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66章 伤了她的心
    是因为宴会的吗?还是因为她这样走掉了,他有些生气?

    不过,不管怎么样,她都觉得自已这么做也没错,因为他的身边有那个蓝小姐在,她若是在场的话,就会显得十分尴尬了。

    而她也不想站在那个蓝小姐的身边,被别得女孩指指点点,做出什么比较。

    宫雨泽的跑车比公交车快多了,在半个小时之后,他就到达了夏安宁的家里。

    他抬头看向她的家里,发现竟然还是黑的,他顿时拧了拧眉,这意味着她还没有回家。

    宫雨泽的心不由又胡思乱想起来,他等待中也透着一丝焦虑。

    可是,此刻,他除了等她,他也没有别得办法!因为夏安宁的电话根本就打不通。

    到底这个女人为什么关机?

    难道就是因为不想接他的电话,所以,她关机了?

    宫雨泽只要想到这一点,又感觉心里一阵的窝火,有一种他好好对她,却没有得到回报,还要被她气得半死的感受。

    他宫雨泽也不是天生的慈善家,他会这么对她她,完全是因为她可怜,也因为他有一种宠妹爱好,所以,就会把她当成了自已的妹妹一样照顾着。

    加上和她之间也遇上了那么多的事情,令他不得不一步一步的去关心她,照顾她。

    可现在得到了什么样的回报?

    她竟然把他扔在宴会现场,她离开了,还手机关机,仿佛根本不把他当一回事似的。

    宫雨泽气得攥紧了拳头,下了车,就倚靠着车门,目光寒冷冻人,仿佛一头被惹怒的野兽一般,随时要咬人。

    终于,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夏安宁眼看着也快要到家了,她的心里要想着,妈妈在家吗?

    自从昨晚上被夏光头那样对待之后,她对那个家里,都有阴影了。

    夏安宁终于下了公交车了,她心里有些发毛,她多希望这个时候妈妈能在家里啊!

    这样她也不会害怕了。

    可是,这会儿夏淑华还真得不在!她是一个意志力弱的人,对于赌徒来说,任何的机会,能让她上场去玩,她都不会拒绝。

    所以,这会儿夏淑华正在麻将桌上奋战着,她想着女儿反正在那个男人的家里,而且,那个男人又对女儿这么好,肯定不需要她担心了。

    哪知道,夏安宁现在已经回家了!

    夏安宁一步一步朝家里走去,她低着脑袋,哪里会想到家门口的楼下,停着一辆黑色的跑车,而跑车上面,环着手臂倚着一个等着她的男人呢?

    宫雨泽成了雕塑一般的站着,惹来过路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要多看他两眼,因为他所倚着的跑车太霸气了。

    而他的人更加惹人注目。

    宫雨泽的目光一直在盯着拐弯处,他对于能不能等到夏安宁回家,还没有什么底。

    然而,当夏安宁环着手臂,步伐轻快的走过来的时候,他的心里有一根心弦松懈了,然而,有一根愤怒的神经又绷紧了。

    她竟然回来了。

    夏安宁一直在沉浸在自已的心思里,根本不知道就离她五十米之外,一双目光正愤然的盯着她。

    夏安宁走宫雨泽身侧过的时候,宫雨泽终于出声了。

    “还知道回来?”

    冷冷的一道声线,突然响起,可把夏安宁给吓了一大跳。

    她一秒之间,扭头看向说话的男人,然后,她吓得瞠目结舌了。

    天哪!宫雨泽怎么会在这里?

    “你…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在宴会里吗?”夏安宁反而惊奇之极,不敢置信极了。

    “夏安宁,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把我扔在宴会里,还把我让给别得女人,我在你眼里,是一个不值得尊重的货物吗?令你随手就扔掉?”宫雨泽的语气超级不好,带着一股震怒。

    夏安宁眨了眨眼,一时呆愕住了,但她感觉得到宫雨泽的狂怒。

    “对不起…我以为蓝小姐可以做你的女伴。”夏安宁吓得有些语无论次起来。

    “夏安宁,你太让我失望了,即然你不想看见我,好啊!从现在起,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宫雨泽想到刚才的担忧加焦虑,他真得狠下了心肠刺伤她。

    果然,他这句话,令夏安宁的心狠狠的击颤了,她有一种突然失去了一切的绝望,她微微喘息起来,小声的道着歉,“对不起…”

    “对不起有用吗?还是你觉得我对你太好了,让你觉得可以无视我了?”

    “我…”

    “即然这样,我宫雨泽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人,我们就此别过吧!”宫雨泽说完,拉开车门,坐进去之后,跑车直接驶离了。

    夏安宁看着他的跑车离开,只是几秒时间,她的眼睛就被眼泪笼罩住了,迷糊得令她连他远去的车灯都看不清楚了。

    两行眼泪猝不及防的滑落在脸上,她捂着嘴,连哭都不敢大声。

    她有一种失去了全世界的悲伤感。

    他再也不会见她了?

    旁边有邻居路过,夏安宁赶紧别开了脸,大步走向了她回家的楼梯口,急步上楼了。

    宫雨泽的车子冲出一条马路之后,便快速的停了下来,他立即想到一件事情。

    她家里的灯没有亮,这意味着她那个不称职的母亲还没有回家,而昨晚才刚刚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他怎么可以就这么留她一个人回家?

    该死的,至少主他确定她是安全的再离开,宫雨泽的车身猛地原地转了一圈,然后又驶向了回程。

    但是,他没有靠近,抬头看见灯亮了,应该是夏安宁回去了。

    宫雨泽微微呼了一口气,他又把车子驶到了她的家门入口,他就决定在这里守一会儿,至少他不想看见那个李光头的人出现。

    或者,他等到她的母亲回来再说。

    至于她的母亲长什么样子,他没有见过,但是,他想,那样狠心的女人,他一定能认得出来。

    楼上。

    夏安宁在家里,依然不敢大哭,她不知道为什么,就是那么的难过,难过极了。

    脑海里,全是宫雨泽刚才所说的话,每一句都仿佛一把刀在刺着她的心脏,所有的一切,都在告诉她一件事情。她和这个男人这辈子再也不可能见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