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8章母女之争
    宫雨泽却不知道,他送得这枚钻戒套住的,不止是她的手指,还在她的心。

    夏安宁低下头看着钻戒,她知道,这辈子,她的心都只属于他了,她辙底的爱上他了。

    “我很喜欢。”夏安宁抬起头,甜甜一笑。

    宫雨泽被她这抹笑容迷惑了一下,灯光下,两个人凝视着彼此,此刻,他们的心,离得从未如此的近,近到,彼眼的眼睛都倒映着对方的身影。

    “夏安宁,我喜欢你,这是我的正式表白。”宫雨泽认真的启口。

    夏安宁胸口微微起伏着,明显得激动不已,她咬着唇,也认真的点点头,“嗯!我也喜欢你。”

    宫雨泽执起桌上的红酒杯,朝她递起,夏安宁也拿起红酒杯,和他一起干杯。

    接下来的晚餐十分的丰盛美味,宫雨泽在用餐的时候,告诉夏安宁,他决定在几天之后出差一趟,去国外,他邀请她一起去。

    夏安宁从未出过国门,她听完,自然欣喜了,“真得吗?我可以陪你一起去吗?”

    “当然。”宫雨泽点点头,“我可以陪你去任何地方,只要你想去,我都会带你去。”

    夏安宁也不要求太多了,她抿唇一笑,“就去你出差的国家吧!以后有机会再去别得地方。”

    “好!”宫雨泽点点头,看着她嘴角的笑意,他也发自内心的感到愉悦。

    八点半,从餐厅下楼,宫雨泽很希望带她回家去住,但是,夏安宁有些担心母亲,因为她感觉母亲最近的心情不太好,所以,她选择回家。

    宫雨泽没有强求她,便在路上买了一些水果让她提回家,夏安宁回到家里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她打开房门,又看见大厅里的灯亮着,夏淑华坐在沙发上,好像无精打采的样子,她不由一惊,“妈,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

    夏淑华今天被威胁了,的确整个人都处于惊恐之中,她连睡也睡不着,她抬起充满了血丝的眼睛看着夏安宁,“妈妈没事!你怎么回来了?没有去你男朋友家里住吗?”

    “妈!你误会了,我和雨泽只是刚刚交往而已。”夏安宁坐到她的身边,看着她苍白无色的脸颊,她很担心。

    “妈,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能不能告诉我?”夏安宁认真的问道。

    夏淑华这会儿也正快要被这件事情给逼疯了,她叹了一口气,低下头就看见了夏安宁手指上那枚大钻戒,她惊得抓起她的手,“安宁,这是哪里来的?”

    夏淑华从未见过这么大这么漂亮的粉色钻戒,她的眼睛亮起了光芒,夏安宁回来的路上,一直没有想过要取下这个钻戒,此刻,妈妈看到这个钻戒,她下意识的伸手捂了一下钻戒,“是…是他送的。”

    “那个宫雨泽送的?这是真得吗?拿给妈妈看看。”夏淑华急得想要看清楚。

    夏安宁还没有反应过来,夏淑华就把钻戒从她的手指上摘了下来,夏安宁微微惊愕的看着母亲,夏淑华拿着钻戒在灯光下打量着,看着那切割完美的棱角,她的眼神闪过了一抹惊喜,是真的!

    “这么大的钻戒,得多少钱啊!”夏淑华好奇的问夏安宁。

    夏安宁摇摇头,“我不知道,妈,你把钻戒还给我吧!”

    “安宁,看来那个宫雨泽真得很爱你啊!你瞧瞧,连么大的钻戒他都送给你了。”夏淑华那颗快要濒死的心,瞬间因为这枚大钻戒给救活了似的,她此刻,拿着都不舍得还给夏安宁了。

    “妈!把钻戒还给我好吗?”夏安宁只好再问一声,伸手向夏淑华要回。

    她不希望妈妈再拿这颗钻戒去买了,因为这是她最重要的东西,这是宫雨泽对她的感情。

    夏淑华拿着钻戒,突然眼泪就涌了出来,她捂着脸,突然痛哭起来了。

    “妈,  你怎么了?你怎么了?”夏安宁吓了一跳,赶紧扶着她。

    “妈妈没用,妈妈对不起你,妈妈又去赌了!”夏淑华抱着夏安宁,立即哭声震天。

    夏安宁一听,心弦就揪紧了,她忙问了一声,“妈,你是不是又借钱了?你欠了人家多少钱?”

    “两百万,整整两百万!”夏淑华泣声道。

    夏安宁的脑袋轰然而炸,她不敢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什么?两百万?”

    这对于她来说,无疑也是一个天文数字。

    夏淑华此刻,也只能继续哭着求女儿的原谅,“安宁,妈妈对不起你,妈妈没用。”

    “妈!你怎么可以欠这么多赌债呢?你要怎么还啊!”夏安宁真得很气,很无奈,也很伤心。

    夏淑华捂着脸,“我也后悔了,可是后悔也晚了,我欠下了这么多,也必须还啊!不还,他们就要弄死我。”

    夏安宁又惊又吓之中,也不由气红了眼眶,她看着大哭的母亲,她心里很难受,很难受,可是此刻,她真得不知道该怎么办!她的心也在慌乱之中。

    夏淑华哭完之后,她抬起头看着女儿,“安宁,救救妈妈好吗?现在,只有你能救妈妈了。”

    夏安宁看着母亲手里握着她的钻戒,她立即知道妈妈想要干什么了,她突然摇摇头,“不…妈,别这样,这是雨泽送给我的,这是他的心意,我不能卖了。”

    夏淑华却恳求的看着她,“女儿,你真得不肯救妈妈吗?”

    “我不是不想救你,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可唯独不能卖这个钻戒。”夏安宁也哭了,她真得很伤心,也绝对的不想。

    “这钻戒是他送给你的,就是属于你的了,我们偷偷的卖了,他不会知道的,就算他知道,就可以把责任推给我,我来承担一切的后果好吗?”

    “妈,不要…求你了,不要卖了,还给我好吗?”夏安宁说完,她想要去从妈妈的手里拿回来。夏淑华此刻,也是被逼到了极至了,她紧紧的握住了钻戒,“安宁,给妈妈,把这个钻戒给妈妈好吗?就这一次了,就这一次妈妈再也不卖你的东西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