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8章 还来还去
    宫雨泽送季安宁到家的时候,时间还早,不过才九点左右,宫雨泽自然不愿意忍受孤独,能陪着她,才是他最想要做的事情。

    “我大哥还没有回来。”季安宁有些惊讶,以她的了解,大哥除了公司就是家里,好像也没有什么娱乐爱好了。

    刚才在电话里他说马上就回来了,他这会儿去哪里了?不过,大哥多出去有一些私人活动也是好的。

    要是不走出去,又怎么找到女朋友呢?

    今天季安宁的心情,也是紧绷的,好在,到了晚餐的时候,她见识到了总统一家的温馨气息,她的紧张心情也慢慢的松了下来,这会儿还有些不敢置信自已在总统府吃了一顿晚餐。

    安静的大厅里,季安宁洗了一盘水果放在桌面上,宫雨泽伸手做了一个揽她的动作,季安宁便乖巧的坐到他的身边,抓了几个新鲜的樱桃在手里,她挑了一个大的往宫雨泽的嘴边送去。

    宫雨泽张开含住,一边咀嚼,一边星眸便含笑,眼神里看着她,有了几丝难懂得光芒。

    季安宁被他的目光看得心神微乱,也拿了一个往自已嘴里送,然后伸手按开电视,打算一起看看新闻。

    宫雨泽吃完一颗,便爱上了她手里樱桃的味道,季安宁正在一边调整着频道,一边抓了一颗往嘴里送,刚送到一半,她的纤臂被扣住,一股力量轻拉,她手上的樱桃便到了男人的嘴里。

    而且,他温凉的薄唇更不经意的含了一下她的手指,季安宁的心弦瞬间颤了一下,扭头看着男人,一脸愣呆。

    宫雨泽咬着从她手里夺过的樱桃并没有立即吃,看着她这副被夺食的委屈样,他觉得有必要还给她。

    只是,他可不是什么正经的还,而是,健臂一揽,将她揽到怀里,低下头,便将口中的樱桃以唇贴唇的方式,还给了她。

    季安宁的俏脸刷得红爆了,唇齿间,是这个男人的气息,还混合着樱桃的甜味,令她脑子晕沉,脑袋空白,心直接乱了。

    宫雨泽还完,笑着抽了身,“还给你了,别生气了。”

    季安宁吃着樱桃,将籽吐完,俏脸红得难于见人了,她没好气道,“我又没有叫你还啊!”

    “哦!不要我还啊!”宫雨泽勾唇笑起来,意味不明。

    季安宁扭头看他,就听见宫雨泽像个斤斤计较的小孩子一般朝她道,“那还给我。”

    “呃!我吃掉了。”季安宁也没有想到,他会要回去,可她手里已经没有了,她正待伸手去盘子里去取的时候,男人突然搂了过来,薄唇十分霸道的吻住她的唇,再次索要。

    这个吻,令季安宁晕炫了好一阵,她才反应过来,这根本就是这个男人故意找借口来欺负她的,哪里是还什么樱桃?

    宫雨泽笑得有些可恶,同时,灯光下,这个男人的一张脸也耀眼夺目的,令人拒绝不了。

    “希望时间过得再快一些。”

    “为什么?你还嫌时间过得不够快吗?”季安宁依偎在他的怀里问,她倒是觉得时间过得太快了,她要时间慢些走。

    “因为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娶你了。”宫雨泽低沉性感的嗓音在她的耳畔响起。

    季安宁只感觉耳根子有些热,她也不是小孩子了,成年人的世界,有些事情,不言而喻,她轻轻的点了一下脑袋,“嗯。”

    宫雨泽被她这可爱的样子,逗得亲了亲她的发丝。

    这时,门外传来了车声,季安宁立即坐直了身体,宫雨泽有些无奈,在季天赐的面前,他也不好乱来,便也正经了一下坐姿。

    院子里的车声熄了火,没一会儿,季天赐便抓着西装走进来,当他看见大厅里的季安宁和宫雨泽,他突然有一种自觉,他应该再晚一些回来才行。

    “雨泽,你也在。”他微笑打招呼。

    “嗯!我陪安宁。”宫雨泽也笑,男人与男人之间,有些事情也是心照不宣的。

    “哥,你去哪了?”季安宁好奇的问。

    “陪朋友吃了晚餐。”季天赐的眼神微微闪烁,不想告诉她和谁。

    宫雨泽看了一眼时间,快十点了,他起身道,“时间有点晚了,我该走了,安宁,明天见。”

    “嗯!明天见。”

    “天赐哥,我明天有点事情可以去你办公室找你吗?”宫雨泽突然朝季天赐问道。

    “当然可以。”季天赐点点头。

    “好!那我明天过去找你。”

    “安宁,送一下雨泽。”季天赐朝季安宁道,他则去了倒水喝。

    季安宁送宫雨泽出来门口,宫雨泽看着暖黄色灯光下的女孩,一双盈盈水眸透着不舍,他将她拉到身边,在灯光树影之下,他在她的额头吻了一下,“晚上要想我,梦里也要是我。”

    季安宁被他霸道的声音逗笑了,却老实的点头,“嗯!好!”

    “我晚上脑子里都是你。”宫雨泽再补充一句。

    季安宁红唇微咬,“那你好好休息,别想太多。”

    宫雨泽没好气的轻括她的鼻尖,“你这么美,不想才怪。”

    “怪我喽?”季安宁捂嘴笑起来。

    “不怪。”宫雨泽还是不舍得怪,他朝她道,“进去吧!外面不安全。”

    季安宁走进院子里,把门关上,身后才传来了跑车的咆哮声,渐渐的远去。

    季安宁回到大厅里,季天赐已经上楼去了,她也回房间。

    季天赐洗了一个澡站在落地窗前,从他这个方向,隔着几栋无人的别墅,隐约可见欧阳梦悦的别墅里的灯光,季天赐的心有了一丝从未有过的烦乱,如今开始,不管他做什么,想什么。

    好像都很容易想到这个女孩的身上去,莫名的,她的身影格外的霸道占据着他的心。

    他想到今晚她执著的等着他下班,连累得睡着了也在等,还挨着饿。

    其实她根本不需要的,以她的身份,她可以每天被一群人好好的侍候,她是天之骄女,她可以随意的做她想做的事情。

    可现在,她竟屈身在他的身边,做一个助理,还要忍受着公司里的流言蛮语。他真得有些看不透这个女孩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