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43章贺海逸落选
    宫雨宁听到身后的声音,即便她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贺海逸。

    旁边的吕德微微凑近她一些,“姐,贺海逸来了。”

    宫雨宁微一点头,表示知道了。

    竞标会议开始了,主持人非常激动上台激昂了一番,把宏隆的历史祥细了一遍。

    紧接着,是宏隆总裁上台致词,致完了词,他便开始讲诉了这次的项目投资计划,大概的讲诉今后的发展趋势,令在在座的商界人士,都对这个项目产生了非常浓厚的兴趣,纷纷想要分一杯羹。

    贺海逸的目光闪烁着猎物一样的光芒,对今天的项目,他是势在必得。

    “我们这次接到了很多感兴趣的商界朋友们,投来的方案,我们都非常重视,也一一的筛选了最合适与我们合作的公司。”

    这句话之后,所有人都良翘目以待最终的结果。

    贺海逸也是,他内心,紧张,期待,也有焦虑。

    他比其它的竞争者,更多了一份期待,因为,他拿下这个公司的项目,是想要去爷爷的面前邀功的。

    “下面,我还是宣布这次的中标的公司,那就是…”

    “最后,我们选出了一家非常适合与我公司合作的公司,宏隆集团总裁的目光在人群里一一看过,最后,他落在最前排那位在场,最年轻,最美丽的女孩身上。

    他的眼神里没有看之色,反而充分了合作的兴趣。

    贺海逸的目光随着宏隆总裁的目光最终所落之人,他眼底闪过一抹紧张焦急,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而且,还非常强烈。

    这怎么可能?他明明和宏隆这边谈好了合作的,为什么突然变了结果?

    “在我宣布这个结果的同时,我要隆重的欢迎一个远道而来的客人。”

    宫雨宁知道是要提她了,这倒是令她有些出乎意料,她微笑等待着。

    “她就是我们全球赫赫有名的公司,宫氏集团懂事长宫夜霄先生的掌上明珠宫雨宁姐,欢迎之至。”

    宫雨宁笑着颔了一下首,起身,她面朝着身后的众公司大佬们,她自然的打了一个招呼。

    而贺海逸的目光,彻底的瞪大了,瞠圆了,他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女孩的长相,还有她的名字。

    宫雨宁,国际赫赫有名的宫氏集团家族的姐,宫夜霄的爱女。

    这怎么可能?她明明是一个不起眼的画家,贺凌初现任的女朋友。

    贺海逸感觉到一股寒意从内心深处涌上,浸袭在他的四肢百骇,他打了一个冷战,明明开足了冷气的现场,他却做了一个抹汗的动作。

    他也已经知道结果了,这次的入标公司,肯定是宫雨宁家族下面的子公司,他空欢迎了一场,所有的计划都落空了。

    然而,伴随着他的,还有招惹了宫氏集团的大姐的恐惧,那天晚上,如果贺凌初没有出现破坏,那么,他就真得绑架了宫家的姐,她要是有任何的一丝闪失。

    他这辈子就要玩完了,然而,即便他现在没有动这个宫雨宁,也有一种被宫家争对的感觉了。

    贺海逸立即朝身边的手下道,“我们走。”

    “贺总,还没有宣布答案呢!我们要不再等等。”

    “等什么,反正中标的不是我们公司,有什么好等的?赶紧走。”

    贺海逸带着他的人灰溜溜的出场去了,而宫雨宁家族的子公司吕德上台当场签定了合同,宫雨宁听吕德贺海逸已经离开了,她便知道,拦了他的路,贺海逸应该恼羞成怒了。

    贺海逸此刻坐在他的座驾上,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恐惧的心态之中,他的标没有了,宫雨宁为什么突然出现在这里?她不是在医院里照顾贺凌初吗?

    该死的,他输给了贺凌初也不是没有道理的,贺凌初竟然早就不知不觉的追到了宫家的姐,有望成为将来宫家的女婿,那么,有了这一层关系,贺凌初今后要什么没有?

    贺海逸气得狠狠的嘶叫了一声,“贺凌初,太卑鄙了。”

    这时,宫雨宁在吕德的护送下,从会议厅的方向出来,贺海逸坐在车上,看着那个浑身充满了贵气的女孩,他真后悔没有查清楚她的身份。

    如果知道她不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画家,而是宫家的姐,给他胆子她也是不敢动的。

    贺海逸立即想认识她一下,他不由腆着脸,推开车门下车。

    朝宫雨宁迎过去,低头哈腰道,“你好,宫姐,我叫贺海逸,很高兴认识你。”

    宫雨宁想到他对待贺凌初的手段,她的目光里闪烁着冷淡光芒,“有事吗?”

    “宫姐, 我听凌初,你和凌初在交往,我是凌初的堂哥,想过来和你打声招呼。”

    宫雨宁极不给面子的转身道,“我没兴趣认识你。”

    贺海逸的身边,还有他的几个手下,旁边又有吕德公司的高层,这个面子,还真得丢大了。

    贺海逸却不敢有所意见,他这一试探,算是明白了,宫雨宁肯定知道上次背中动手的是他。

    “吕总,您能不能在宫姐面前,替我好话。”贺海逸立即朝吕德求救。

    “贺总,我们姐不喜欢和外人交谈。”吕德也推脱着,快速带着他的人跟上宫雨宁。

    身后,贺海逸立即在转身的时候,在自已的脸上轻轻一拍,“我真是有眼不识珠,竟得罪了这个家族的人。”

    “贺总,您何必怕这个女孩,我看她也没有什么厉害的。”贺海逸身边养着的,是一群和他一样没有见识的饭桶。

    “你懂什么,这个女孩背后的家族势力,绝对不是我能得罪的,得罪了,那就真得完了。”

    宫雨宁坐上车,心里也算替贺凌初出了一口气了,但是,贺海逸的下场,远不止是这样,他最该去的,就是牢房,赎他犯下的罪行。

    “姐,您要去哪里吗?”

    “送我回医院。”宫雨宁回了一句。

    现在,除了贺凌初的伤势,没有什么事情能吸引她了。

    吕德的车队立即护送她回医院的方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贴心萌宝荒唐爹》,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