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7章 大小姐的心思
    www..cc,最快更新贴心萌宝荒唐爹最新章节!

    宫雨泽用得是免提的方式,季安宁就坐在他的身边,此刻,听到电话里父亲的声音,她的眼眶已经湿了。

    “安宁,明天你就可以见到他了。”宫雨泽揽她入怀,在她的发丝里亲了一下。

    “嗯!”季安宁也松了一口气了,明天她就可以见到,她一直渴望见到的人。

    她的父亲。

    这个渴望从小到大,一直强烈的存在心里,现在,终于可以实现了。

    这个世界上,应该最容易原谅一个人的人,那一定就是子女和父母吧!

    那融在血液里的血缘亲情,可以敌过任何的痛苦。

    总统套房里,季天赐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手里握着他的手机,他打开,查看着欧阳梦悦的那一条信息。

    我走了,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这句话,他仿佛能想像得出,她若说出来,定是带着怨恨的咬牙。即便来到了和她同在的国家,他竟没有勇气去告诉她,其实想想,也没有必要再告诉她,就算季安宁回到欧阳家族,那么,也只是她和他们的血缘相连,而他,却和他们什么关系也不算,甚至应该还带着

    一丝恨意。

    季天赐将手机扔在旁边的沙发上,不打算再想这个问题。

    欧阳家族,欧阳梦悦也似乎安静了不少,不像以前那般在家里开朗,她要么坐在房间里,要么坐在花园里,脸上都有一些心思重重的感觉。

    “小何,悦悦怎么了?怎么回来就一副无精打彩的样子了?”欧阳老爷子朝何姨寻问,有些纳闷不解。

    何姨看着欧阳梦悦坐在花园里半天不动的身影,她在心底叹了一口气,明面上却摇头,“我也不知道,大概这趟大小姐玩累了吧!”

    “我看倒不是累了,而是心里藏事了,该不会是悦悦看上什么男孩子了吧!”欧阳老爷的眼光还是锐利的。

    何姨的心弦一紧,立即撇清道,“没有,大小姐没有谈恋爱。”

    “有也没关系,都二十四岁了,女孩子该找个男朋友了。”

    何姨不由在心底问了一句,谁都可以吗?季家的人也可以吗?

    然而,她当然不敢问,只是希望大小姐可以早点忘记季家那个男人,不要再这么闷闷不乐下去了。

    有句话说得好,当局者迷,旁观者清,何姨可是看出来了,欧阳梦悦和季天赐那相处的一段时间里,  大概是产生了感情了。

    难道真得应了那句话,欧阳家族的人就一定会爱上季家的人吗?

    只怕这是大小姐一厢情愿了吧!季天赐一看就不是她的良人。

    这一晚上,对于季安宁来说,有些漫长了,她到十一点也睡不着,坐在床上,想像着明天见到父亲的样子,她看过照片了,和她想像中的父亲很像,成功,有气质,温和尔雅。

    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季安宁弯了弯嘴角,“进来吧!”

    宫雨泽套着一件睡衣推门进来,看着还没有睡着的女孩,他勾唇一笑,“我就知道你还没有睡。”

    “睡不着,我也没有办法。”季安宁有些无奈道。

    “为什么睡不着?不够累吗?”宫雨泽目光有些深邃的锁住她。

    季安宁的俏脸微微泛烫,她点点头,“嗯,今天没怎么动。”

    “想不想动一动?”宫雨泽含笑问。

    季安宁的俏脸刷的红到了耳根子了,她有些惊慌又羞涩的看着他,他不是说过要婚后吗?

    宫雨泽扑哧一声笑起来,“你想哪去了?我想问你要不要陪我去顶层游泳,运动运动。”

    季安宁的脸色反而更加烫热了,有些懊恼,他明明就是说了让她误会的话,这会儿还怪她想太多了吗?

    可恶。

    “好,我想游泳。”季安宁也不想明天黑着眼眶去见父亲吧!

    所以,她想拥有一个好点的睡眠,去游泳这个提议倒是不错,而且,她有段时间没有游了。

    说起游泳,她最初的老师,不就是宫雨泽吗?

    “等我一下,我找一件衣服出来。”季安宁朝他说道。

    “好,我在门外等你。”宫雨泽先出去了,留给她时间换衣服。

    宫雨泽家里没有预先有女孩子的泳衣,所以,这次季安宁只能从带来的衣服里找一件了。

    庆幸她有一件运动背心,加上一条黑色打底裤,穿在身上,也和泳衣的效果差不多了。

    只是当她穿着这套衣服站在宫雨泽的面前的时候,她的内心还是羞涩得很。

    宫雨泽的目光也瞬间深暗了几分,分别三年,她的身材反而更加诱人起来,脱离了当年的青涩,变得更加完美起来,他想,抱起来的手感一定很好。

    “走吧!”宫雨泽依然套着他的丝绸睡衣,牵着她的手上楼,楼上有一个大型的私人泳池,在幽蓝色的灯光下,水质清澈干净,仿佛幽蓝的海洋,星光点点洒落,令人很想浸泡进去。

    季安宁真得很想运动一下,游累回去好睡觉。

    她蹲在旁边的水池里,先用水湿了一下身上,让身体适应这里的水温。

    宫雨泽在身后脱去他的睡衣,身上仅穿着一条黑色的四角内裤,对于他来说,这已经足够了。

    宫雨泽从旁边翻身就跃进了水里,在深蓝色的水里,他仿佛一条矫健的雄性人鱼,直接从这端,潜到了对面的那一端,又快速的游了过来,在季安宁的面前浮了出来。

    他的墨发被水全部梳到了脑后,露出一张棱角分明的面容,从额头上落下的水珠,仿佛一支游走的笔端在描绘着他完美的五官,最后,没入性感的下巴,滑入胸膛,再一次融入水里。

    季安宁不由咽了咽口水,竟感觉身子微微发烫,刚才的凉意,竟然也消失了。

    “我抱你下来。”宫雨泽伸手朝她,要抱她。

    季安宁也没有拒绝,她张开手臂,便落入水里,紧紧的抱住了他,两道身子紧贴的那一瞬,两个人的脸色都带着怦然悸动,心跳有了同一个节奏。季安宁羞得将脸埋在他的肩膀处,又挣扎了一下,从他的怀里站到了水里,宫雨泽伸手拢了拢她的长发,低沉笑问,“还会游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