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7 穆熠宸,我有所谓
    钦慕去打开门就看到外面站着的男人,不自觉疑惑问他:你怎么不自己开门?

    穆熠宸没说话走了进去,然后一扭头就看到旁边的行李箱。

    钦慕也看到他眼神看着的地方,再看他的表情,然后眼珠子一转立即解释:酒店送来的。

    “为什么不让他们帮你搬上去?”

    他转眼望着她问,又冷又凝重。

    “再搬下来多麻烦?”

    “这几天你在巴黎的行李也会被送过来,所以你把你留在巴黎的心趁早给我收回来。”

    钦慕正想跟他理论然后沙发里的手机响起来,她拿起手机后看着陌生的号码,还是荣城,不自觉的皱了皱眉。

    “你好!”

    她低着头一条腿跪在沙发里接电话,穆熠宸脱着大衣走近。

    “景小姐?”

    “你怎么又叫我景小姐,不是说好了跟明珠一样叫我姐姐吗?”

    景晴在公寓楼下,听到钦慕接起来下意识的抬眼朝着十二楼望去。

    “你现在在酒店吗?我过去找你。”

    “哦,不,我已经离开了。”

    钦慕竟然觉得有点心虚,然后下意识的朝着旁边的男人看了看。

    “是吗?你已经回巴黎?”景晴一激动。

    “不,我去了别的地方。”

    其实接起来的时候钦慕就感觉应该是景晴,在荣城除了穆熠宸只有景晴知道自己的号码,但是接起来后后悔已经晚了。

    “你还留在荣城?对了,我爷爷明天八十大寿,既然你还在一定要来。”

    钦慕还没来得及拒绝景晴已经挂了电话,钦慕却很从容的放下手机,然后无奈的轻叹了一声:景晴叫我去参加她爷爷的寿宴。

    “我是无所谓。”

    他突然笑了一声,然后转身挽着袖子朝厨房走去。

    “穆熠宸,我有所谓。”

    她突然叫住他,很是郑重其事的告诉他。

    穆熠宸转头,幽暗的眼神睨着她:然后呢?

    “让我回巴黎,我无心插足你们之间,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

    哪怕她比他小五岁,哪怕她面对感情还没有经历,但是她知道自己留在这里肯定会进入一个自己一直不想进入的漩涡里,说不定这条路会让她筋疲力尽,也说不定会让她痛不欲生。

    所以,她商议,她恳求,只要他放她走,她怎样的语气都ok。

    “我不会召开记者发布会宣布我们结婚,不过渐渐地荣城所有的人,乃至全世界的人都会知道你是我妻子,你以为你一句当做没发生过就没事了?”

    他说,严肃,克制的提醒。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你要去领个证回来,但是穆熠宸你肯定不是因为爱情是不是?你只是想体验一下走进民政局的感觉,又或者只是想体验一把做丈夫的感觉?或者你只是单纯的跟我开个玩笑,我——”

    “在你心里我无聊到这种地步?”

    他突然的恼怒,声音虽然并不高,但是眼神却杀伤力十足,那话一问出来他掉头就又去拿着外套往外走。

    钦慕转头质疑的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突然觉得这个下午真的是……

    晚上七点,大雪已至。

    他没回,她无处可去。

    茶几上一杯白开水正在冒着热气,人坐在沙发里低低的把玩着自己的手机,然后翻看到女儿的照片。

    欢欢是个特别白净的小姑娘,刚出生没几个小时就会笑了,眼睛大大的,又黑又亮,跟他,很像。

    手指在手机屏幕上轻轻地滑动了一下,那是欢欢百日时候的照片,头上带着一个唐老鸭的发卡,穿着一身粉粉的裙子,还戴着尿不湿。

    她的唇角微微动了下,看着女儿的照片,整个人都平静下来。

    穆熠宸跟秦逸还有景峰在外面喝酒,却望着外面的雪势没办法专心。

    秦逸因为那天听了穆熠宸一席话所以最近一直很憋得慌又不敢乱问,只是眼神时不时的瞟向穆熠宸,也看旁边坐的景峰。

    景峰发现秦逸不对劲就专心盯着他一会儿:说吧,什么事?

    秦逸吓的抬眼看他,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什么什么事?我没事啊!”

    秦逸心虚的一笑,然后赶紧拿起酒来灌自己。

    穆熠宸抽了根烟,然后又坐回来。

    大玻幕前,三个男人分别而坐,各怀心思。

    穆熠宸抬眼看了看秦逸然后又看向景峰,景峰做了检察官之外似乎观察力更为敏锐里,眯着眼看着他:做了什么对不起我妹妹的事情?

    “我就算做什么事又跟你妹妹有什么关系?”

    他太狂妄,狂妄的景峰听完之后就想挥拳头跟他论关系。

    “听说钦慕回来作秀,你跟她见面了?”景峰完全是大舅哥的姿态,想起景晴在他跟前提的那一两句。

    “我们见面也要向你汇报?那我们要睡觉是不是还得经过你允许啊?”

    景峰不说话,看着穆熠宸叼着根烟抽着有点****的样子又眯起眼。

    秦逸看这兄弟俩要打架的样子立即抬了抬手:喂喂喂,我们可是比亲兄弟还亲的人,有什么事心平气和的说。

    “我不管你对钦慕怎么样,但是你要是敢让我妹妹伤心,我肯定不会饶过你。”

    景峰依旧不急不缓的,但是态度也摆的很硬。

    “我真是欠了你们兄妹的?”穆熠宸嘲笑了一声,然后起身离开。

    景峰依旧靠在沙发里,看着他走后立即把眼神又投向秦逸。

    钦慕他是知道的,钦慕刚出世的时候他跟穆熠宸还有景晴还一起去医院看,就是那天以后穆熠宸总爱去照顾那个小女孩,连尿不湿都会替她换的那种照顾。

    但是后来钦慕的父母离婚,钦慕更是在母亲死后被送到巴黎去。

    景峰想起后来的事情又皱起眉:说说你都知道些什么。

    穆熠宸回到家的时候她已经在沙发里睡着了,外面还飘着大大的雪花,好像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如果不是站在这里看着她,甚至他都怀疑这家里并没有她的入住。

    然后脱下外套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缩在沙发里被冻坏的小模样心里一阵酸,轻轻地将她抱起。

    “穆熠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