业模浴br />

    “妈…你让我太失望了。”夏安宁突然狠狠的说了一句,转身就跑开了。

    夏淑华看着她的背影,立即喃喃的说道,“你也不是我的女儿啊!可是我还不是把你从小养到大了?”

    夏安宁这一路也不知道要跑去哪里,她的眼泪一直在委屈的流着,直到她跑到一个小公园,她累极了,坐在椅子上,她捂着脸,继续哭了一顿,此刻,她真得没有别得方式来发泄她的气恼和悲伤。

    项链没有了,那意味着,她今后欠宫雨泽的,又更多了,那五十万的债,加上一条项链,她不是怕欠他的,而是,她担心,自已没办法还给他。

    夏安宁正哭着,突然手机响了,她以为是母亲打来的,她拿起一看,赫然是宫雨泽打来的,她的心弦蓦地绷紧,连呼吸都屏住了。

    但是,宫雨泽的电话,她却不能不接。

    她快速的让自已尽量的平静下来,她接起,“喂!”

    也许她觉得自已的声线正常,可是,听在宫雨泽的耳中,却是有一丝哭过的沙哑。

    “哭过了?”宫雨泽直接问。

    夏安宁有些慌乱的在这端摇头,“没…没有!我只是心情不太好。”

    “怎么心情不好?”宫雨泽再问。

    夏安宁不想告诉他,母亲把他送得项链卖了,她轻声道,“没什么!少爷有什么事情吗?”

    “明天就是星期六了,我找到一座山,我们一起去溜溜小柯。”宫雨泽的声音平静的传来。

    夏安宁答应过他的事情,自然不会反悔,她应了一声,“好!几点去?”

    “早上八点,我会在你楼下等你。”

    “嗯!我会准时下楼的。”

    “你为什么心情不好?”宫雨泽在那端再问一遍。

    夏安宁立即笑起来,“没什么,就是一些小事情,没放在心里了。”

    “是不是你妈又惹你生气了?”

    夏安宁不想在他面前表现心情不好的样子,她笑起来,“没有,接到少爷的电话,我心情很好了。”

    那端,隐约听见宫雨泽的笑声,夏安宁在这端也笑起来。

    “挂了,明天早上见。”宫雨泽说完,在那端真挂了。

    夏安宁望着手机,有些怅然若失,宫雨泽明明那么高贵家族的人,为什么会对她这么好?她不是傻子,她感觉得出宫雨泽对她好,有一种特别的好,可她真得觉得自已没有这样的资格去享受他的好。

    特别是现在她连他的项链都弄丢了,她以后怎么向他解释这件事情?

    而且,也许是家世之间的差距吧!令她感觉和他的身份,形成了一种云泥之别。

    夏安宁回到家里的时候,夏淑华把饭做好了,她坐在桌上也没有吃,像是一直在等着她回来,夏安宁沉着一张小脸走进来,她也没有吃饭,她就关起了门,自已躲在里面。

    门外,夏淑华走过来敲她的门,“安宁,吃饭了,饭都凉了。”

    “我吃不下。”门后面,传来夏安宁闷闷的声音。

    “安宁,不管你再怎么生妈妈的气,也得吃饭啊!不能饿坏了胃啊!出来吃点儿吧!”

    “我真得吃不下!”夏安宁隔着房门回答。

    夏淑华叹了一口气,在她的心里,不过是拿女儿的东西救救急,也没有那么严重的事情。

    可是,在夏安宁的心里,宫雨泽送她的每一样东西,都显得格外的重要,不,重要得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对不起,妈妈知道错了,妈妈再也不拿你的东西了。”夏淑华只能继续道歉。

    夏安宁在房间里没有应声,夏淑华饿了,就去自已吃饭去了,房间里,夏安宁仰躺在床上,变成了蜷缩成了一团,脑海里,是宫雨泽那张帅气又清贵的面容,想着想着,夏安宁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悲哀。

    当喜欢上一个人了,却发现,她连喜欢他的资格都没有,这是不是很悲哀的一件事情?

    就算宫雨泽没有嫌弃她的身世和家世,可是,夏安宁却有自知之明。虽然和宫雨泽有些短暂的相处,甚至他们之间还很陌生,可是,夏安宁懵懂的心里,有个认识,慢慢的浮现出来,她好像喜欢上了这个宫家的少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