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2章 不再软弱
    两边都上菜了,蓝枫一直在和宫雨泽聊着最近金融方面的话题,蓝莹乖巧的坐在一旁,像一个崇拜者一般,一直望着宫雨泽,眼神流露的爱慕也毫不掩饰。季安宁也和季天赐一直安静的用餐,没有聊天,不过,季天赐的目光一直温柔的不时凝视着季安宁,他的眼神里隐藏着一丝担心,因为旁边的宫雨泽身边坐着另一个女孩,那个女孩还十分大胆的和宫雨泽

    **。

    做为宫雨泽的前任女朋友,季安宁心里一定不好受吧!

    必竟,不管当初他们是什么理由分手的,他知道季安宁的心里一直都爱着宫雨泽。

    再美味的菜,在季安宁的嘴里,也形同嚼蜡一般,无味了,不过,刚才她喝了太多的茶水,她想要去一趟洗手间,季安宁放下筷子,朝季天赐道,“我去一趟洗手间。”

    “好!”季天赐点点头。

    季安宁没有看宫雨泽那一桌,她垂着眸看路,就朝一个洗手间路标的方向去了。

    季安宁离桌,蓝莹查觉到了,她的目光闪过一抹深沉,她也假装道,“哥,你们聊,我先去一趟洗手间补一个妆。”

    “去吧!”蓝枫点点头,宫雨泽看了一眼季安宁离开的位置,不经意却和季天赐撞上了眼神,季天赐对他略略含首招呼,必竟同为商界,他也没有必要得罪宫雨泽。

    宫雨泽收回目光,不予回应。

    季安宁走进洗手间,上完厕所,她就在洗手台上洗手,这时,门推开,蓝莹款款进来,高根鞋尖锐的根敲击着地面,带着一丝节奏感。

    蓝莹几乎连看都不看季安宁,一边熟练的拿着化妆包,一边冷哼一声,“不是说,不许出现在雨泽哥的面前吗?你怎么还是阴魂不散?”

    最后这句话,蓝莹用警告的眼神睨向了季安宁。

    季安宁也冷然回答,“我有我自已的自由。”

    蓝莹这下正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季安宁,一直在时尚界的人,自然一眼就看得出来季安宁身上这身衣服,还有她脖子上的项链,手腕上的手表,都绝对不是普通款了。

    “没想到,三年不见,寡目相看啊!离开了雨泽哥,你也没闲着,这么快就勾搭上别得男人了,还带着一起出现在雨泽哥的面前,你什么意思啊!”蓝莹眼神里泛着嘲弄气息。

    季安宁目光平静的看着她,以前她会觉得蓝莹这样的身份,高攀不得,觉得她身份高贵,是富家小姐,可现在,同样站在富贵人家的地位上,季安宁只觉得蓝莹品性不如一般的女孩,甚至更加恶劣低俗。

    “三年前的事情,我们都不要再提起,我不会防碍着你,你也不会打扰我。”说完,季安宁转身准备离开。

    蓝莹突然一手拦住了她,“那我也奉劝你一句,我听说你母亲离世了,我很遗憾,所以,你最好也不要告诉雨泽哥,三年前的事情,否则,你母亲死也不会安心的。”

    季安宁的脸色一变,她纤细的手掌,突然死死用力的掐住了蓝莹的手腕,抓得很用力,蓝莹都感到了吃痛。

    “我也警告你,你最好别再惹我!否则,我也不会客气。”季安宁的声线里,充满了警告。

    “好疼,你给我放开。”蓝莹用力挣扎了一下,脸色都气白了。

    季安宁有些嫌脏的松开了握住她的手,转身推门出去。

    身后,蓝莹在生气之中,又有些气恼,更不知道季安宁哪里来的勇气,竟然敢反着威胁她。

    “臭丫头,你有什么资格威胁我?不过是靠别得男人撑腰,就敢这么嚣张了,哼!我才不怕你。”蓝莹对着门狠狠的说。

    季安宁脚步从容的回到了桌上,她的目光看了一眼宫雨泽,宫雨泽优雅的切着盘子里的食物,吃相格外的赏心悦目,一如他的教养,从来给人一种尊贵的气息。

    季安宁想再吃点什么,可发现,她什么也吃不下去了,她放下筷子,朝对面的季天赐问道,“我吃饱了,你呢?”

    “我也是。”季天赐微微一笑,“我们走吧!”

    “好!”季安宁点点头,拿起包,跟着季天赐从位置出来。季安宁走时,又看了一眼宫雨泽,他还是没有看她,她心底划过一抹失落,她转身便走了,却不知道她转身之际,因为没有看清有一个小台阶,她差点摔了一下,季天赐就在她的身边,他健臂一揽,就把

    季安宁揽进了怀里,保护住了。

    季安宁也吓了一跳,她由着季天赐扶着,一起出门了。

    身后,宫雨泽的目光又染上一道不易查觉的冰冷,连对面的蓝枫都感觉到了,他回头看了一眼门口的方向,“雨泽,怎么了?”

    “没什么!”宫雨泽收敛那抹情绪,勾唇自嘲一笑。

    蓝莹再回到桌上,她继续花痴一般的看着宫雨泽,只是,宫雨泽接下来对她的态度就冷淡了许多,他和蓝枫的话题,蓝莹也插不上口,反而怕自已说错了什么,惹来他的笑话。

    所以,她干脆就乖乖的做一个听众,她看见季安宁离开了,以为季安宁是怕了她,更加得意了。

    季安宁回别墅的路上,季天赐接到一个电话,公司出了一件比较紧急的事情,他要去公司一趟,他送完季安宁回到别墅,就又开车出门了。

    季安宁倒也喜欢自已一个人呆着,她坐在阳台上,看着宫雨泽别墅所在的方向,那里只有幽蓝色的景观灯,说明他还没有回家。

    想到今天蓝莹的威胁,虽然母亲气世了,可是,她还是会保护好母亲在世的名声,不会让蓝莹继续破坏的。

    所以,她也不想多招惹蓝莹,但她也需要蓝莹保持三年前的那个交易,不要轻易的把她母亲的东西外泄出去。

    夏淑华捡了她,把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她抚养长大,这份养育之恩,令她更加的感恩在心。而她已经去世了,她不能为她做什么了,只能做的,就是让她在地下安息,而不要再担心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