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5章赶来救场
    看着聂君顾离开的身影,听见门砰得一声关起,古悦和宫雨宁相视一眼,都纷纷吁了一口气。

    “怎么这么巧?你偏踢伤得是聂君顾啊!”宫雨宁不敢置信的问道。

    “我哪知道他是谁啊!那天晚上在酒吧里,我什么都没有反应过来,就得罪他了。”古悦皱着一张脸,感觉上天一定是在和她开玩笑。“我还这个世界很大,你不会遇上他,没想到,这个世界就是这么,这么大的酒吧里,你就得罪了他。”宫雨宁完,立即想到什么,朝她道,“你等一下,我现在立即

    马上打电话给贺凌初,让他过来。”

    “你刚才不是他会过来吗?”古悦眨了眨眼问道。

    宫雨宁无奈道,“我这是先稳住聂君顾,怕他对你不利,我哪里有打电话给贺凌初啊!”完,她抓起手机就跑去阳台上了。

    宫雨宁在拔通电话的时候,只祈求一件事情,贺凌初最好不是在开会或者办重要的事情,最好能赶过来这里一趟。

    “喂,雨宁,怎么了?”那端贺凌初的声音温柔低沉的传来,带着一丝愉悦。

    “贺凌初,你能不能来救一个场?我这里非常需要你。”宫雨宁朝他恳求道。

    “需要我?”贺凌初的声线里多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宫雨宁俏脸微微一红,他想哪里去了?她忙道,“不是那种需要,而是,我需要你的帮忙,非常紧急的事情。”

    一听是非常紧急的事情,贺凌初也不和她暧昧了,赶紧认真寻问,“你出什么事情了?”

    “不是我,是我的好姐妹古悦,她得罪一个人了,现在那个人非常生气的来找她算帐。”

    贺凌初听完,立即声线绷紧,“你们有没有出事?”

    “我们现在没事,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悦得罪的那个男人,是你的好兄弟聂君顾。”

    “什么?君顾?”贺凌初明显有些措手不及,声线里充满了惊讶,“你的好姐妹怎么得罪了君顾的?”

    “这件事情来话长,现在不方便告诉你,总之,我刚才跟聂君顾,中午你会来找我吃饭,现在,他在酒店大厅里等你,你能不能现在赶过来?”

    贺凌初低笑一声,“好!我现在就过来。”

    “你没有重要的事情吧!”

    “再重要的事情,也比不过你的事情。”贺凌初答了一句,“我现在就来。”完就挂了电话。

    宫雨宁拿着手机回到大厅里,古悦坐在沙发上,抱着一个抱枕,神情非常郁闷和担忧,必竟聂君顾都找到门口了,这件事情,还真得不知道要怎么解决呢!

    “贺凌初一会儿就过来,你别担心啦!有我们在,聂君顾应该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宫雨宁坐在她的身边,伸手拍了拍她安慰道。

    “我知道!可是…可是你,我该怎么补偿他一些损失呢?必竟我先对不住他的,我想一想,他挺可怜的。”

    “那你打算怎么补偿?”宫雨宁在这件事情上,实在帮不上什么忙。

    古悦当然想要赔钱就了事啊!但是,这个男人之前话,挺令她生气的,所以,她不知道还有什么办法能解决。

    “要不,你以身相许怎么样?”宫雨宁开玩笑的。

    古悦立即气成了炸毛的猫一样,大声道,“我才不要,雨宁,你不许这么,更不许开这种玩笑。”

    宫雨宁没想到把她气成这样,她立即举手投降,“好,我不不,我死也不了。”

    “他这种天天泡酒吧的男人,会是什么好人吗?而且,你都不知道他在酒吧里了多过分的话,简直变态。”古悦对聂君顾的第一影响,可以是非常的恶劣了。

    宫雨宁眨了眨眼,“可是聂君顾看着,也挺谦谦君子的。”

    “你别替他好话了,就因为他是贺凌初的好兄弟吗?贺凌初是好男人,不代表他也是。”古悦撇着嘴道。

    宫雨宁突然想到,聂君顾和贺凌初以前都是好兄弟,现在聂君顾会去酒吧这种地方玩,那贺凌初去不去?

    宫雨宁有些苦恼起来,她是不想过度的去探听贺凌初的过去的,但是,又忍不住的好奇想知道。

    酒店一楼的大厅里,女前台非常细心体贴的招呼着聂君顾,替他送点心,又送咖啡。

    “谢谢。”聂君顾朝前台勾唇一笑。

    “不用谢。”前台羞赫的回到了工作岗位,一双漂亮的眼睛不时的投向他,飞送秋波。

    不过,聂君顾心不在焉的喝着咖啡,目光沉沉的看着一处,好像沉浸在他自已的心思里。

    聂君顾也是始料不及,古悦会是宫雨宁的好姐妹,这世界上哪里就有这么巧的事情?

    他在酒吧里误把古悦当成了服务员,她跌进他的怀里,而在他上电梯的时候,她又恳求着跑进去。

    这原本也就没有什么交集了,可谁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令他不能再忍,先是偷看他,再次踢伤他,做为一个男人,他要是这个都能忍的话,他真不算什么男人了。

    想到这一点,他还隐隐感觉下身有些不太舒服,虽然在他的私人医生那里检查,没有问题,只需要静养就好,可他分明看见医生的眼神里有些同情的目光。

    他从到大,养尊处优的大少爷,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污辱,简直奇耻大辱。

    原本他找到她,冲过来,就能发泄他的怒火了,现在,这个女人竟然是宫雨宁的好姐妹,而宫雨宁是他好兄弟贺凌初放在心尖上的女人了,他还能怎么办?

    他这口巨大的怨气,也只能暂时先咽回去了,他只希望,日后还能补偿回来,否则,他就太冤枉了。

    贺凌初从公司到酒店的地段,并不是很远,加上还不是中午的高峰期路况,他的车子一路直奔酒店而来。

    十五分钟就到了,他快步迈进来,一边打通了宫雨宁的电话。

    那端传来宫雨宁甜美又期待的声音,“你到了吗?”“嗯,我到了,就在楼下,你们呢?”真人姐姐在线服务,帮你找书陪你聊天,请微/信/搜/索 热度网文 或rd4 等你来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