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3章他复杂不定
    我们等等它!宫雨泽出声道。

    而就在这时,他仿佛听见了小柯的叫声,由远而近的传来,宫雨泽的俊脸有些气恼起来,小柯就像是他的孩子,如此玩皮的孩子,他也是很不高兴的。

    然而,终于小柯从一个草地里冒了出来,然而,他的嘴里却刁了一只还活着的野兔子,它一直刁到了宫雨泽的面前,仿佛邀功似的看着他。

    宫雨泽这才蹲下身,你原来是去追兔子去了。

    一旁的厨师立即惊喜道,少爷,把这只兔子带回去吧!可以做您今晚的晚餐。

    宫雨泽点点头,好!

    厨师过来取走了兔子,装好,而小柯也累极了,上车之后就趴着休息了,夏安宁也累极了,昨晚她失眠没有睡好,今天又爬了一天的山,她可以说是累坏了。

    在车子行驶在平稳的回城车道上,她已经分不清楚是梦境还是现实,总之,她就是这么安静的睡着了。

    宫雨泽开着车,看着身侧睡过去的女孩,他的车降了一些,身后小柯探过一只大嘴巴过来,想要噌噌夏安宁,宫雨泽立即朝它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不许吵她。

    小柯委屈的又缩回后座,蜷在那里,眼皮委屈的吊了起来。

    宫雨泽的车队一路回到城里,已经是傍晚六点了,他看着睡着的夏安宁,也没有送她回家的想法,就径直带着她回他的别墅了。

    夏安宁这一睡就在路上睡了两个多小时,她已经睡得有些昏天黑地了,完全不知道到哪里了,在宫雨泽停下车的时候,她也没有要醒来的迹像。

    宫雨泽只好打开副驾驶座,将车上的女孩抱了下来,夏安宁在他的怀里一丝感觉也没有,反而侧脸还十分配合的依靠在他的肩膀上,睡得更香。

    在梦里,夏安宁也恰好同样的做着这样的梦,她梦见自已被人抱了起来,而这个抱她的人,正是宫雨泽,这个梦真美好。

    她的嘴角轻轻的弯起一抹笑意,宫雨泽抱着她走进大厅的时候,恰好捕捉到了,他不由微微眯眸,这个女孩做了什么梦,竟然在梦中这么快乐?

    莫名的,宫雨泽希望她的梦里有自已。

    夏安宁被宫雨泽抱回了她之前的房间,替她脱去鞋袜,拉过薄被,让她睡过去。

    宫雨泽回到房间洗了一个澡下来,他的厨师就来了,为他准备今晚的晚餐,而今晚的晚餐里,就有一道兔肉,宫雨泽独自吃过晚餐,也替夏安宁留了一份,打算晚点她醒来热给她吃。

    夏安宁这一睡,就睡到了晚上九点半,她睡足了,睁开眼睛的时候,直接把她吓了一跳,头上的熟悉的吊顶和水晶灯,令她弹坐起身。

    看一眼房间,她更是擦了擦眼睛,不敢置信自已竟然会睡在宫雨泽的家里。

    她看了一眼窗外,天黑了,而且,好像还很晚了。

    夏安宁推开门下楼,别墅太大,她一时不知道宫雨泽在哪里,她敲了敲卧室没有声音,她只好想到去书房里找他。

    果然,她敲门之后,里面就开了,宫雨泽一身休闲衣着站在门后,醒了?

    我我怎么会在你家?夏安宁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

    下午回来的时候,看你睡得太香了,不想叫醒你,就把你带到我家来了。宫雨泽说完,朝她道,去洗刷一下,我给你留了晚餐。

    不行,我得回家!我不能在外面过夜了。夏安宁做为一个安份守已的女孩,在母亲回来的时候,她还是心想着要回家。

    宫雨泽自然有些不悦了,都来了,你怎么回去?

    这个时间点还有公交车,我可以坐公交车回家。夏安宁对整座城市的路线,也挺清楚的。

    宫雨泽盯着她,看着她急于想回去的神情,他内心的那股不悦越的强烈起来,不行,这个时间点,你这样的女孩出行很危险,今晚就住在我家。

    可是

    没有可是,难道我的为人,你还怀疑?宫雨泽的脸色清冷了几分。

    夏安宁不由心跳微窒,她当然不会怀疑他的为人,只是,她会不会太麻烦他了?

    好,那我跟我妈交待一声吧!夏安宁只好留下来了。

    你的包在大厅沙。宫雨泽说完,关起了书房的门。

    夏安宁被关门声撞击得心跳砰得急跳,她感觉到宫雨泽生气了。

    夏安宁回到大厅里,拿起手机给夏淑华打电话,电话接通了,夏淑华在那端果然担心的问道,安宁,你怎么还没有回家啊!你去哪了?

    妈,我今天住在朋友家!我明天一早回去?

    朋友家啊!你同学家吗?那端夏淑华似乎已然有所知。

    夏安宁应了一声,对。

    不过,夏淑华自然知道她在说慌,不过,夏淑华也知道她在那里,她故意没拆穿她道,好,即然是同学家,那就好好的休息吧!明天也不急着回来。

    嗯,妈!你也早点睡。夏安宁挂了电话,心还是有些不定的,在母亲面前,她还是感觉有些羞赫,也因为说慌了,有些内疚。

    夏安宁刚放下手机,身后就传来了清冷的男声,你的饭菜在厨房,自已热一下。

    夏安宁惊得回头,只见白色的楼梯处,宫雨泽站在光影之中,别样的清贵,透着一种不可触摸的距离感。

    夏安宁点点头,谢谢。

    宫雨泽看着她,突然又叹了一口气,算了,我给你热一下。

    不用,我自已来就行了。

    我担心得是我的厨房,你用不习惯。宫雨泽说完,他修长的身躯迈向了厨房。

    虽然他的话有些争对人,但是夏安宁的心却涌起一抹感动,他嘴上这么说,但是他的行动,却在诉说着他对她的照顾和关心。

    夏安宁起身回房间洗刷下楼,到达楼下,就闻到了飘香的菜香,她看见桌面上热好的三道菜,她顿时就饿了。宫雨泽拿着一本书坐在旁边的沙上看着,那高贵迷人的样子,仿佛刚才在厨房里热菜的不是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