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3章 欧阳梦悦离开
    欧阳梦悦垂着眸,咬着唇,强忍着那还没有流下来的泪水,答应一声,“好,我会离开,你不用这么赶我,我会走。”

    说完,她快速的背过了身,眼泪如雨珠般从眼眶里涌落,她伸手快速的擦了一下,便走向了门口的方向,像是负气受伤的孩子。

    季天赐看文件的目光,缓缓的抬起,看着那被甩开的门,他的目光也隐忍着一抹情绪,但最终,那抹情绪隐下去,恢复他以往该有的冷静和理智。

    欧阳梦悦跑着进了她的办公室里,她伏在桌面上,眼泪竟然止不住的涌上来,她不知道自已在哭什么,有什么可伤心的,可就是心里堵得慌,好像受足了委屈一般,令她想哭。

    欧阳梦悦只哭了一会儿,便拿着纸贴擦干了眼泪,红着眼眶开始收拾桌面,才发现,这里除了她的包,并没有多余属于她的私人物品。

    杨纯从她的办公室里出来,看见了欧阳梦悦好像哭着从季天赐的办公室里出来。

    她立即一脸兴趣的走到她的窗前,也偷偷的看见了欧阳梦悦伏桌哭了一通,而且还在收拾着她的包,好像要走人的样子。

    “哟!欧阳助理,你怎么了?现在还没有到下班的时间吧!”杨纯不由的带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笑容寻问。

    难不成季总骂过她了?或者,两个人吵架了?

    欧阳梦悦抬头看了一眼杨纯,“杨助理,麻烦你替我办理一下离职手续,我要离开了。”

    “什么?你要离职?怎么了?季总亲自辞了你?”杨纯的内心实则是乐坏了,然而,表面还是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

    欧阳梦悦早就看透她的本质,她淡淡的扫她一眼,“我明天就会再来公司了。”

    说完,她拿起她的包出了门,回头她还是望了一眼季天赐的办公室方向,眼神里涌上一抹连她自已都没有发现的失落和悲伤,只几秒,她便转身离开,走向了电梯里。

    身后杨纯嘴角勾起一抹喜不自胜的笑容目送着她,欧阳梦悦走了,那么她的机会就来了。

    至少季总的身边,她还是有机会上位的。

    “她怎么走了?”身后姗妮出声寻问道。

    杨纯立即勾起红唇,冷笑一声,“走了不好吗?像她这样正事不干,一天到晚缠着季总的人,走了最好。”

    姗妮内心里也是暗喜的,欧阳梦悦离开了,她会不会有可能提升呢?

    “你知道她和季总发生什么事情了吗?昨天季总还为了她炒了一个员工,怎么今天就亲自炒了她?”

    “活该,谁让她一天到晚狐媚子一样诱惑季总的,季总肯定也看不惯她,直接就炒了清净。”杨纯这会儿,终于可以恶狠狠的怦击一下欧阳梦悦了。

    因为她内心里已经恨死她了,她一来,把季总的目光都夺走了。

    姗妮也认同杨纯的话,欧阳梦悦就是靠手段进来的,现在被季总玩腻了,自然就找一个由头打发她离开了。

    欧阳梦悦出了大厅,旁边有两个女员工正有些气呼呼在讨论她。

    “瞧,就是这个女人,莲姐就炒了,就是因为她在季总面前告了帐。”

    “自已都不知道用什么手段爬上季总的床的,竟然敢这么嚣张,她做情人都不丢脸,莲姐不过就是抓拍了她几张照片,就让季总炒了她,啧啧,没见过这么恶毒的人。”

    这两个人似乎故意要说给欧阳梦悦听的,欧阳梦悦也听到了,她扭头,一双清丽的目光冷锐的盯着这两个人。

    “请你们不要胡说八道,我和你们季总没有任何关系。”欧阳梦悦忍不住反驳。

    她真得不想背上这样的的骂名。

    这两个女工员赶紧从她身边散开,好像也是怕了她似的。

    欧阳梦悦不由叹了一口气,离开这里也好,反正她也不属于这里,还要承受这些莫须有的骂名,她何苦呢?

    即然季天赐会带着季安宁回欧阳家族,那么,她也该回去了。

    只是,想到刚才季天赐冷酷的表情,她的心里还是像是被什么割了一下,有点疼。

    杨纯让总经理的助理上来拿签好字的报告,内心便阴暗起来,她想把欧阳梦悦被抛弃,被炒鱿鱼的事情散步出去,正好这个女助理就是一个来事的。

    “我跟你说一个事情,你可千万不要说出去哦!”

    “什么?快告诉我,我保证不说。”

    “欧阳梦悦被季总亲自赶出公司了,季总甩了她。”

    “哇!真得吗?这可是大新闻啊!没想到这个狐狸精也有这么一天。”

    “哼,她除了有一些狐媚子功夫,在工作上,也不见有多出色。”杨纯冷笑踩着欧阳梦悦。

    就在这时,杨纯的办公室门口,一道冷酷的声线响起,“杨助理,你可以收拾你的东西离开公司了。”

    杨纯和这个助理瞬间惊恐的回头,只见不知道何时,季天赐站在办公室的门口,把她们刚才的聊天都听到了。

    “季…季总,我…我做出什么事情了吗?”杨纯吓得得脸色青白。

    “我说过,我最讨厌别人在背后般弄是非。”季天赐面无表情的启口。

    “欧阳助理她原本就行为不检,总对您使用勾引手段,这样的助理…您该辞。”杨纯还想着踩一踩欧阳梦悦,来得到季天赐的原谅。

    然而,却见男人的脸色更加阴沉了,好像因为她这句话,更加的生气了。

    “谁允许你这么说她的?”季天赐几乎在咬牙喝问。

    “您不是讨厌她吗?”杨纯吓得唇瓣都是抖了。

    季天赐的目光有几秒的凝滞,他盯向杨纯,“自动离开。”

    杨纯立即瘫坐在位置上,旁边的助理赶紧抱着资料离开了,杨纯根本想不通,她到底哪里触犯到了季天赐的底线?不过就是抵毁了一下欧阳梦悦啊!

    而他不是很讨厌她吗?

    季天赐回到办公室,走到落地窗前,修长的手臂撑在玻璃窗上,俊颜闪过一抹慌乱,他的目光落在窗外的街道上,即便他只能看见模糊的一片车流,可,仿佛他还在寻找着什么。

    她走了?真得走了?

    对,欧阳梦悦真得走了,她这个时候正在的士上,她已经让何姨收拾东西,今天下午就走人。

    因为她的内心里也在负气了,季天赐赶她走,她为什么还要留?留着碍他的眼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