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9章一起出发
    这一晚上,夏安宁因为项链的事情,她都失眠了,快十一点多了,她听见母亲还在外面走动的声音,她不由推门出来。夏淑华也良心不安的睡不着,正在收捡着家,拖着地,夏安宁原本还是很生气的出来,想要问问母亲的,但是看着她拖地的样子,她还是按压下了一部分的怒火,朝她问道,“妈,那条项链,你到底卖了多

    少钱?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拿回来。”

    夏淑华立即扶了扶酸疼的腰,因为她平常很少做家务,她回头看着夏安宁摇摇头道,“不可能拿回来的,除非得凑更多的钱去向我的朋友要回来,但是,我们眼下也没有钱啊!”

    “到底卖了多少钱?”

    “我也不太懂行货,只知道那项链一定能卖个不错的价钱,我就卖了十万块钱。”

    “十万块钱?”这下夏安宁真得要气疯了,那项链虽然卖单的时候,宫雨泽没让她看见帐单,但是,那柜子里面摆放的项链价值最低不少于二十万,而这条项链,至少高出这个价格。

    “怎么了?我卖少了吗?”夏淑华也有些觉悟的问道,然后后悔道,“哎呀!我就真不该这么贱卖了,我应该再好好的谈个价钱的。”

    夏安宁闭了闭眼睛,转身,她又回到房间里去了,从小到大,母亲再怎么难忍的性格,她都没有说什么,可这次,她真得很失望。

    这一晚上,夏安宁饿着肚子,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早上七点,夏安宁的闹钟响了,她看了一眼,还想着再眯一会儿,可脑海里崩出了宫雨泽昨晚的邀请,今天要陪他去山上溜一下小柯,八点他就会到。夏安宁立即弹坐起身,赶紧去浴室里看见自已凌乱的长发,她赶紧放水洗了一个头发吹干之后,她从衣柜里拿了一套上次他买的休闲衣服,一件白色的轻盈t恤卫衣,一条牛仔裤,穿上一双运动鞋,长发束

    起马尾,简约清爽。

    夏安宁出门的时候,看了一眼母亲的房间,她不由叹了一口气,她下楼附近吃了早餐,七点五十在楼下等着。八点左右,一辆黑色霸气的越野车向她驶来,夏安宁有一种预感,车里坐着的是宫雨泽,果然,车窗落下,宫雨泽一件灰色休闲衣着坐在驾驶座上,他架着一副黑色的墨镜,令他的气质多了一层神秘和清

    冷,同时,还有迷人的高贵。

    夏安宁朝他弯唇一笑,拉开副驾驶座的门坐上去,而这时,身后的小柯立即大嘴探过来,朝她十分热烈的发出亲呢的呜咽声,夏安宁扭头过来,伸手抚摸着它低下来的脑袋,亲呢的叫了一声,“小柯。”

    “吃过早餐了吗?”宫雨泽扭头望她一眼。

    “吃过了。”夏安宁笑应一声。

    “那我们出发了。”宫雨泽脚下的油门踩下,在他调转车头的时候,在旁边的辅道上,还尾随跟上了两辆越野车,那是他的保镖和今天陪他出行的人。

    夏安宁倒是没有发现,她专注的望着前面一会儿,就被先进导航功能吸引了,她看了一眼屏幕上十分智能的导航,然后,她不由又被身边开车的男人吸引了。他穿着灰色的短t恤,也是清凉出行,平常他都是穿着格外正式的衬衫,此刻,他v领下面,露出他性感的锁骨,上面静静的躺着一枚小小的骷髅吊坠,手腕上带着一只黑色的机械腕表,右手的中指上带着

    一只十分有个性的戒指,配合着他浑身贵公子的气质,在夏安宁的眼里,他就像是一副美得令人炫目的画卷。

    宫雨泽的一切都还是大男孩的样子,不过,接手公司之后,他在穿着方面有所改变,渐渐的开始走向了一些成熟气质。

    她想看,但也不敢多看,只能偷偷的趁着不注意的时候,多看他两眼。

    有一种吸引,是不由自主的吸引,这大概就是她此刻的感觉吧!

    宫雨泽按开了音乐,节奏十分不错的西方音乐,令整个车厢都有一种动感气息,很美好的出行方式。

    宫雨泽也会在红绿灯,或是看后视镜的时候,墨镜是的眼神打量着夏安宁,夏安宁身上有一种干净美好的气息,就像是一块在尘世里,不染一丝尘埃的美玉。

    而这块美玉不巧被宫雨泽发现了。宫雨泽的车队一行行走了近两个小时,才到达一座海拔两千米的山脚下,这是市区外面一座十分不错的草甸山地,从这里往上爬去,到达山顶之后,没有参天巨树的景像,而是一片平整又宽广的茂密的草

    地,是平常城市中人喜欢攀沿的一座山,不过,这次宫雨泽所到的地方,是较少人走的一条路线。

    夏安宁在分道的时候,她才发现了身后跟着的两辆越野车,她惊讶的问道,“身后的车里是你的人吗?”

    “我的厨师和两名保镖。”宫雨泽自然的说道。

    夏安宁立即惊讶的看着他,“你的厨师为什么一起来了?”

    宫雨泽扭头,薄唇性感的扬起,“想不想感受一下,在大自然之中享受一顿美味的午餐?”

    夏安宁微微瞠着眸,却露出了一抹不敢置信的笑意,也只有像他这样的富家贵公子,才有这样的闲情和享受吧!

    宫雨泽以为她会有压力,他忙安慰一声,“别担心,他们只会负责我们的午餐,不会打扰我们的。”

    夏安宁眨了眨眼,倒是被他弄得有些懵懂不解起来,“打扰我们?”

    宫雨泽立即俊颜闪过一抹窘迫,纠正道,“我的意思是说,他们不会跟我们一起爬山,他们只会在特定的地方给我们做午餐。”

    夏安宁忙哦了一声,也有些羞赫的垂下头,自已刚才竟然会误会了。车子停下之后,宫雨泽牵着小柯下来,小柯那可是看见了自已的巨大游乐场似的,立即兴奋的这里嗅那里嗅了,宫雨泽不由蹲下身,解开了他脖子上的绳扣,拍了拍他的脑袋道,“小柯,去吧!看看你今天的本事,能不能给我们增加一点野味做午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