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08 旧人相见
    睡衣的肩带被抚摸下去,转醒。

    “你干嘛?”

    “做比较重要的事。”

    “——做完让我走吗?”

    他没说话,只是没了兴致帮她脱下睡衣,直接将她的裙子撩到了腰上,然后堵着她的嘴让她连喘息的机会都难得。

    如果言语无法沟通,最快捷的沟通方式,就是身体。

    之后的时间里她都在天堂与地狱间轮回着,他像是一团烈火,将她如干柴般剧烈的燃烧。

    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颤抖,却不愿意像个小女人一样只会哭哭啼啼,他咬着她的耳朵一遍遍的吮着,她摁住他的肩膀翻身到他之上,然后低头就去咬他的脖子。

    两年多前他像是将他从小到大的积蓄都送给她,今晚,她拼了命的想要还给他些什么。

    好像这样,明天就可以分道扬镳,就可以再也不欠他。

    后来她连洗澡都是靠他,再后来她就摊在床上睡死过去。

    早上太阳还没升起来穆熠宸已经醒来,漆黑的眸子望着身边的女人,从她的额尖悄悄地往下打量,看着她樱红的嘴唇的时候脑海里想起昨晚她疯狂的举动,然后再往下,她深色的吊带睡裙包裹着她玲珑的身材,那美妙的,若隐若现的胸口叫他不自觉的起了反应,起床。

    后来他精壮的胸膛裸着,围着一条浴巾在窗边抵着抽了根烟才好不容易将身体里的那股子邪气给硬生生的压制住。

    他上初二就抽烟了,那时候他耍酷,在她面前叼着根烟卷对她指指点点还让她叫他宸哥,想起她当时看不良少年的眼神他不自觉的笑了一声。

    钦慕醒来后他已经做好早餐。

    站在餐桌前看着他煮的早餐,不意外的有点尴尬,她不怎么会煮中餐。

    “很香啊。”

    吃人嘴软,她坐下的时候笑着夸赞。

    穆熠宸抬眼看她一眼,眼神分明很冷淡却叫她打了个寒颤。

    “今晚的宴会上可能会出现的人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当钦慕正在欣赏他吃东西时候优雅的模样,他的一句话叫她没了心情。

    “我不去。”她倔强的低着头说了声,专心吃饭。

    穆熠宸抬眼看着她,他知道她不去的原因,可是有些人始终是要见的。

    “这里是我们的故乡,我们没有理由躲避任何人,那些伤你的人也不值得你回避。”

    他果然是年长几岁,连说出来的话都好有道理。

    钦慕抬了抬水汪汪的眼,然后无奈的放下手里的勺子与他认真对视,叹息着问:我为什么要见那些人让我心情不好?

    “我们结婚了,我在这里,你自然也要在这里,以后大家还会有很多机会见面。”

    他直言,连眼神也诚恳的叫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穆熠宸,宸哥,你到底为什么跟我这个什么都没有,脾气又臭到要死的丫头结婚?”

    钦慕无奈失笑,问他。

    “谁知道呢?可能是习惯。”

    他看着她好几秒才回答,却说完就低了头吃饭,没兴趣再同她讲。

    钦慕也低了头,感觉再问下去就是自取其辱。

    是那些年习惯了跟她在一起?

    眼前突然想起十三岁的那个夜晚,他在校园的一角夺走了她的初吻。

    那晚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走着走着就突然转身去把她抵着墙根亲了一下,保持壁咚的姿势很久,他看她很久,却只是又转身往前走。

    夺走她初吻的几个月前她第一次来例假因为没有父母所以很是慌张,是他去帮她买了卫生棉跟热水袋,还交代她:这几天先别贪凉,过阵子我再带你去吃冰的。

    不知道怎么就想到那么遥远的年代,等她回过神来一抬眼就发现他正在看自己,不自觉的哑了的声音低低的问:怎么了?

    “在想什么?”他不答反问。

    “没事啊,就是想吃完饭做什么。”

    “去做头发吧,然后去买礼服。”

    “做头发可以,礼服我自己有带来。”

    时装秀的那晚她还以为能穿到呢,开始太忙穿着以方便为主,等忙完了也懒得换了。

    没想到今晚又派上用场。

    钦慕其实想不明白,他甚至没有哄她一声,只是给她摆明道理,而他的道理都是建立在她在荣城住下的基础上,而她内心并没打算在荣城住下。

    可是,这晚她挽着他的手臂站在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景家后来搬了家,当然是越来越富丽堂皇,景家都是在有关部门,钱在明面上自然都归功到景晴这个大影星的身上,其实不然。

    钦慕看着那些曾经熟悉的人,内心竟然无比孤独。

    因为这些人她都不再相熟,陌生,遥远。

    她到底为什么来这里?

    “小慕。”

    他们俩才刚进去站了没几秒,钦慕就被景晴发现直接把她拉离穆熠宸的身边。

    “熠宸,爷爷让你去那边说说话,我先带小慕跟以前的发小打个招呼。”

    景晴很周到,眼神看着穆熠宸的时候也很磊落。

    穆熠宸下意识的看向钦慕用眼神询问她是否可以一个人,钦慕稍微点头放他离开。

    “我去去就来。”他低声安慰,然后离开。

    “要不要把外套脱下来?”景晴低声询问,还是很像个姐姐的样子。

    “好的!”

    服务生上前,钦慕把身上的黑色大衣脱下,服务生接过离开。

    景晴却望着她那套紫色的大v领礼裙脸色略变,当意识到自己的表情不妥立即笑了一声:今晚这身可真好看?好像是兰花仙子下凡。

    钦慕可不觉的什么兰花仙子很适合自己,只是微微一笑。

    “走吧,杨柏跟荣天还有赫连好他们正在那边等你呢。”景晴握住钦慕的手牵着往人群中走去。

    而周围的人也在悄悄地打量着这个陌生的穿着紫色礼裙的女孩,她走在影后的身边竟然丝毫不暗淡,不逊色,分明很淡然的模样却是从容的抢眼。

    “看我把谁给你们带来了?”

    远处几对男男女女,均是昂贵的西装跟礼裙,好奇的朝着景晴的方向看去。

    景晴身高很好,但是钦慕的身高也很好,两个人站在一起因着钦慕的身材更为纤细所以显得钦慕更胜一筹的感觉。

    然而钦家当年发生的事情,使的这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叫大家无法亲近,也不愿意再去亲近。

    时隔多年。

    钦慕当然也是那种感觉,只不过小时候相处了几年,后来她去国外他们没有一个人曾经再去问候她,所以她现在除了穆倾宸不会跟任何人谈感情,只是微微点头回礼,一双黑眸透着精明,并不先说话,也并不做任何冒失的动作。

    她越是严谨,这些人看她的眼神越发的疑惑跟排斥,但是那又如何?

    “你是钦慕?”

    “你们好,我是钦慕!”

    她后来为什么没有改名字?她母亲也姓穆,当年她母亲跟她父亲很相爱,这个名字也让她母亲自豪,她后来有过一万次改名字的想法最终都因为怕她母亲在泉下伤心而放弃。

    但是这个名字让她痛苦。

    赫连好看大家看她的眼神无奈的叹了一声,然后自动上前两步去,淡淡的一声:你总算是舍得回来了。

    钦慕看着她,莫名的笑了一声。

    “死丫头,竟然不让穆熠宸给我联系方式。”

    赫连好抬手推了她的胸口一下,却在她堵的要血崩的时候突然又扑到她的怀里。

    赫连好跟她是同年同月同日生,小时候她们俩关系最为好,她被送走的时候赫连好追着车子后面一直追,难过的不停的哭。

    发小都不说话,只是看着她们俩大庭广众之下抱在一起,甚至还流了眼泪。

    景峰走过来低声问了句:怎么回事?

    赫连好这才放开钦慕擦了擦眼泪,却拉着钦慕没舍得松手:那,我等到她了。

    赫连好说这几个字的时候特别的骄傲,像是她的情人终于回归她的怀里,而景峰淡淡的一笑:是钦慕?

    钦慕没打招呼,只是淡定的与他对视,他眼里对她有敌意,所以她认为不必跟他问候,并且他语气也很冷漠。

    穆熠宸在景峰后面过来,看到钦慕疏离别人的眼神走到她身边从容的搂着她的肩膀:没事?

    钦慕微微一笑抬眼看他,然后平静的看着前方正在敌视着他的人。

    大家都是一致,穆熠宸搂着她的时候像是根本目中无别人,像是早就搂过很多遍,像是搂着自己挚爱的宝贝。

    “景少,穆少,钦市长跟钦夫人来了。”

    家里的管家过来报信,大家下意识的朝着那边看去,除了那个搂着她肩膀的人没人知道她身体突然的僵硬。

    ------题外话------

    今天这章两千八百多字,激动吧?感动吧?满足吧?

    飘雪:宸哥你为什么要压制邪火?是怕我们小钦钦受不了么?

    熠宸:管好你自己。

    飘雪:哈,这个男人真无聊,聊个天都不行,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