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2章很尴尬
    餐厅里,逛了一圈的两个女孩都有些累了,坐在一家景色非常不错的餐厅里,准备午餐。

    季安宁和欧阳梦悦什么也没有买,她们更喜欢的呆在一起,不管做什么事情,仿佛都有了伴似的,即便没有什么收获,也是十分的开心。

    宫雨泽和季天赐一直相随陪伴,此刻,季安宁自然的坐在宫雨泽的身侧,季天赐只得坐到了欧阳梦悦的身边,两对人面对着面一起用餐。

    “这里的东西很好吃,我以前就很喜欢来这里。”欧阳梦悦从小在这里长大的,所以,对这里她很熟。

    季安宁也很爱吃这家的食物,不由自主的点头认同,“是,这家的烤鱼做得非常有特色。”

    欧阳梦悦笑起来,却因为一个不注意呛了一下,她伸手就拿起了她左边的杯子喝了几口水,喝完,她去右边拿纸贴擦嘴角,伸手过去,赫然发现她的右边也有一杯水,瞬间,她的脑袋轰了一下。

    她看看手里的水,再看看自已的水,最后,小心的偷瞟了一下季天赐面前,他面前没有水杯。

    刚才服务员就倒了四杯水,所以,很显然的一个答案出来了。

    她喝了他的水,欧阳梦悦要是没有记错,他刚才明明也喝过的,霎时,她的脸绯闻如血,她很想假装放回去,却感觉一双目光盯着她。

    她扭头,季天赐正眯着眸看着她,很显然,他发现了她偷喝了他的水,只是没有作声。

    欧阳梦悦的脸色涨红间,又看了一眼对面的一对人,他们都没有发现这个尴尬事件,欧阳梦悦把水放下,然后,轻轻的拿着手掌推回了季天赐的面前,用眼神道了一下歉。

    她真不是故意要喝他的水杯的,她只是不小心,她赶紧拿起自已的水杯放到自已的面前,决定不会再喝错了。

    季天赐也没有作声,假装没有这回事,他继续优雅的切着盘子里的食物。

    宫雨泽的盘子里,有他不爱吃的圣女果,一般都是季安宁给他吃掉了。

    这会儿,季安宁也拿起她的水果叉子过来,把他盘子里放着的两颗圣女果给叉走了,宫雨泽眼底含笑看着她,大概是秀恩爱习惯了,他用刀叉叉起一片牛排就送到了季安宁的嘴边,季安宁也自然的吃了。

    欧阳梦悦的脸依然有些涨红,她发现,季天赐竟然没有喝水了,难道是嫌弃她喝过的了吗?

    她不由伸手从旁边拿过一个没有喝过的杯子递给他,“给你换一个。”

    “不用了。”季天赐淡淡拒绝。

    “可是…”欧阳梦悦想说,如果嫌弃可以换一个的。

    对面的季安宁看过来,“我哥的杯子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就是想给他换一个…”欧阳梦悦还没有说完,就看见季天赐拿起她刚才喝过的杯子,自然的喝了起来,几口就把里面的水给喝光了,他拿着空杯子放在一旁,招手服务员给他继续倒满。

    欧阳梦悦无端的感觉脸上有些**,他竟然没有嫌弃啊!她讪讪的把空杯子放回原处,低下头,赶紧假装吃自已盘子里的东西。

    欧阳家族。

    欧阳步荣先独自回来了,欧阳煅看着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便好奇的问道,“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悦悦没有回来?”

    今天的欧阳步荣心情激动之极,但在父亲面前,他还是不能过于表现出来,他必须小心解释这件事情,因为,他对父亲的性子很了解,还有涉及到他过世多年的姐姐,这件事情,父亲一直没有释怀。

    “爸,有件事情我想告诉您。”欧阳步荣坐到他的身边,神情认真。

    欧阳煅有些讶异的看着儿子,“什么事情你直说就是,犹豫不决是干什么?”

    欧阳煅拥有一个较为火爆的脾气,所以,在欧阳步荣的人生成长之中,常常会惧怕这个父亲,以至于当年他没有能争取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而是被逼另娶。

    “爸,你先答应我,千万不要生气好吗?”欧阳步荣朝他道,必竟父亲已经年老,经不起激烈的情绪起伏。

    “你直接说就是了,还有什么事情我承受不住的?”欧阳煅泡着茶,一脸沉着的看着他。

    “我…我和小雅有一个女儿在世上。”欧阳步荣欣喜又激动的说,同时,也很小心的看着父亲的脸色。

    欧阳老爷子倒茶的水一颤,茶水从杯沿流走,明明不算重的一壶茶,却令他的手一直在颤抖着,他将茶重重往桌面一放,茶盖都抛了起来,热汽都快烫到他的手了。

    “爸…”欧阳步荣担心的叫他一声,把茶壶拿起放到一旁,怕伤了他。

    “这是真的?”欧阳煅的脸色很难看,紧紧的盯着他,再质问一声,“你说得这是真的?”

    “是真的,当年我和小雅分开的时候,她怀了我的孩子,她一直没有告诉我,隐瞒着生下了,如今,那孩子就在季家,她的确是我们欧阳家族的血脉,是我的亲骨肉。”

    “你…你怎么可以…”欧阳煅的手立即就掀了起来,准备打他,可是手举到半空,才发现,儿子也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他的手还是重重的拍在了桌面上。

    “爸,您要怪就怪我,千万别怪这个孩子,小雅生下她之后,便独自留下她去世了,她一定吃了很多的苦,她是一个可怜孩子,她是我们欧阳家族的孩子。”

    “季家的人生出来的孩子,你要我怎么承认她的身份?你知道我有多恨季家的,你竟然还敢…还敢和季家的人生出孩子来?”欧阳煅气得脸色铁青。

    “爸,我求你,看在孩子无辜的份上,请你接受她回欧阳家族,季老爷已经过世了,如今,她只和季家收养的那个孩子一起,爸,求你接受她。”欧阳步荣的目光充满了期盼。欧阳老爷一双花白的眉头拧得死紧,他咬牙道,“别忘了你姐姐是怎么死的,我生平最恨季家,那孩子流有一半季家的血,你让我怎么接受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