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6章欧阳家的内疚
    晚餐十分的丰富,欧阳煅坐在主席上,接着便是欧阳步荣坐在次席,欧阳梦悦坐在他的身边,对面是宫雨泽和季安宁,还有季天赐。

    “安宁,爸爸对你的过去一无所知,爸爸很想知道你最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你可以和我们聊一聊吗?”欧阳步荣面露关切的问道。

    季安宁的脸色微怔,她沉思了一下,还不知道要怎么说的时候,季天赐出声道,“安宁不方便说,我来说吧!”

    季安宁微微一怔,大哥为什么要抢着说?其实让她说的话,她是绝对不会把过去经历的事情说出来的,她不想让他们再担心一遍了。

    然而,季天赐却和她是另一种想法,季安宁即然想要回到欧阳家族,那么必然让他们接纳她,如果把她真实的过去说出来,就会惹来欧阳家的人心疼和内疚,这对她的日后有好处。

    “安宁也是在三年前才回到季家的,在此之前,她过着十分幸苦的日子,由她的养母艰苦抚养长大。”季天赐实话实说。

    季安宁抿唇看着大哥,大哥的心思,她知道。

    果然,这句话一出,欧阳煅和欧阳步荣的脸色果然心疼又内疚的看过来。

    宫雨泽微一沉吟道,轻叹出声,“我和安宁相识之初,她还不是季家的小姐,她所受的委屈和艰辛,我最清楚了。”

    季安宁扭头看着身边的男人,连他也怀着和大哥一样的心思吗?

    “安宁的母亲在她三个月大的时候就离开了她,她的养母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一生未嫁,独自抚养着她,一路相依为命过来的。”季天赐再启口道。

    这令一旁的欧阳梦悦一双眼睛霎时红了,同样身为欧阳家的女儿,她却是从小就被家人捧在手心里,奉为掌上明珠一般的宠爱长大,区别何其大。

    欧阳煅的内心也不由的涌上愧疚,当年他用力的阻止了儿子和季雅在一起,他根本不知道她已经怀上欧阳家族的子嗣了,他犹记得季雅几次找到家里来,被他拒之门外。

    此刻,当年他有多狠心,今天,他的内疚便有多深,如果说之前还对这个孙女的出现,感到震惊和不敢置信,此刻,听完她的身世,悔恨之心便强烈起来。

    欧阳步荣的声线有些哽咽嘶哑起来,“那安宁的养母呢?我必须要好好感激她。”

    季安宁轻声道,“她在四年前就去世了。”

    “爷爷,爸,姐姐太可怜了。”欧阳梦阳真情动容。

    “季老爷子在临终前曾吩咐过我,不许把她送回欧阳家,但是,安宁一直在寻找着她的父亲,我不忍心便答应告诉她一切,她坚定的来了。”季天赐的目光温柔而带着一丝无奈。

    但他的话,就仿佛两把刀刺在欧阳步荣和欧阳煅的身上,他们一直不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而她,竟然不顾两家的恩怨纠缠,一心想要认回他这个父亲,这令他们有些无颜以对。

    “安宁,这就是你的家,你是我们欧阳家的孩子,这辈子都是。”欧阳步荣坚定的说。

    欧阳煅看着季安宁,眼神充满了愧疚和悔意,启口道,“明天,我让管家把安宁的名字刻入祖谱。”

    季安宁眼眶微湿,轻轻的点点头。

    宫雨泽眼底闪烁着一抹欣慰,欧阳梦悦也双眸泛湿。

    季天赐沉默的执起茶杯饮了一口茶,他该说的也说了,如果欧阳家族不表态的话,他真得不建意季安宁认亲,但欧阳家族的态度令他还算满意。

    至少没有出现他想像中的淡薄和冷待。

    接下来的晚餐里,欧阳步荣再寻问了一些她和季家相认的细节,听到她拿着一块玉佩才找到了家人,即便季安宁说出来已经没觉得什么,但是听在原本就心怀内疚的欧阳家人的心里,已经不能更心疼了。

    宫雨泽优雅的用着晚餐,季安宁有时候在认真听讲的时候,他把自已盘子里的虾剥好放进她的碗里,或者给她切细牛排,默默的行动,已经令人动容。

    爱一个人,就是全心全意的关注着对方的一切。

    季天赐很少说话,只是欧阳步荣寻问了一些季家在商界的事情,季天赐也没有多抗拒回应了他。

    晚餐结束之后,时间也快九点了,欧阳梦悦握着季安宁的手,寻问她晚上要不要留在家里住,她有很多话想要对她说,季安宁同意了。

    宫雨泽也没有强求,他正好可以送季天赐回酒店,明天再见。晚上,季安宁和欧阳梦悦睡在她的房间,两个同龄女孩,谈天谈地,谈人生谈梦想,也谈到了爱情,欧阳梦悦听完季安宁和宫雨泽的爱情之路,感动得一踏糊涂,她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经历了一个漫长的

    三年分手时期。

    好在现在缘份又将他们拉紧在一起,她好羡慕他们有过如此轰轰烈烈的爱情,每个女孩的心里,都憧憬过这样美妙浪漫的爱情故事。

    不过,欧阳梦悦很无奈的说了她从小到大的事情,她的人生轨迹一直是按着家人的想法走来的,让她学什么专业,她就一头栽进去,认认真真的学,拿着好的成绩单交差。

    至于感情,还是一片空白,连初吻都还没有送出去。

    当然,这一点,她不好意思告诉季安宁,她一直在聆听着她的爱情,生出了对未来感情生活的幻想。

    “小悦,你对你的另一半有什么要求?”季安宁枕着双手,昏黄的光线下,她的目光清澈的眨动着,充满了好奇。

    欧阳梦悦也侧着身子,一手捧着有些泛烫的脸,脑海里一晃而过季天赐的身影,还有他的面容,她选择摇头,“还没有仔细的想过。”

    她有些不好意思和羞怯,季天赐必竟是季安宁的大哥,她又是她的妹妹,她怎么能说,其实季天赐就很符合她另一半的要求呢?

    “放心吧!凭你的条件和家里的背景,你一定能找到完美的另一半。”季安宁安慰着她。欧阳梦悦弯唇点点头,“我也相信我会找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