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5 民政局登记
    半个月很快就过完,大设计师简俨在秀的当天上午才到,可见对徒弟很是放心。

    晚上距离秀还有半个小时,荣城内外很多时尚前沿的人物都纷纷到场,简俨带着钦慕和几个主力到前面去跟几个熟人打招呼。

    穆熠宸跟秦逸到的时候就看到有个外国帅哥搂着钦慕的腰跟钦慕并肩站着正在跟前面的人不知道说什么,当下眉头就皱了起来。

    时装秀持续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的庆功会上大家难免多喝了几杯,钦慕晃晃悠悠的被小美扶了回去,一进门就看到房间里亮着灯。

    小美打了一个哆嗦,坐在沙发里的男人杀气腾腾的眼神望着她扶着的女人,她觉得自己半根手臂都被他的眼神给砍下来的感觉。

    “钦钦,钦钦……”她小声叫。

    钦慕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抬头就看到沙发里的人。

    “咦,好像是,穆熠宸!”钦慕有些醉意的眯着眼望着他,然后手臂从小美的脖子上放下,自己朝着沙发那里走去。

    小美立即意识到自己不该留下来,没有打招呼掉头就走。

    钦慕直接到他身边一屁股坐下,抵着他的肩膀上傻笑看他:真的是你啊?你怎么又来了?

    “我打扰你了?”他垂着眸冷声问。

    她要是没喝醉一定能听出他声音里的冷硬怒气,可惜——她醉了。

    “没有啊,就是你这么日理万机干嘛还要天天来宠幸我?我是太受宠若惊。”

    她还是没心没肺的笑着,下意识的抬起手去捧住他棱角分明的轮廓用力挤。

    第二天早上她醒来的时候根本不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第一反应是脑袋疼,第二反应是身上疼。

    刚爬起来就看到从外面回来的男人,他穿着整齐像是还特意梳洗过。

    “醒了?”

    他手里拿着证件朝着她走来。

    “你什么时候来的?”她想不起。

    穆熠宸抬手揉了揉眉头,想起来她有酒后失忆症。

    “昨晚,你赶紧起来洗洗,我们要去个地方。”

    “啊?去什么地方?”

    穆熠宸没有回答她,只是那不容反抗的眼神看的她心里发慌。

    四十分钟后他们俩在去民政局的路上,钦慕根本不认识路也不知道去哪儿,只是看着旁边放着的两个人的证件不自觉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那个,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我们要去做什么?”

    “到了!”

    钦慕……

    朝着外转眼看去,不远处的台阶一旁竖着一块牌匾,民政局,婚姻登记处!

    钦慕不下车,腿像是被钉在车里了,穆熠宸到她那边打开车门把她往外拽,她死死地抵着。

    “你先告诉我来这里干什么我才能确定要不要跟你去。”

    “下来,立刻!”

    穆熠宸不容她跟他耍脾气,直接去拽她。

    钦慕心慌的厉害,她总有种不好的预感,他一定是要带她进去做什么不好的事。

    “我不,你到底要干什么?来这种地方。”

    她不是没幻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到这种地方,但是绝对不是跟他。

    有时候越是跟你貌似亲近的人,你越是不敢更进一步。

    正如别人说做朋友永远比做情人长久。

    她其实是认为她这辈子都不会结婚的,但是她想或者会有意外,会有一天自己需要找个男人承担欢欢父亲的角色,那个男人温文尔雅,让人如沐春风,但是绝对不是眼前这个桀骜专横的霸道总裁。

    “结婚!”

    穆熠宸怕拉伤了她所以只得放开她跟她说明。

    “结婚?”钦慕吓的大叫,转瞬舔了舔自己干燥的嘴唇,嘲笑问,“你脑子抽了吧?”

    “我给你一分钟,自己好好地走出来跟我进去,或者让我用我的方式来。”

    “你的方式?穆熠宸我们只是——炮友!”

    钦慕想了无数种关系,但是最后说出口的却是这样两个字。

    穆熠宸的脸瞬间就黑了,不再管她愿不愿意,上前弯身进车里直接把她扛了出来。

    “喂,穆熠宸你干嘛?你不能这样逼我跟你结婚。”

    “好,那你说想要什么理由才去登记。”

    “我——,是你要跟我登记,当然是你说服我。”

    钦慕被他在门口放下,两个人站在那里倔强的争执不下。

    “那我来说,第一,跟我结婚你就不再是孤独的一个人。”

    他一本正经的说起来,严肃的眼神直直的盯着她那愤怒的水眸。

    “第二,跟我结婚后我会保护你,照顾你,从此没有人再敢欺负你。”

    钦慕听到自己的心砰的一声,像是有什么悄悄地陷了下去。

    “第三,我会助你成为全世界最有名的设计师。”

    他双手抱着结实的手臂,脸色却是很凝重。

    钦慕下意识的摇了摇头:虽然条件很诱人,但是你还是没能说服我。

    “那只有一个办法了。”

    “什么?”

    “我把你抱进去,或者我找关系也可以在没有当事人的情况下拿到结婚证。”

    钦慕……

    “你跟景晴不是很好吗?传言你们快结婚了。”钦慕只好转移方向。

    她想不通,景晴那么优秀的一个女人,以景晴的聪明才智要是跟他结婚,那将来绝对是穆家的一个好主母,肯定会在家里家外都能让他放心,说不定还能各种帮衬他,而她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他要她有何用?

    他说了几个条件,但是全都是对她有力,而他根本没利可图,他那么精明的商人怎么可能做没有利可图的买卖?

    “我跟景晴什么都没有。”他说。

    “怎么可能?你们俩这几年不知道在多少场合秀恩爱,娱乐八卦,还有正规媒体都有报道你们的事。”

    “以我嘴里说出来为准,其余的你全都不需要在意。”

    “我怎么会不在意?女人都是很敏感,很脆弱的动物,听到那样的新闻就是会信以为真。”

    “这不能是你拒绝我的理由。”他上前一步,已经有些,失去耐心。

    “我真的不能跟你进去,如果你真的很想结婚我建议你还是找一个跟你门当户对的女孩子。”

    她知道他的脾气,但是还是理智的拒绝。

    他们之间怎么可能呢?

    ------题外话------

    我的天,是不是很有悬念?是不是?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