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5章夏安宁有危险
    夏安宁回到房间里,这下,她真得一晚上也睡不着了,做为一个女孩子,她真得感到丢脸大了。

    夏安宁果然这下又失眠到了晚上两点左右,她才强迫自已数羊去睡着了。

    清晨。

    夏安宁被门外的刨门声吵醒了,她一听就知道是小柯,她只好强忍着困意打开了门,她以为只是小柯这家伙,所以,连身上的睡衣也没有换,头发也凌乱,就这么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开门了。

    然而,门一开。

    门外蹲坐着的,不止是小柯一只狗,还有一个穿着运动衣服的男人,宫雨泽也在。

    “啊!”夏安宁突然发出一声低叫声,双手猛地环住胸口,瞠着眸有些慌乱无措的看着门外的一狗一人。

    夏安宁想要把门关起来,没想到小柯一顶,脑袋就钻了进来,而门又开得更大了,夏安宁穿着一件卡通睡衣的样子,就这么出现在了宫雨泽的眼帘里。

    夏安宁好窘,纤白的手指一拢长发,长发下面露出了她秀白的脸蛋,她却不知道,女人撩发的动作,对男人来说,是有多大杀伤力的。

    宫雨泽果然眸光倏地变得深邃了几分,朝她问道,“下来吃早餐了。”

    夏安宁眨了眨眼,看他的样子,好像是健身回来的。

    “哦,好的,我马上就下来。”夏安宁在他的家里,当然不能再贪睡了。小柯就在这时,一张狗嘴在夏安宁的睡衣上噌着,好像在占便宜似的。

    宫雨泽看着,剑眉一拧,小柯竟然在占她的便宜?

    “小柯,跟我下楼。”宫雨泽竟然会感到一丝吃醋的意味。

    小柯又用一双又黑又亮的眼珠子看着主人,好像一脸很无辜,不知道自已又哪里做错了的表情。

    宫雨泽立即诱它,“我今天给你买了你最爱几的狗粮,你真得不想下楼去吃?”

    小柯一听有吃的,立即摇着短尾巴过来,宫雨泽朝夏安宁道,“一会儿下楼吧!”

    “好的!我马上就下来。”夏安宁点点头,看着他走了。

    她才松了一口气,来到浴室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已,她好窘,怎么总是让他看见她最丑的样子呢?

    她刷牙回到房间,正好接到了工作室的电话,让她今天早上十点去拍衣服,夏安宁忙答应下来了,她现在最重要的,还是工作。

    吃早餐的时候,夏安宁显得十分的安静,小柯已经用完了早餐,正在大厅里玩耍,宫雨泽优雅的享用着早餐,目光触上对面一言不发的女孩。

    他知道她要离开了。

    “一会儿你要去哪里,我送你。”宫雨泽出声道。

    “我去工作室里。”夏安宁抬头应了一声。

    “如果你这份工作太累,我可以给你介绍更轻松的工作。”

    “不累,挺好的,我很喜欢。”夏安宁摇摇头。

    宫雨泽默然的看着她,其实以他的能耐,他随随便便都可以帮助她,让她和她的母亲从贫穷的状态下脱离出来,可是,他只是没有理由要这么做。

    如果这个女孩愿意做他的女朋友的话,他说不定就会这么做的。

    可是,做为一个自尊心强大的男人,宫雨泽还从来没有主动的向女孩示好过,所以,即便夏安宁对他有一些吸引,他也还没有确定下来,这是不是爱情。

    “好,吃完饭,我送你过去。”宫雨泽说完,不再说话了。

    吃完了早餐,夏安宁就由着他送到了工作室的门口,夏安宁朝他挥手说完再见,她就转身跑进工作室的大厅里去了。

    身后,宫雨泽的目光一直目送着她进入之后,他才离开。

    夏安宁今天的工作任务比较重,昨晚没有睡好,但她坚持拍完了所有的衣服,下午的时候,她结算到了第一笔钱,一万块钱,这是她拍完了这段时间衣服的工资。

    将这一万块钱放在包里,夏安宁的心快乐的飞了起来,她终于赚钱了。

    对于一个十九岁的女孩来说,能赚钱那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情啊!

    夏安宁想到母亲上次卖了她的项链,手里应该还有点儿,她不想现在给母亲,母亲有钱就会去赌,她要存起来,存多一点,然后慢慢的还给宫雨泽,把这笔债务清掉。

    夏安宁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七点了,母亲还没有回来。

    夏安宁拧开灯,随便的在冰箱时找到一些面条下了,煮给自已吃。

    她现在没有特别的事情,她不会乱花钱了。

    此刻正在一座麻将馆里,夏淑华正在奋战着,她今天的手气不错,竟然连胡几把,让她偿到了赢钱的滋味,她都不想走了。

    然而,她却不知道,今天在麻将桌上,却是有人暗使手脚让她小进利益的。

    这个人就是李光头,他知道夏淑华一直是单身,而夏安宁也没有父亲,所以,只要缠住夏淑华,那么夏安宁身边就没有了保护,那么他就可机可趁了。

    李光头对夏安宁这颗贼心一直不死,自从看见夏安宁之后,他满脑子都是她美丽清纯的身影,李光头一直喜欢嫖赌,但是,所以,对于玩女人这样的事情,他已经在择鲜下手了。

    李光头的车子一直等在夏淑华家的楼下,他的手下告诉他,夏安宁回家了。

    李光头打了一通电话,朝那端的手下道,“缠住夏淑华,你们可以放点水,让她今天晚上多赢上几把,千万不能让她离开麻将馆。

    那端的人答应着,李光头放下电话,盯着夏安宁那楼上亮起的灯光,他的嘴角勾起一抹凶狠的笑容,现在,夏安宁身边没有了保护,今晚就是他好好享受的日子了。

    大不了,事情做完了之后,他花一笔钱让夏淑华闭嘴就行了。

    反正,对于一个赌徒来说,钱,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此刻,夏安宁正在等着母亲回来,不过,她也知道母亲这会儿一定在麻将馆里,根本不会回来的。夏安宁拿起一本书坐在阳台上看,她通过家里的阳光,竟发现能看见宫雨泽的大厦,虽然遥远得很,但是,这样的发现,也令她的嘴角弯起了笑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