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5章宠爱她
    “嗯!她去还了。”夏安宁心头一暖,没有他的帮助,她真不知道母亲要怎么渡过这次的难关。

    “好,晚上见。”宫雨泽说了一声,挂了。

    夏安宁微微叹了一口气,她感觉欠宫雨泽的,这辈子都还不清了。

    没一会儿,夏淑华回来了,她买了一些水果,她答应夏安宁,再也不赌了。

    刚才,她还碰见了一个麻友,约她去打麻将,被她给拒绝了。

    她是真得不想再发生欠赌债的事情了,而且,最近也吓怕了。

    夏安宁洗了水果,两母女倒是好好的坐在沙发上吃水果,看电视了。

    这时,电视上演着一个小姐的戏,夏安宁的偷偷的看向母亲,只见夏淑华脸色有些紧绷。

    夏安宁突然想要了解母亲的过去,这样的话,她也想了解父亲是什么样的人。

    “妈,我可以问你一件事情吗?”夏安宁好奇的问道。

    夏淑华点头道,“问吧!”

    “妈,你在医院里的时候,我偷偷的看了你的短信,是那个霞姐发过来的,她是你以前的同事吗?”

    夏淑华的脸色微微一变,“你问这个干什么?”

    “妈,你以前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夏安宁清澈的目光看着她。

    夏淑华羞于在女儿面前提起过去,此刻,看着女儿的眼神,她只感一种说不上来的羞耻感。

    她有些慌乱的别开了脸道,“你打听这个干什么?”

    “因为我想知道,我爸爸是什么样的人,你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他。”夏安宁有些焦急的说道。

    夏淑华脸上划过一抹错愕,她的爸爸?这个问题,连她也没有办法回答她。

    “妈,我求你告诉我好吗?告诉我,我爸爸是谁?”夏安宁恳求道。

    夏淑华的脑海里快速的转动过一些事情,她当然不能告诉夏安宁,她是捡来的,而且,她的母亲已经去世的消息。

    因为她要让夏安宁知道,  她就是她亲生的,这样,她们的母女感情才会稳固。

    “妈,你以前是不是在夜总会这种地方上班的?那我的爸爸到底是谁?”夏安宁好奇的再追问着。

    夏淑华的脸一红,看着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儿,她知道有些事情再也瞒不住了,与其让她去猜测着,她可以告诉她,她叹了一口气道,“妈妈没有告诉你我的过去,是因为我怕你知道了,你会瞧不起我。”

    “不,妈,你是我的妈妈,我怎么会瞧不起你呢?不管你以前是做什么的,你在我心里,都是我最爱的母亲。”夏安宁摇着脑袋,她真得没有一丝的瞧不起,反而很心疼。

    “对,我以前是干夜总会的,在我生下你之前,我干了五年。”夏淑华只好说出了过去。

    夏安宁一听五年,她脸色微微一白,她突然有一种撕开母亲伤痛回忆的罪恶感。

    “妈,对不起…我…”“没事,即然都是过去了,我也不会在乎了,你想知道,我也不想瞒你了,不过,在生下你之后,我就脱离了那个行业,再也没有干过了,为了你,我决定洗手不干了。”夏淑华说得也是真的,那些年她也

    是风光无限的,但是,她怕女儿日后被人瞧不起,她才退出来的。

    夏安宁的心里很复杂,五味杂陈,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母亲。

    “至于你的父亲,我真得不知道是谁。”夏淑华说慌道,她要让夏安宁知道,她的出生是一个意外,所以,她的父亲她也不知道是谁。

    夏安宁的心里扯紧了,她是成年人了,她当然知道母亲的话意。

    “妈,没关系,我不找父亲了。”夏安宁微微红了眼眶。

    夏淑华伸手抚摸了一下她的脑袋,“跟着妈妈,的确委屈你了。”

    “没有!只要你不赌了,我们以后好好的生活。”夏安宁对日后还是充满了希望的。

    “好,妈妈答应你,不赌了,我们好好的过日子。”夏淑华点点头,现在,看着这个漂亮的女儿,她对未来真得充满了希望了。

    因为在女儿的身后,有一个富贵的男人,这令她感觉后半生也有依靠了。

    “安宁,你真得不会介意妈妈的过去吗?”夏淑华再问一声。

    夏安宁摇头,认真的回答道,“不会!我会一如即往的爱你。”

    夏淑华听到这句话,真得很欣慰,她真得拥有一个好女儿,善良,单纯,可爱。

    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是,她这辈子也只有这个孩子了。

    夏安宁在晚上的时候,她说要出去,夏淑华十分开心,也没有阻止她,反而希望她快点和这个宫少爷加深感情。

    就算是每天见面,她也不会阻止的。

    宫雨泽六点到了她的楼下,夏安宁下楼,他的车子已经在等着她了。

    夏安宁看着车窗落下,宫雨泽一身优雅华贵的身影,她的心动得厉害,砰砰直跳。

    她坐上车,宫雨泽看着她拥有的好心情,他的心也涌起一抹愉悦,他再告诉她一个好消息。

    “偷你母亲包的小偷已经抓到了,警方在追那个钻戒,也许明天就有消息了。”

    夏安宁惊喜道,“真得吗?那太好了。”

    宫雨泽抿唇一笑,看着她如此在乎他送的东西,他很欣慰。

    “我以后再也不会弄丢了。”夏安宁向他保证。

    宫雨泽倒是被她这份纯真可爱诱得一笑,“没事,丢了我们再买。”

    “不要,这么贵重的东西,不要再送了,有一个我已经很知足了。”夏安宁保证不会再弄丢了。

    宫雨泽眯着眸道,“怎么可能不送了呢?这只是表白用的,我们还有订婚,结婚,这些都是要再送钻戒的。”

    夏安宁听到这句话,俏脸微微涨红,羞赫的不敢看他的目光。

    “这个…还早啊!”

    宫雨泽目光微眯,盯着她,“是早还是迟,我们自已可以做决定。”

    夏安宁的心头一窒,他说得是真的?他真得可以不用再了解自已,就想和她在一起一辈子到老吗?

    宫雨泽见她这表情,分明是被他的话吓到了,他勾唇一笑,“你别感到压力,我们可以再好好计划一下。”夏安宁轻点了下头,”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